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 (14) 中國還有誰是凱撒

龐林專欄

什麼是真?中國共和歷史,教科書從來不曾看到真!賣國與愛國搞不清楚,國民黨最嚴重,到2017年馬總統還在祭拜賣國比汪精衛還嚴重的漢奸,繼續祭拜幽魂吧,莫怪更醜陋的部份,用出書給大家公審。上一代是非不分在傳遞,國共教科書都不真!我們只希望歷史還真!新中國最重要的先走真。

電視名嘴都是愛因斯坦,好像國中生在談專業科學,口若懸河,沒有大方向,只有小認知;名嘴只論果,避談因,每件事,爭眼前,沒有大格局,使得敬畏相斥;混惑歷史是肇因,應該淘汰一些名嘴。黑暗中與影子打架?這是敬畏淪落之發展。突破兩岸問題,台灣要用宗教精神。

錯誤是上一代,可批評,不必掩飾,為什麼要犯愚昧?現在愚昧擴大成無知蠻幹;兩岸都抱著愚昧,血緣同胞都是敵。這一代台灣在迷失,硬拗失序,民粹形成新力量比正義道德出脫。要有法國小黨崛起的局面,才能革新突破。

在美國,警察追捕超速可以更超速、闖紅燈,而且可動槍;在台灣,總統連晚上公事問話都不行,至少沒有圖利自己,是不是要調整?台灣要革退沒有存在價值的死硬黨對峙,需要有馬克宏;【希望杜紫宸雄心壯志出來嘗試,凱達格蘭大道轉個彎,就有機會成為中國的凱撒。】兩岸須要真善美理想派解決歷史都是假的問題。

中國近代史,有很多莎士比亞四大悲劇翻版;躁進奮鬥知道游過火海才有機會當英雄,有時命運會先讓你似乎成功,而生命歲月有限,多數奮鬥者在過程會胸膛中箭,全身被砍,氣焰被造謠冤屈而消逝,無法完成偉大抱負,悲劇下場,這是大家選擇民主,過度民主要付出的代價,最後存在的常是蝦兵蟹將,商業凱撒不會飾演蟹將。但有時上帝看到好人,會關懷讓他演出簡單–馬克宏就是。【杜紫宸兄弟應該出本書,半賣半送宣傳偉大理念,文章不要囉嗦,描述美麗將來–承諾任內完成;能賣百萬冊才出來選。】

反共犀牛到底為誰
千辛萬苦把五億人口的國家,幾十派軍閥山頭,各立門戶,用了14年定局破裂的統一(1923–1936)。1927年,蔣清共,使中國政局進入重新洗牌,如果去讀1927歷史,你會知道只有巨人能在這麼複雜的環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對國家最有利。史學家唐德剛曾說,1927的中國政局最複雜,無論你多努力研究,都只能理出皮毛,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有位白裔中國史教授,發宏願要寫書『1927年之中國』。他無徵不信,連雞毛蒜皮的事都想搞清楚,寫了廿幾年,還繳不了卷,其實他所寫的還只是西南中國而已。國府在90年前之後所有的治國國策,有60年都是智慧的結晶,但時代因為彼此抵制,只看勝方的悲鄙戰功驕傲,艱難困苦都被遺忘了。我們提這個比擬,重點是要說,蔣政府1927行動有百年目標,1947制定的是千年國策,都有存在價值。

那時候的毛澤東,越挫越勇,冤仇怨氣達到頂峰,已經失去理智,如果不是台灣人共產黨蔡孝乾頓悟覺醒,促成肅諜成功,可能早就血洗台灣了。蔣過河拆橋,反革命,共黨被國黨主流過河拆橋背叛,不願意接受這種恥辱,但這種反蘇之困難決定是中國所須要的;我阿東,拿到原子彈機密後,終究還是有驅蘇、打俄的,台灣同胞,讀歷史要肯定這一點。

