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欧盟关系,协调政经,商业摩擦,军事防范

李宗海

众所周知,我们年逾望百之年万人一代,经历了二战胜利结束到苏联解体,经历了两项与两极的国际体系,分崩离析的腥风血雨历程,内涵中国28年以来的改制更新的过程。国际体系的一极是德意日的独裁轴心侵略扩张体系,另一极美英苏中保卫民主同盟体系。所谓苏联解体,意味站呈现两个鲜明而对立的世界,一个乌托邦,计划经济体制的崩溃,一个是民主现实世界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巩固并扩大阵营。试看最近在东欧的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批准参加欧盟,它已成27个会员国了,现有待申请加入的土耳其,如果一旦欧盟通过的话,会员国总数是28个了!

欧盟建构的全新国际政治单位。据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蒂里埃·德·蒙布甲亚尔说:“首先我要强调,欧盟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国际组织,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很难理解,甚至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欧盟是正在建构中的全新类型的政治组织,可以举民族国家的例子来更好理解这一点。。“民族国家”这个概念也是在很长时期内逐渐建构出来的。而欧洲的建设过程也是全新的政治建构过程,其基础就是欧盟的各个成员国自愿地共享一部分主权。尽管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而现在的欧洲一体化进程还是比较短暂的。请看2007的今年才是《罗马条约》签署五十周年,在过去的五十年当中,欧洲建设已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但是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只是走了一小段,还需要至少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时间,我们才能真正看到未来的欧洲是什么样的”。因为据悉一套较完整的欧盟宪法尚在酝酿草拟中,笔者赞赏实践出真知,新事物的逐步成熟到完善,需要过程,并非像共产党刚解放中国,就号召“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乱了朝纲法章,乱了外交内政阵脚。当年被苏联操纵或吞并的东欧国家,在其解体后纷纷弃暗投明,主动参加欧盟是正确的路线指南。

据“贝尔格勒1月22日电讯报导” 塞尔维亚国会大选结果揭晓,将组亲欧政府,塞国政情分析家尼科利奇說:「支持亲欧路线的选民总数无疑已过半,这应是所谓『民主集团』捐弃成見,携手合作的最佳动机。如今,政赏領袖应将个人及政党利害拋诸脑后,尽力达成选民愿望。」笔者喻之追求民主者回头是岸,欧盟正在招手,对22日塞国选举结果表示欢迎,欧盟执委会主席巴罗佐说:「民主阵营得票总数业已过半,我们对此结果非常满意。我要再度告诉塞国人民,如果他们能将民族主义与唯苏政策的历史抛诸脑后,和愿意与塞国平起平座的欧洲通力合作,他们也将是欧盟的一员,看来指日可待了。

塞尔维亚在二战前是被苏维埃斯大林所吞并的独立欧洲小国。看来参加欧盟正在挂号登记了。俄罗斯普京目睹隶属它的阵营盟国,一个人背离它,转投奔欧盟民主阵营,徒呼奈何,似芒刺在背。雪上加霜,变本加励的是美国将飞弹防御系统扩展到捷克和波黑。据世界日报综合本月22日报导,俄罗斯军方22日表示,美国将尚在筹划阶段的飞弹防御网部分基地扩展到欧盟阵营的捷克和波黑,已对俄罗斯构成威胁。美国正和他们洽谈使用波裔领土,建立美国飞弹防御网部分基地事宜。捷克总理托波拉克已同意让美在捷克设立飞弹防御系统雷达站。欧盟默契华府的说法,纯为防御伊朗?为了拦阻伊朗,北韩等流氓国家飞弹攻击,有必要在欧洲建立飞弹拦阻基地。实际上亦是北约的延伸。不过,莫斯科当局坚称,在毗邻俄国西境的国家安置美国飞弹,都明显对他们构成威胁。笔者认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伊朗的流氓总统上台后如此猖獗,拒绝联合国防核扩散组的劝阻其发展核试、其后台非俄莫属,为了什么它背着联合国去支持伊朗发燕尾服核武,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因此美国与欧盟成员国来一个“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是天经地义的壮举。请看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布鲁杰迪22日说,“伊朗决定禁止38名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入境 ,并已就此事正式通知了国际原子能机构。

欧盟的盟友邻邦日益为欧洲的国家所接受及赞赏,民主、自由、平等占有联会一席者,笔者认为是国际社会走向健康安全之典范,喻之谓“弑血为盟”,义无反顾的和谐国际性社会的真诚体现,所谓统一意志下,共性与个性发燕尾服的结合,正是笔者“筷子理论”的中为洋用,筷子是中国的象征。常识判断即一双筷子与一束筷子辩证道理而已。

上文陈述了有关欧盟的组织建设梗要,知已必先知彼,观察欧盟的政经军三连贯的现状。现拉回到主题上,漫谈中欧开启了有关战略伙伴会谈一节,据综合外电18日消息:中国与欧盟17日在北京开始展开新一轮战略性伙伴会谈,冀将现行的经贸条约内容扩展至科技、农业、环境、人权、教育等22个领域,磋商过程可能历时两年,尽管谈判本身并没有正式的时间表。欧盟外交事务专员沃尔德纳称,由于中国与欧盟的国力渐强,双方有必要扩充于1985年签订的条约内容,形成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但欧盟没有把中国提升至可以免受惩罚性关税影响的市场经济地位。看来尚不够格。这是美欧设防中国的三大警戒线之一环,但在谈判贸易纠纷上保持互谅互解,留有协商余地。

虽然欧盟和中国进一步拓大战略伙伴关系,但欧盟扬言只有中国改善人权情况,才会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措施。欧盟对外关系事务专员沃尔德纳在中国表示,「我们正朝向解除武器禁运的方向进发,但这需要一个适当的时候。」欧盟自1989年后对华实施欧盟武器禁运措施。

此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出访欧洲期间,多次对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表示反对,中方对于日本的做法表示强烈不满,并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表示严重关切。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2月7日将三度访非,欧盟强烈关切,并已成为欧盟对其一贯的非洲政策的冲击,且看下回分解。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