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 (17) 躬身自省化解周折

龐林專欄

(續接上篇)。蔣介石南京勵志社演講:『所謂教育的要旨是什麼呢?就是要普遍的增進一般國民「德,智,體,群」四育。一個國家的富強和民族的昌盛,完全根源於國民的道德之高尚、智識之優良、體魄之強健和群性之發揚。現在我們中國一般國民的精神道德之墮落,智識程度之低下,體魄之衰弱,社會之散漫,無一不是我們國家民族的主要病根。這些主要的病根不除,決不能轉弱為強救亡復興!』

德智體群建立文明

『所以我們今後一切教育,一定要針對這些亡國滅種的病根來克治;【就是要以「德育」來提高國民的道德,發揚民族的精神。使國民都要有「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德,能夠「明禮義,知廉恥,負責任,守紀律」。堅定民族復興的自信力,養成宏毅勇敢、刻苦耐勞與為國犧牲的精神。】要以「智育」來增進國民的智識,使國民都要有國民的常識,科學的頭腦,清晰的理智,和自動的能力。要以「體育」來增強國民的體魄…以「群育」來增進國民合群的德性,使能養成親愛精誠的精神,組織的能力,與守紀律守秩序的習慣…一切教育都應以非常時期的國防為目標,本「德、智、體、群」四育的要旨,來訓練一般青年學生和一般民眾,使成為真正健全的戰鬥員!

第一,要養成並加強國民之國家和民族的觀念…所以我們要使全國國民都能起來救國家救民族,必須使他們養成濃厚的國家觀念和民族意識而激勵其精忠報國的志氣…其次,【要養成「明禮義,知廉恥」的德性。管子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這是必然的道理。所謂「禮義廉恥」,就是我們精神上的國防。國民必需能明禮,尚義,守廉,知恥,纔能成為真正的現代國民…所以我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既張,國乃復興」。】現在我們國家如此貧弱,社會如此紊亂腐敗,就是由於一般人不明禮義,不知廉恥。一般青年以為講禮義廉恥是陳腐空洞的東西,不足以救國,殊不知這種【立國精神的條件,比什麼物質的條件都重要得多】…要救國家先要改良社會,要改良社會,先要轉移風氣,即需掃除紛亂麻木,自私自利,腐敗苟且,卑鄙齷齪的積習,使人人能「明禮義,知廉恥」,造成自強自立刻苦耐勞,純正剛健為國犧牲的新風氣。有了新風氣,然後可形成一個新的社會,造成新興的氣象,奠立精神的國防,發揮復興的力量。我近年來提倡新生活運動的目的就是在此…第三,要養成「負責任,守紀律」的精神。大凡能明禮義知廉恥的人,一定能負責任守紀律…我們要盡到救國的重大責任,最重要的條件,即須大家養成重秩序守紀律的精神。這是現代國民應有的修養。現在的中國國民,尤其要注重這一點。因為有紀律有秩序,然後能發生偉大的力量;否則就如一盤散沙,不能團結…一個國家必須有紀律,然後成為一個國家,一個學校或團體,必須有紀律,然後成為一個學校或團體…現在一般國民都缺少責任心,只要不妨害他個人的私益,就不管社會國家的事情弄得如何壞,都不負責。大家都是對於權利則互相競爭,對於責任則互相推諉,不盡本分,不守紀律,社會國家焉得不亂…第四,要養成「勤勞服務」之習性…論物質上的憑藉,則有四千萬方里廣袤的沃壤,有極豐富的資源;論歷史和文化更是光華燦爛有五千年之久…為什麼到現在我們趕不上人家,貧弱到這個地步?…在這優勝劣敗兼弱攻昧的世界,我們國家當然要被人家欺侮侵略,時刻有被敵人滅亡的危險!我們今後要想轉貧為富,轉弱為強,挽救國家,復興民族,必須使全國國民根本剷除好逸惡勞苟且偷安的劣根性而極力提倡勞動…第五,要培養救國的體力和智能…如果我們身體不好,如何能刻苦耐勞,入死出生和敵人作戰呢…第六,要確定救國的途徑。學校是訓練國民的場所,學生是國民的中堅。而現在我們一般國民缺乏智識和組織,一般社會都是腐敗不堪。』(蔣介石南京勵志社1936年1月16日演講.下篇續完)