蔣介石也許最像是莎士比亞悲劇之凱撒大帝,沒想到他的獨裁壯國理想也是他的失敗原因,他清共時說:『不是我不愛共產黨,而是我更愛國民黨。』毛大王說:『我用淚水紀念他的友誼,喜悅著他的幸運,讚美他的勇敢,用死亡懲罰他的野心。』毛的早期戰友,一個個離開第三國際,蔣五次圍剿,為了使在蘇聯的兒子回來,他窮寇莫追(註一),留下繼續戰鬥的種子,必須等倭敵解決,然後對決;他輸了,輸得很慘,各方捅他一刀。神啊,你們可斷定蔣是多麼愛國家!這是最無情的謀殺,當尊貴的凱撒面對行刺時,忘恩負心者,這一刀比叛徒的武器還要鋒銳,直刺他偉大的胸膛,他的心爆裂了;他的臉給外套蒙住,他的血洶湧流出來,就在龐貝雕像座之旁,偉大的中國凱撒倒下來了。

馬克安東尼說:『你們都認識這件上身護袍。我還記得凱撒第一次穿上它時,那是在一個仲夏黃昏時刻,在他的營帳,當時就是他征服尼維人的那一天。看!凱撒所深愛的布魯特斯跟在後面是從這裡戳刺貫穿一刀,當他猛拉出凶刀時,血就跟著刀子湧出來,到底是不是布魯特斯擊出這一刀;你們知道,布魯特斯是凱撒的天使。神啊,你們可斷定凱撒是多麼愛他!這是最無情的一刀,當尊貴的凱撒面對行刺時,忘恩負心者,這一刀比叛徒的武器還要鋒銳,直刺他偉大的心胸,他的心爆裂了;他的臉給外套蒙住,他的血洶湧流出來,就在龐貝雕像座之旁,偉大的凱撒倒下來了。霎那間驚人的揮舞。現在你們哀悼流淚憐憫,我們大家都會隨著他一起倒下,殘酷的叛逆在我們的社會耀武揚威。啊!現在你們掬著一把眼淚,大家良心感慨;這些是真誠的。善良的人們,怎麼!你們只注視到我們凱撒衣服上的傷痕,就哭起來了?瞧這兒,這才是他自己,你們看,他竟是給叛徒們殺到這個樣子。』

大王說:『就在昨天,只要蔣介石的一句話就可以抵擋整個中國;現在他躺在那裡,卻沒有一個卑賤的人向他致敬。』『我是來埋葬凱撒的,並不是來讚美他。魔鬼做了惡事,死後還會被窮追猛打;可是他們所做的英雄事蹟,卻隨著他們的屍骨一齊入土,從此無人談論;讓凱撒也這樣吧。』大王後來覺得歷史不公平對待凱撒,他採取行動平反凱撒,懲罰曾經叛變攻擊凱撒的同志,用了十年,全部都懲罰,非常澈底。

人民以快樂的節拍揮舞,重複走向革命鬥爭道路,過去是鬥土豪劣紳,但鬥完後沒有明顯的對手,現在他們選擇階級鬥爭,用大字報引蛇出動,無法理解的惡鬥廝殺重複再演一場。現在你們哀悼流淚憐憫,我們大家都會隨著他一起倒下,殘酷的叛逆在我們的社會耀武揚威。

啊!你們如果有眼淚,準備哭泣吧。啊!我看到了,你們哭泣了,大家良心被譴責,這是真誠的淚水。善良的人們,怎麼!你們只注視到我們蔣介石衣服上的傷痕,就哭起來了?瞧這兒,這才是他自己,你們看,銅像的下場,蔣介石竟是給無知者罵到這個樣子!

1948年3月,蔣介石當選總統,整個南京城當時歡呼沸騰,民眾曾經向中國凱撒歡呼,當時具有合法性,民眾支持蔣當選,後來誰為凱撒唱輓歌?他們的問題就是活在躁進之時刻,多數後來腳上踩著地主;富農被鬥,被沒收土地,群眾互相廝殺;所留下的屍體之節拍,以革命行動勇敢的驅逐當時的凱撒。

(註一):1.雙12前之大規模勦共,與鐵桶計劃相等,計劃是[虛張聲勢]調兵遣將,威嚇中共,再驅往西北,當時已有西路軍渡過西北黃河;國軍其實多數沒有開拔,只是少數調動。2.張學良向中共提議紅軍進行寧夏戰役,馬家軍並不是蔣指派。3.當時不給西路軍去疆的,是共產國際。4.張學良之前秘密申請入黨,自己以為已經是共產國際黨員,軍變後可以要求指揮共軍。誰知,軍變後才知道未核准入黨;如果殺蔣,楊虎城會殺少帥表忠,然後試著取而代之,少帥是藉送蔣回南京脫險。

