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座谈会(9)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姜成武:最后我说说,今天的座谈会开的还是比较成功的,虽然时间很短,大家仍能够畅所欲言,能够说出心里的话,能够把过去当年当赤脚医生的经历讲出来。而且这些知青赤脚医生经历说出来之后,我想咱们没当过赤脚医生的知青,包括我在内,有些事情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事例是非常真实的,不但非常真实,而且非常感人,这是不为人所知的真实的历史的一段,感人的事情。所以挖掘这个,安娜你做对了,这个事情太对了。

今天大家谈的仅仅是一个初步的座谈会,下一步安娜还要访谈一些人,咱们再分别把每个人的经历详细的谈一谈。这里面我想讲的是,第一咱们当过赤脚医生的知青,回去以后尽可能的从回忆当中,挖掘出来更多的更详细的一些当年的实例,最好整理出来电子文稿,另外再找一找当年的知青赤脚医生,有没有当年的照片,或者是实物,有的话最好,然后拍成照片,给我们北京知青网发过来。以今天为起点,正式的启动安娜这个知青赤脚医生研究的起点,因为全国仅仅城镇知青将近一千八百万,按1%赤脚医生的比例算,有多少?这是个很庞大很庞大的队伍。咱们北京知青是将近九十万,你想1%的赤脚医生是多少,全国各地也是这样。

这个研究太有价值了,安娜你是做这个史料研究的第一人,你要把这个课题做大,做深,做全面,做深入,延展开。不仅仅是当过赤脚医生的这一个经历,不仅仅是回顾,把他们翔实的经历讲述出来,整理出来,特别是那些当年的赤脚医生,后来又做了专职医生,象陈文玉,冷明,张革等等这些人,他们这种对医疗事业的奉献,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好好的挖掘出来。

当年的知青赤脚医生,现在很多都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工作领域,取得了相当的成果。据我所知他们在医学界获得研究优秀成果的,取得突出成绩的,不在少数。所以咱们要把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成绩讲出来。因为现在,不但西方人不了解,就是作为当代的中国人也有很多人不太了解知青,不了解赤脚医生的历史,所以安娜这个研究意义很大。

资料整理出来以后,我们要在北京知青网上做成系列文章,每个人的资料都整理出来,有照片的配上照片,咱们要宣传出来。我刚才说了,安娜这次来也启发了我,这次专项研究就是要专项做下去,好好的真正下决心,把知青当赤脚医生这块不为人所知的真实历史,我们给它整理出来,在北京知青网上发表,然后在知青杂志上发表,之后再汇集成书,系统的来介绍知青赤脚医生。

可能有的人还不知道,当年习近平同志在陕北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当知青的时候,也做过赤脚医生,习近平同志在他自己的那篇《我是黄土地的儿子》文章里面,特意提到过。这是很重要的,这说明赤脚医生的经历,对他来说,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

下面我就不多说了,这个研究方向意义非常大,非常深远,这个课题研究大有可为,所以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我们会全力支持你,希望你把它做好。

安娜:非常感谢!

 

 

   (结束)

 

   参加座谈会的都是到全国各地上山下乡的北京知青,其中许多都做过赤脚医生,他们是:姜成武、宋寄春、陈文玉、秦征、张琴基、张丽华、冷明、张革、刘德顺、林威、靳振孟、刘淑兰、吕天俐、光前、善嫣、梁劲泰、蜜蜂、张静洁、孟昭林等二十余人。

 

 

访谈时间:2014年5月24日

访谈地点: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宾馆二楼会议室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