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座谈会(6)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刚才有的人说针灸有用,也有人说没有用,但说起扎针灸来,我还有一个故事。那天我跑了120里路去看一个病人,现在看是神经官能症的一个病人。这个人怎么回事呢?特别小心眼,有点事就闹唧唧,总觉得自己不行了。大年初二,他们家人找我说这个人不行了,四五天不吃饭,手脚冰凉,躺在那儿,说要死了,问我怎么办?我说怎么办,那就去看看吧,骑120里来回。见到我后,他说大夫我冷啊,浑身的血都不流通了,血不走了,我要死了。我大概看了看,又摸了摸,没啥器质性问题,我想得了,按神经官能症处理吧。我说你不要怕,我有法子,我给你一个热的药,保证这个药输进去以后你浑身血管都扩张开来,保证你浑身发热。他说有那么神吗,我说有。

实际我带了一支葡萄糖酸钙,葡萄糖酸钙放在葡萄糖里面,输进去,马上发热,很简单的一个事。我就给他输,输进去以后,我说胳膊热了吗,他说热了,我说胸脯热了吗,他说热了,最后到脚丫子热了。紧接着我说别着急,这回你血管扩张开了,我再给你长长精神,就给他扎了针灸,扎什么合谷,强壮穴。艾灸卷也没有,他们家有烟卷,拿烟卷烤。我说这回怎么样,他说浑身舒服了,我说起来吃饭,马上起来吃饭。这针灸对精神病人真管事,半心理半治疗的功能,病人当时就吃了饭。完事后已经是大年初三了,120里路来回,我也付出代价了,回来我就拉血了,肛裂,颠裂的。

所以我后来跟牧民们处的关系特别好,比较有感情。为什么我能待25年,跟感情确实有关系。其实我都不想回来,但1992年底还是回北京了,因为我是两个姑娘,在内蒙地区重男轻女,如果你上不了好大学,基本上就没有工作。所以为了姑娘才决定回来,人生有时候真的很无奈。

   安娜:不错,真的不错,您的事迹很感人。

   嘉宾I:我都是做的小事。

   嘉宾B:你今天来值了,材料多丰富啊。

   安娜:是啊。

嘉宾J:我是六六届初中毕业到延安插队的,我们小队一共去了11个学生,有8个女生,3个男生,我们8个女生住在一个大窑洞里面,站在门口看不到里面,当时生活条件很艰苦。当时延安地区有三大地方病,我们县是重病区,一个是克山病,一个是柳拐病,就是大骨节,人都不高,都这么高,他的骨头都变形了,走道两边晃,走不动,一开始我们见到他们的时候还以为是妖怪,都害怕,第三个是甲状腺,大脖子,三种病,很严重。

当时说要多少年消除这些病,后来我们走了以后也没消除。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县流动人口特别大,都不用计划生育,每年的人口急剧下降。我们到了之后我们都成了当地人了,因为我们住的时间比他们都长。各方面就比较落后,我们是点煤油灯,没电,根本没有交通,全凭走路,药就更不用提了,更落后了。因为当时没地方看病,问老乡,老乡说没有看病的,县医院离我们那里是十几里的山路,要走半天。

当时我就有一个念头,我能不能往这方面看看,能不能学习,能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也可以解决老百姓的痛苦。队长对我们知青还是比较看重的,就找我谈话,他说你有知识,能不能把赤脚医生干上?我说行,这样就干上赤脚医生了。到生产队不到一个月,就干赤脚医生了,那会也是劳动干赤脚医生,下地背着药箱。后来正好有解放军医疗队,支援老区建设,我们是老区,就给我们培训,手把手的教我们扎针,打针,首先要学静脉注射。那时候输液都不是挂吊瓶,都是拿手推。然后打针,扎针灸,就是学最简单的,初步的,还有就是接生。上午学习,下午就到医院实践,他们在那儿待了二个月,一些常识知识掌握一点了。我记得第一次给人家接生,接完生以后我三天没吃饭,你想那时候刚十八九岁。

   我们大队有三个小队,小队和小队之间都相隔十里八里的,自然村特别多,有的一户一个自然村,一个自然村和一个自然村之间得有十里地,全是羊肠小道,他们有了病你就得去看。那时候人家来信儿了,说有病了,气管炎,喘不上气来,我就得赶紧过去。自然村有十里地,走在路上就碰见狼了,一条羊肠小道,狼在那头,我在这头,我走它走,我停它停,把我吓得呀,那次真把我吓坏了。后来他们老乡说,你出去的时候拿根棍子或者什么的,一个是拨草,防止蛇的,再一个就是吓唬狼的,再有你就喊,就使劲叫唤。

   嘉宾I:喊就对了,我就遇见过,狼就就是这样,你走它也走,你停它也停。这时候你一定要鼓足劲,冲着它冲过去,我就这样。有一次夏天我碰到的,冲着它冲过去,我正好拿着马鞭子,挥着马鞭子一喊,跑了,它翻过山就没事了。你就别让它老看着你,狼这个东西特别狡猾,它看着你,它就琢磨你,它看不见你了,它就不琢磨你了。

   嘉宾K:您是一个男同志,毕竟胆大点,我们晚上去给病人看病都得穿树林子,在东北,一个人,我才16,走到空旷地方,就听到狼叫,吓的我不敢动了,还特黑。我想找个棍,还找不到棍,真是吓的我啊,到底怎么办啊,走不走?

   嘉宾I:其实它叫,你跟它一起叫。

   嘉宾K:哪敢啊,那会吓的啊,找棍都找不到。东北的狼都是在大晚上出来,还看不见,光听见它叫唤。

   嘉宾I:有一次我下半夜看羊,我刚进屋喝口水,忽然我的羊就炸窝了,我有五节的大手电,赶紧冲过去,啪,一照,正好照到它。那个狼正好叼着羊的脖子,它的尾巴翘着羊的尾巴,我就大吼一声,手电照到它了,狼把羊放开了。我过去那个羊已经吓晕了,磴磴磴,原地乱转,乱跳。

嘉宾J:去了以后跟那个老乡说碰到狼了,老乡特别受感动,赶紧安慰我。我们那时赤脚医生主要是扎针灸和做按摩,这样老百姓可以不花钱,我们都是义务的看病,不管是什么时候去,只要让去。后来我们慢慢的对生产队,所有我们的管辖地区摸了底,都有哪些病,心里有数以后,定期的去看看。我们队柳拐病特别厉害,尤其是阴天下雨的时候,走路都很困难,别说干活了。经常给他们扎针灸或者做按摩为主,这样他们可以缓解疼痛,因为骨头都已经变形了,大骨节都这么大,腿也是,都是这样,个子都这么高,他长不高。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