袁段吳蔣都是凱撒
20世紀,毛澤東是凱撒;新中國統一後,習近平會戴屋大維(奧古斯都)桂冠。但,新時代若島民主政中國後,凱撒會重新定位,標準改為必是[文治加武功],而且賣國者自動被取消資格;內戰成敗因素複雜不足論分數,取回失土肯定算武功(台灣、東北),用這做標準,[文治武功]誰夠格?

【符合中華文化的中國統治者,必須以正道標準檢驗治國期;赤縣神州用[黃帝魂]檢驗,審視史冊取出國學精華,釐定[傳國國魂],制訂出共和國[立國精神];用正道治國來檢驗,誰治國有這三個元素?若是找20世紀中國統治者,共產黨沒有凱撒,只有袁世凱、段祺瑞、蔣介石符合;如果切割單論中國的文治凱撒,尤其建立治國秩序及行憲,只有蔣介石夠格。】

吳佩孚曾經是民國凱撒,但是他叛變使北洋垮台,惟武力進行統一戰爭,雖曾經是中國的凱撒,他不幸遇到馮玉祥叛變,佩孚就好像被部將在盔甲捅一刀。安東尼說:「凱斯卡的刀子是從這裡穿過的;這個凱斯卡竟然劃刀割出一道令人嚇壞的裂縫。」這就是玉祥叛變劃刀割出一道令人嚇壞的裂縫,致命的一擊,但佩孚還能活著,而且為了制裁叛逆,不惜盟附日的老帥反攻,他活過來了。在他面對蔣介石武力北伐時,傳芳又被煽動,高山觀戰,企圖等佩孚失敗後,接收其直系部隊。「布魯特斯是凱撒的天使」,而當時傳芳就是佩孚的天使,也是大柱石。神啊,你們可斷定佩孚是多麼需要傳芳!但來了最無情的一刀,當尊貴的佩孚面對敵人時,忘恩負心者,這個無知按兵不動,比叛徒的武器還要鋒銳,直刺佩孚偉大的胸膛,他的心爆裂了。佩孚雖演過軍閥,但他叛國卻沒賣過國,比孫毛偉大多了。被煽動後,佩孚收岑政府軍費,開拔北上打政府軍,他成功了,但他一生為此悔恨交加!直皖一戰是北洋主要三系死傷最少的戰爭,傷害最嚴重而且有後遺症。歷史矛盾產生變化,先是蔣承接,等所有障礙都解決了,成果交給毛。唉!最先是世凱演中國凱撒,然後換祺瑞、佩孚,事實上,宗昌、作霖、精衛、宗仁都想演,結果是蔣上檯演,北洋故舊怎麼會甘心!讓毛演凱撒的,其實是北洋故舊。

作霖是中國東北凱撒,他也被深愛的部將郭松齡從要害戳刺貫穿一刀,當拉出凶刀時,作霖的血還存在,氣焰跟著刀子湧出來,倭日協助平叛,談了五條件,平亂後,東北凱撒拒絕承諾兌現,日軍蒙住外界,皇姑屯車站把他炸死,他的氣焰洶湧擴散出來,就在老家旁邊,東北凱撒倒下來,但氣焰飄散轉回怒吼徘徊大地,霎那間可怕的倭奴跑到街頭揮舞;918後,人民咒罵孫黨,沒有哀悼流淚憐憫,後來東北人民都隨著東北凱撒依附菊軍,有關東軍、偽東北民防軍、偽滿軍,有些流落華北當偽軍,殘酷的軍事行動在東北耀武揚威,戰爭持續21年。在長春有些倖存者,善良的同胞,後來被心目中偉大的抗戰英雄用比侵略者更為殘忍的方法絕糧攻城,他們全部餓死,死的時候並不知道這種戰術可以述功成為紅朝元帥!原來中國赤紅,狠勁才能掛帥。(下篇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