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人生(一)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四年了,我终于结束了在出租房里的艰苦日子,迎来了黎明的曙光。阳春三月,我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老人都说破家值万贯,搬家时,这万贯家财我可没有看见,不过,我的破家,上上下下,鸡零狗碎的东西还真不少,卖了一批,扔了一批以后,我就紧锣密鼓地完成了搬家。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啊。光打包就打了一个月,搬家那天一辆大卡车塞的满满的。搬完家后,光拆包整理就又是半个月,整理完以后,又是添置一些家具,又是买一些摆设,这又是半个月光景,最后就是粉刷墙壁之类的活计(最后粉刷墙壁似乎有些本末倒置,原本不想粉刷的,但后来看着光秃秃的墙面,不粉刷,好像少了一点家的感觉)。最后,我和未婚夫两个人刷完墙,不仅把绿涂料刷在了墙上,还刷在了自己的头发上,脸上到处都是,我们家的小狗到处躲藏,还是免不了也沾了一身绿涂料,出门遛狗时,回头率可高了,见过给狗染黄毛,红毛的,见过给狗染绿毛的么?三月搬家,在五月的时候,我们终于把房间收拾好了,感觉就好像打了一场胜利的战役,人是累的,心是甜的,我本来的打算就是房间收拾完了,就好好拾掇拾掇生活了。

以前,我们俩每天都吃外卖,吃的上火长豆不说,身体也不及和爸妈一起住的时候强了。再说,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漂亮厨房,不煮饭也太说不过去了。大学也毕业了一年了,我们觉得,也是时候办个婚礼了,我们想把婚礼办在希腊,因为,这是我觉得最浪漫的地方,双方父母也没有什么意见,回头想来,从十九岁留学,四年后毕业,这四年里又是打工又是读书,每天的日子就好像过山车一样,而现在的清闲,是我来加拿大的第一个喘口气的时候。而未婚夫的工作是动画监制,平日里一直很忙,他非常重视自己的事业,每年只有圣诞节放一个星期的假,其余的时间全都奉献给了工作,他只比我虚长两岁,但是却比我更早投入工作,因为动画是个新兴产业,他已经入行六年了,所以,他的职位比一般的同龄人要高一些,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格外珍惜。但是,我们两个总也没有办法同时空闲一下,享受一下工作外的生活。

可是这次就不同了,搬完家,他和他公司四年的合同就到期了,他不想续签,因为跳槽的想法时来以久,他想利用这次机会往高处走走。其实,他是一个很居家的人,也不能算非常有野心,他时常和我说,他努力工作就是希望我可以轻松一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年轻的时候多积攒些储蓄,到时候就可以早一点退休,早一点享受生活,他每天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回到自己的新家,看到我自顾自的忙碌,然后,打开电视,吃些饭后甜点。所以,这次他的合同到期,其实我们心里不是特别着急想让他出去工作,他的EI和我的工资,维持月供和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最关键的就是想利用这次机会,调养生息一下,老外看中国人就觉得我们像小蚂蚁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工作,不懂得享受,于是,我们就利用他这个合同到期的当口,把新房也给弄好了,还定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十日游,打算好好潇洒一把。

就当我们的享受人生的计划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一个电话划破了寂静的午后,电话是从一个多伦多的大型动画公司打来的,他们希望未婚夫马上过去面试,说有一个要职紧缺人手。于是,当天下午,未婚夫就夹着他的文件去面试了,面试基本没有甄选的意思,公司主管一上来就说明了希望合作的意图,年薪比上个工作上调一定百分比以外,职务上可以从监制上升到制片,这个职位是未婚夫梦寐以求的职位,因为以他的年资来说,这个职位有些遥不可及,有时,天大的好事掉到你的头上,你会不禁的犹豫,为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再说,多伦多那么大的城市,怎么可能找不到有经验的制片人呢,现在经济不景气,多伦多的工作室都在裁员,有时是一个团队的人统统开掉,有很多制片人也在劫难逃。未婚夫以前又没有这方面经验,为什么就选他了呢?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主管一会儿就拐到了问题的核心,这个动画室现在新组建了一个分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在离多伦多四到五个小时车程的地方,而且,如果接任工作,两周之内就要过去报道。而一般制片人和监制的年龄都比较大,都托儿带女的,根本没有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报道,所以,在面试几个有经验制片人,得到否定答案以后,公司就开始有些焦急了,最后发现了未婚夫的资料,决定就在他身上尝试一下了,其实,这个公司开的条件已经比较优厚了,但是,未婚夫是一个比较居家的人,他一想到要”背井离乡”,而且他的新房才刚刚装修完,心里就有一百个不乐意,他和公司主管说,你们把合同给我,我回家要想想,明天给你们答复。对方公司看他没有当场回绝,立马拟了一封合同,合同上连老总的签字都有了,意思就是,合同已经有效了,就看你签不签字了。

未婚夫一回家,我就看到他挂了一张苦瓜脸,我就安慰他说:”没关系,人家不要你,我们不正好还要出去旅游么?休息一下是很有必要的。”没想到,他哭丧着脸和我说:”不是这样的,我被录用了,可是工作地点不在多伦多,我要是接受了工作,就要立马搬家。要是他们不要我倒好了,我也不用挣扎了,现在倒好,不接受,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当上制片人,接受吧,拔脚就要走人,房子怎么办,你怎么办,狗怎么办?”我见过没工作的人灰头土脸的,我还没见过谁得了工作那么垂头丧气的,这世道,越来越不正常了……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