北京不談憲政有因

共和國華人百年都在讀造假的歷史教科書,袁世凱企圖更改政體,並未叛國竊國,縱然歷史能夠找到一百條口編理由推翻袁,但他是和平、合法繼承大清詔讓政權,取得權力的過程並沒有不法證據,時滿清政府持續運作,省督衙門會輕鬆被占,是因總理大臣命令停戰,大清並未被推翻;而立憲共和派共進會雙十行動與同盟會無關,若要拉黃興算數,是28日才趕到。事實上,黎元洪10月11日已宣布中華民國開國。後來企圖打倒袁政府的,蔡鍔、孫文,靠外援,屬叛亂組織。

孫文團隊用奪權角色的需要飾詞掩蓋寫的誣袁歷史,是毀謗目的。袁學拿破崙以投票和平改制,未殺人,何況女兒檢舉,發現拱位輿論是兒子捏造,隨即從善如流,結束帝制。歷史都在捏造北洋賣國;而民國三朝只北洋沒賣國。國共爭權兵禍綿延數十年;將來統一後,新中國不應該仍有國共執政;至少要改名,重新出發。民初國黨造反都是掰理,含後遺症代價冤魂上億。共和奪權有律,不宜掰理,國家治國秩序絕對優先,真要改國策也要依共和國死硬框架–議會規矩。共和後,拿槍奪權,包括蔡鍔、梁啟超、岑春煊、黃興、孫文、馮玉祥、張作霖、吳佩孚,都應該譴責。

五四運動,救國只是誤國,打傷官員,燒了官邸,留下暴力火種,沒有組織沒有紀律,到處亂叫亂動,紛擾不堪,對於國家沒裨益,既沒民主,也沒科學,還誤了段祺瑞練兵取失土。陸胞說的毛澤東精神,是什麼?除了鬥爭,還有什麼?制憲是他提的,後來是他主導制定土匪土改辦法,推翻全國制憲(毛1950 06認為中共土改使1.6億農民支持解放;未含城市)。實際上,土改破壞中華文化基礎,戕害嚴重;在短時間就把富豪地主士紳消滅清空,而這些都是相對飽學之士,是文化傳承基礎。農協鬧哄哄鬥爭,地痞、流氓、惡棍打前鋒,拳打、腳踢、棍棒、皮鞭都有。1950年代中國,估計有2至–5百萬地主慘死;若從1926年算農協鬥爭部分及勦蘇區雙方人馬、人民死傷,估逾千萬;是孫文引蘇入中國後遺症。血腥肅殺可以結束民族文化命脈;流氓地痞進入衙門府邸,主持鄉村社會,宣傳造謠蔣介石獨裁、不民主、貪污、腐敗;和睦的鄉村變成仇恨的流氓世界。

建國後,毛可以讓知識份子大鳴大放,然後把提意見的人打成右派,血腥鬥爭;可以提拔高崗、陶鑄、彭德懷,可以欽定劉少奇、林彪為接班人,然後打倒逼死;戰後可以無視全國人民選出國大制憲和平文明土改;解放軍進行暴力血腥,土改分地,但終究又收歸國有;視蘇共為養父,終是反修、防修與蘇聯翻臉。

台灣可以終結世襲

不過,批評北京,讓北京失控,誰也沒好處。人民政府要確保國家安全是必要的,漸次引民悟道才是泱泱大國風範。現在的條件,維持在不失控之原則,兩岸要和平促統,過渡時期,只須要解決兩岸例如外交重疊,必須釋出部份官職安排台灣人事,問題簡單,時機已成熟。過去,以為是台拒統,推敲會發現,是陸不積極,其意在維護既得利益;要說[北京明統,暗堵統一],我們有證據。

賴市長說台獨與親中並不矛盾;實際上要例如馬前總統在共產體制接受北京統一,恐怕馬也會擇獨;賴與馬區別只在說話技巧。協統必須重視右岸尊嚴,民主部份可以訂出長遠階段進度,過渡時期階段選擇性釋權分配,才能有效進展。

當年,劉少奇多次被批鬥後,拿出共和國憲法抗議:我是國家主席,要審判罷免我,要通過人大。由於1959年8月,在批鬥彭德懷時,少奇支持毛,違反憲政章法,現在比照罷了,真是自食惡果。野史說,1955少奇向最高檢察院領導說:我們的法律不是為了約束自己,而是用來約束敵人、打擊和消滅敵人。7月又指示:我們的法律是要保護人民去同敵人鬥爭,而不能約束革命人民的手足;如果哪條法律束縛到我們自己,就要考慮廢除這條法律。少奇的報應與蘇聯亞戈達、葉若夫、貝利亞本質相同。顯然他未研究蘇聯鬥爭史;三名惡魔,俄最高法院判決不可平反。

