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崖門海戰還是崖山海戰? 

作者:趙嘉平

看《新會區“龍泉杯”“游崖山,弘正氣”詩詞創作大賽評選結果公告》,有一個令人吃驚的新發現:在登上大雅之堂的36首獲獎作品中,有6首的題目寫作“崖山海戰”!在我的印象中,公元1279年初發生在新會崖門海面上的那場宋元之戰,其大名一直叫“崖門海戰”,為何這個大賽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的“變種”?為順應大賽組委會“弘正氣”的號召,我覺得有必要在這裡正一正這場“中國四大海戰”之一的大名。

我是在崖門和崖山旁邊長大的新會本土人,雖然移居加拿大已經將近11年,但對崖門和崖山的地理、歷史情況,仍然留有較為清晰的印象。我認為,這兩者之間雖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最終不能在兩者之間簡單地劃上等號。

據我所知,崖門是西江支流和潭江的出海口,其北面是銀州湖,南面是黃茅海,東岸是古井(又稱崖東),西岸叫崖西。而我們現在所說的崖山,則是崖門東岸一個又小又矮的山丘,其高度估計只有十米八米,而面積也只有一二平方公里。因為從公元1278年起,崖山上先後建起了南宋王朝的最後一個行宮慈元殿,以後又陸續建了大忠祠、慈元廟和崖山祠,直到不久前還建成了“宋元崖門海戰文化旅遊區”,這些經典建築,使這個小山丘聲名大振,其知名度竟與崖門不相伯仲。700多年來,游崖門的遊客數以億計,這些遊客名義上是游崖門,但真正乘船上到崖門海面的卻為數不多,絕大多數是登崖山而望崖門。所以在現代人的頭腦中,登崖山也就等同於游崖門了。特別是經過解放初的文字規範化,崖山原來的“厓”字被取消,用了與崖門相同的“崖”字,這一“規範”,促成了一個似是而非的錯覺:崖門也就是崖山!而滋擾人們多年的一個問題是:1279年發生的那場戰事的標準名稱究竟是“崖門海戰”還是“崖山海戰”?這兩者之間是否也可以簡單地劃上等號?

聽說在7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人們給這場大戰先後起了10個大名,其中就有“崖門海戰”和“崖山海戰”。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絕大多數人都覺得崖門海戰這個名稱最合情、最合理、 最準確、最接近史實、最容易理解、從而最受人歡迎。於是先後多次將其寫入《新會縣誌》。而近年建於崖山之上的“宋元崖門海戰文化旅遊區”,也將其作為唯一正統的名稱,銘刻在景區的大門口之上。

人們最終認可“崖門海戰”這個名稱,我以為一是因為這場戰事自始至終都是發生在崖門海面上而並非在崖山之上;二是因為這場戰事的主要作戰方式是海戰而不是陸戰或空戰。所以多年以來,未見有人對“崖門海戰”這個名稱提出過任何不滿或責難。相反,“崖山海戰”這個難以自圓其說的名稱,把戰事地點搞錯了,還犯了個極為低級的錯誤,鬧了個天大的笑話:讓宋元之間在“崖山”上打了一場子虛烏有的“海戰”!如此荒謬的名稱,被人唾棄完全是咎由自取!不過,世上的怪事往往也會層出不窮,被判了死刑的“崖山海戰”,近來卻忽然“死”而復生,竟然被重新包裝,經過華麗轉身之後,再次躍上了文化舞台!

今年4月17日,在《“游崖山,弘正氣”詩詞創作大賽徵稿啟事》中,開宗明義的第一句話就是:“崖山海戰,是……四大海戰之一”;5月中下旬之間,在一個全國性的旅遊開發問策會上,又有人借“崖山海戰”作為問策會的大名。連日來,在問策會的報導大潮中,“崖山海戰”竟然徹底打敗了“崖門海戰”,在各種資訊中唱響了“獨腳戲”。主事者們為了“崖山”而忍痛割愛“崖門”,創造了一個“鹹魚翻生”的新典型!作為離鄉背井的旅外人士,我們對一些故國舊事的立場已經很難改變,特別是我等已過古稀之年的老者, 要想更新其腦筋更非易事。700多年來形成的歷史印記,使我們認定了“崖門海戰”的合理合法性。今天,面對“崖山海戰”的死灰復燃,我們端 的是難以接受。雖然崖門與崖山僅是一字之差,但兩者卻大相逕庭,對與錯,正與誤,一清二楚,猶如“江門人”與“肛門人”,也只是一字之別,但你能隨遇而安?當然,我們現在無法知道主事者“為了崖山割愛崖門”的終極目的是什麼,也不曉得主事者們到底是為了謀求出位還是出於無知。總之,我此刻寫了如上的“多餘的語”,可以無愧於心地說,完全是為了實現“弘正氣”的初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