北京座谈会(5)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为什么娶了当地的媳妇?也是个运气。我媳妇的叔叔当年36岁,蒙古人有的喝酒以后特别的凶,喝酒以前都是好人,喝完酒又喊又叫,又吵又闹。他当时和朋友喝酒,最后不知两人为啥生气了,互相骂,骂完以后喝凉水,一下心梗了。来报信的人跟我说他肚子疼,满身的大汗,我一听就不是急腹症,就是心梗,因为我曾经在学习的时候见过一个35岁的心梗,考虑他很有可能就是。我初步查一下,估计是这个,幸亏我手里还有点药,打吗啡,吐,用阿托品,然后再给他输点液,当时没别的东西,就输氨茶碱,也管事,反正它有扩张平滑肌作用。结果打完针,疼止住了,输点液,好受了。这时候才去找救护车,因为很远,正规医院离我们180里地。他们派了一个大夫来,一听肚子疼,摸了摸,肚子也硬,说不像心梗,说你是不是闹错了。我也不敢多说,我说你们大夫看着办吧,这个病人肯定重,你们拉走吧。走了一夜才到他们医院,一做心电图,後壁梗塞,这帮人都吃惊了,说你一个赤脚医生懂这个?

牧区那个地方也有好处,牧民他一旦相信你以后,他就说你治吧,治好了算你功劳,治不好我该走就走了,不会怨你。因为把我媳妇的叔叔救活了,没死,活了以后他老想报答我,就问我,你有媳妇吗?我说没有媳妇,我们知青到这儿来上哪儿找媳妇去。他说那我给你找一个,蒙古人还真讲义气,说找就找了,就把自己的侄女找来,那时候她比我强,人家在我们上级医院,在师部医院,她在那个医院里面当内科护士长。愣把他的侄女说给我,咱当时就是个一个赤脚医生,下嫁我了。

我们俩还不错,38年了,一直挺好。在知青里面找了当地牧民的子女,而且一直坚持下来,也不弃不离的,还确实不多。我就想这个,人家年轻轻的,比我小8岁,人家跟了我,从来没说过跟我吹灯,我就得对人家好。她也是那样,她说你救了我叔叔,救了我们家人,我当然要对你好。

   不过我也有遗憾,一直也没上大学,为什么呢?就是老想着毛主席说上山下乡是大方向,是党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说咱们就听毛主席的话,不走了。当然也有客观原因,我们那个地方偏僻到什么程度,来一份报纸至少等半个月,信也是,电报也是。唐山地震的时候我媳妇在天津,一个报平安的电报隔了半个月以后我才接到。那会儿哪有书啊?什么书都没有,就靠回北京找本书,找点医疗方面的书。

   安娜:当时药品怎么弄的?

   嘉宾I: 这一点牧区还相对好一点,比较富足,不缺钱,药品都可以买,看病基本是免费。但就是条件特别差,交通极端不方便。那个地方落后到什么地方,生一个孩子扔一条裤子,生孩子不许人家看,就掉到裤兜子里面。而且妇女生孩子不许在屋里待着,蒙古包都不许待,到外面牛舍里面去,他们认为是很脏的事情,很埋汰,蒙话的脏和汉话差不多,都叫埋汰。

   安娜:冬天也在外面生?

嘉宾I:冬天也一样,最多生个火,在牛圈的地下铺个破毡子,孩子掉裤子里,然后再拿出来擦,裤子就扔了。我碰见一个孕妇,生了第五胎还是第六胎,宫缩乏力,生不下来,两天了,肚子疼。怎么办呢,那时候我也不懂,确实没学过,我第一次看人接生我哆嗦了一天,哪见过这个啊,男孩子,那时候没结婚。结果她生不下来我也没办法,我说往上级医院送吧,180里路,拦个汽车就走。走着走着她喊起来,说赶快停车,我一看坏了,要生了,这个我懂。我说快停车,正好汽车开到羊圈门口,她就往羊圈里面跑,司机吓的也跑了,司机哪见过这种事情。我没办法,我再挠头也得跟着进去,就在羊圈里面帮她生的。生完孩子,她说没事了,回家去,车掉头就回去了。

我们邻居一个女孩子18岁,刚结婚,一年生一个,后来不到一年,11个月生一个,到生完第五个,心脏病,心衰,24岁,死了。所以后来你说我不干行吗,最后在内蒙古后十年看的最多的就是妇产科,我就觉得妇女太可怜了,一定得做好这个,男的在内蒙干妇产科的很少。

   我定下目标一定干,言必行行必果,再一个我信奉干自己的事让别人去说吧,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不在乎那个东西。我孩子们都害羞,说爸你怎么干妇产科,我都没办法跟同学说。我说没法说你就甭说。在草原为什么我比较专注妇产科,因为确实觉得她们太可怜了。有一个牧民,生完孩子,是多胎,胎盘滞留一天一夜,下不来,我一看怎么办啊,当时我还没学过妇产科,我只懂外科。就赶紧拿出赤脚医生手册,上面有妇产科胎盘滞留怎么办,手怎么进去,纺锤状进去,慢慢抠,我就那么干的,给抠出来了。抠出来以后,简单清了清子宫。没输液瓶,就拿100毫升注射器推,推了500毫升,累的我手都快抽筋了,救好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