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菩萨油脉分布不均–原油价格飙升 几家欢乐多家愁

李宗海

原油从地球底部深层开采出来时,是像蜂蜜般的液体物质或焦黑的固体物。经过顺序7次提炼后,最后提炼成石油,内含大量氢和碳原子,也就是汽油的化工成份。

自古代石油可用来擦拭刀剑、润滑车轴,以及保存木乃伊,中外共用之。后来则成为煤油的原料。现代的沥青、润滑油、柴油、热燃油,喷射机的燃料,一直至发明制塑原料,也都来自石油。石油就意味着深入人类的衣食住行,成为不可或缺的生活要素,正是“民以油为天”。

如今,国际油价节节飙升,攀高逾越一百美元大关,不但不断提高了交通运输的成本,更因为现代人从头到脚几乎都会应用与石油相关的衍生产品,所以如今最贴近人们生活的好伙伴,没有一样生活元素可以躲过油价攀高的冲击。

国际原油价格上周最高飙过百元大关的天价,市场预测120美元,竟有石油行家狂言每桶油价将达200美元。

Market Watch 网站报导,芝加哥Alaron交易公司分析师傅林表达,世间多数人几乎每天,从上到下的“穿戴”用品的原料都是“石油”,意味着石油与每个人的生活画上了等号了!两者的紧密纽带,乃是:“油价飙升一元,生活品质下滑一成。”

国际原油价格的敏感态度特高,除国际风云骤变、政治风波颠颤,如“油蝴蝶效应”,稍有风吹草动,蝶翼抖一抖,石油价格就震荡,还有纽约等国际投机客的人为操纵、波动,人们喻之为“黑色的价值超越了黄色金子”,因为实用性太强了!国际原油价格的两周连续飙升,看来专家并非危言耸听,而是敲响了警钟。

油价暴增将相应导致通货膨胀,更让消费者雪上加霜的是以依靠石油为原料的消费产品业也受到波及和涨价压力。宝洁(P&G)、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箭牌口香糖(Wrigley)和普利斯通北美轮胎公司(BFNT)这几周纷纷警告,今年虽已调整一些产品价格,但未来恐怕还会有涨无跌。BFNT会长西山表示,原料价格不断上升,因此他们不得不涨价。工厂已想尽办法提高生产效率,希望降低工本,但在这种前所未见的情况下,连这招也失效,所以如今只剩涨价一途。原油应用的层面相当广,从塑胶到橡胶都是石油相关制品。

据世界日报综合【纽约08年元月三日电讯】报导:“石油价格2日和3日连续两天一度突破每桶一百元大关,3日在交易商取回获利后,稍微下跌,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交货的轻原油价格,盘中一度升为每桶100.09元,最后下跌44分,以每桶99.18元收盘。原油价格触及百元使全球经济成长亮起红灯,但市场人士认为油价今年上看每桶120元。 伦敦布伦特原油3日下跌24分,收盘为每桶97.60元。由于油价创下历史新高,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可望在2月1日集会时,提高石油产量每天50万桶,以弥补短缺的供应。分析家表示,在油价触及百元后,供应全球原油超过40%的OPEC,受到莫大的增产压力,以求为发烧的原油市场降温,这个由13国组成的集团将于2月1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例行集会中,检讨其对会员国产能的配额,预期该组织会向压力低头,准备增产至少每天50万桶原油,以平抑油价。OPEC大多数会员国,特别是沙特阿拉伯和其它波斯湾国家,对油价升至超过一百元感到不悦,他们喜欢油价上升至80元左右,触抵一百元会使该组织的风评不佳,也失去长期经济利益,因为这种高油价将鼓励节省能源、发展替代能源,和投资在非OPEC国家开采石油。”

另一方面,专家认为美元持续疲软、奈及利亚、巴基斯坦、坦桑尼亚等非洲和中东形势紧张,还有剑拔弩张的伊朗等,引发石油供应中断的忧虑,加上金融投资人喜欢以原油期货作为避险工具,又抢着持续看好石油供应紧张,价格上涨,“唯恐石油价格回稳”的逆反心理,盼着油价在百元高位盘旋,因此原油价格今年有可能突破120元/桶。

油价破百元可能使能源成本达到临界点,导致世界经济成长减缓。试看2001年11月纽约原油价格跌倒本世纪最低点16.70元以来,中国改革开放30年,被中国消耗的原油能量骤增超过一倍,实际上它吸走了大部分闲置的原油产能。另一个原因,奈及利亚、伊拉克和委内瑞拉近几年来因为战乱纷争而减产。中国正在不断觊觎非洲诸国的石油资源。

对于老天爷,先天的不公,石油资源不患贫而患不均,应对产油国的原住居民,躺在石油矿床上不劳而获,供养成懒汉堕民,并且导致对油价飙升后,“几家欢乐多家愁”的不均局面。石油输出国家,口袋里麦克麦克,会心微笑、沾沾自喜。

油价飙涨已造成全球财富大转移,石油资源分配倾斜,现在石油进口国的的原油消费每天要比五年前多付出40亿到50亿美元代价,让石油公司与产油国单是今年进账就超过2兆美元。这股金色流量已造成深层的地缘政治影响。

出口石油致富,让俄罗斯的外交动作,军事嚣张更张扬,让伊朗轻视轻松对付发展核子计划带来的联合国经济制裁有持无恐。让委内瑞拉独裁总统查韦斯在南美,追随古巴卡斯特罗组成反美连线。相对地中国大陆、日本等石油进口国承担日益升温的通涨,油价也让美国联准会左右为难、举棋不定、降息拯救市场经济时必须考虑更严重的通胀后果。全球第一大石油出口国,老牌沙乌迪阿拉伯已偿还1990年代累积的大部分外债,清偿为盈,开始拿石油打造四座全新的城市。其中一座是阿布都拉国王经济城,造价270亿美元,将容纳200万人口。即使砸重金推到大建设,准备开发岛屿等宏伟规划,沙国依旧保有预算盈利绰绰有余。

俄罗斯是苏联解体后还原的独立政体,以历史见证来析解,经过普京总统的治理,现在成为第二大石油出口国,石油转化成4250亿美元黄金与巨额外汇存底,让1998年的卢布崩盘与倒债危机看来犹如史前梦境。现在俄罗斯还有余钱成立1500亿美元的金融安全基金,这让总统普京面对北约东扩的立场更为强硬。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