看兩德歷史,原是東德渴望民主;1989年初,西德不認為有生之年能看到德國統一,但89年11月,柏林圍牆倒塌。90年10月,德國統一;15年後,2005年11月,選出東德人民梅克爾擔任總理。判斷發展,將來若選出台灣人擔任領導,會有很多變數,北京有理由防範。這應是不積極談統之所在;現在只想抓住九二共識拖延時間,其實這問題可以克服。

據說,【陳雲曾有說法,謂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因此承接這個江山也應是我們的後代。陳雲提出具體辦法,每個家庭出來一個人掌大權;鄧小平默許提議,陳雲長子陳元2013年3月當上政協副主席。大老每個家庭都有一個人參政拿到權力,形成一國兩制,王岐山不辦第一線部份?只辦二線之後代?從此大老每個後代都有子孫在國外監管來路不明之財產。現在大陸既得利益團隊期盼維護金四、五代利益?因此北京只談九二共識,沒有政治改革配合?】以前台灣民進黨張俊宏說:只要大陸開放直選,台灣馬上回歸。堅持九二共識的政府,就是保護金四、五代利益團隊;可能最怕台灣回歸,因為統一後,還會用監察院追究彈劾。

   依陳公博獄中遺作《八年來的回憶》,陳雖叛國,但倡廉潔政治,認為最引為恥辱的是民國23、24年,聽到日人批華:[無一公忠體國之人]。陳反省,中國之受外侮,常因政治不修而起,也許現在大陸仍有[缺乏公忠體國之人]。看來得靠沒被五四、文革污染的島民來救中國,較有感召力。看加拿大小杜魯道出頭,金四、五代出頭,應也有其民意基礎,不是問題,問題在誰監督其貪腐?台灣執政黨若恢復國統綱領,化被動為主動,有監督金四、五代功能,由右岸政府宣布恢復國統綱領最有誠意。當年,李登輝說:「國統綱領」有很嚴格的規定,要中國自由化、民主化、所得分配公平之後,再來談統一的問題;國統綱領原文是:【遠程(協商統一階段):成立兩岸統一協商機構,依據兩岸人民意願,秉持政治民主、經濟自由、社會公平及軍隊國家化的原則,共商統一大業,研訂憲政體制,以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另外「國統綱領」的基礎重點是:【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貪污腐敗不能獨特打開一扇門;沒有穩健的民主制度,貪腐必有漏洞,但一步一步來;矯正北京貪污腐敗,應由設計類似監察院監督金四代開始做;建議,讓巨人王岐山勇者無懼領導這個轉折任務,而且參考台灣法官制,研究此職位為終身職。

權宜彈性化解周折

所謂憲政,就是公權力要有範圍制衡,私權力要有法律保護,是英國大憲章最先制定,維護公平與正義之基礎。現在大陸不算實施憲政;真的實施,要先追究反右誅殺、大躍進、文革責任。由《零八憲章》劉曉波探索答案,問題在憲政魔障要化解;一個政權,有憲法而無憲政;倘若協統,憲法各自表述,將來也會越挖越深,問題很複雜;台灣憲政,有彈劾條文,全民已經直選總統,只這兩點,北京就不好談!左岸應該研究和諧突破辦法;右岸則公忠體國,建議妥協。

倘若憲法各自表述,確實隱藏變數,沒克服,就會形成炸彈。建議在這情況下,促統可參考美國《權利法案》修正案,保障限制政府及司法和其他權力,協商魔障部份;訂立特別條款規定以後才處理,[只是權宜延後,不是放縱]。北京不妨考慮筆者的著作:新中國時代(系列2)《新中國的權利法案》其中[估新中國權利法案]第3條–【在卅年內禁止國會、媒體討論過去國共政治敏感、矛盾事項。(有規定死日期)】原則上,先促統,是非糾葛留給後代談。其中第5條–【例如蔣毛是非一定要談,是學術界設立機構,各省設專責單位內部全民可談,可以存檔,卅年後才可發表,以補歷史可能遺失之憾。】

中共曾說兩岸可以對等談判,說話要算數才會被尊重。綜合歷史條件,以理相待、將心比心,凡事要替對方著想,用不矮化台灣的東西德統一模式,走入新中國組閣過渡。切記!只有這步驟才可能成功。協商解決歷史魔障,採兩階段權宜禁止討論,彈性化解周折。

恭請  習總統,拿出巨擘氣魄處理促統問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