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大人一样:“我们两个人住”(上)

夕子

有这么一群男孩女孩,他们只有十几岁, “婚姻”这两个字距离他们的年龄还有长长的一段跑道;但是他们却象大人一样住在同一屋檐下,享受本应夫妻之间才能有的快乐。如果是在国内,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也许会大大减少,但是在千里之外的加拿大,这种低龄化小留学生的同居现象却高达80% ,而且逐年有上升的趋势。
面对着一个物价、生活费和学费高于中国几十倍的加拿大,很多留学生披星戴月,省吃俭用,但还是难以应付高额学费和生活费,更不用说娱乐和其他的消费。从浩瀚的知识海洋到简单的洗衣做饭,从美妙的异国情调到挥之不去的乡愁,从白天短暂的欢声笑语到夜晚漫长的孤枕难免,五彩缤纷的异国生活无法掩饰现实生活的诸多无奈,空虚感成为许多留学生最常用的一个词汇。有许多男女留学生,不论是否已经相爱,不论是否已经结婚生子,悄悄走到一个屋檐下,共同承担困苦与艰难,让生活费减半,也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小屋中品尝提早到来的“大人生活”。他们不追求天长地久,也不是为了互相拥有,只是像岩石的夹缝中挣扎而出的花朵——为了冲破重压与艰难却也开放了浪漫,那是一种节俭而绰约的青春的姿态。
不能用单一的对错来评论这些年轻男孩女孩同居现象,如果没有经历过少年的留学时代,就不能随意来用自己的主观评断他们的情感和生活。过去一周多夕子访问了不同年龄的六位中国留学生,他们来自北京、南京、上海、深圳、沈阳和大连,有的正过着同居生活,有的好友过着同居生活,当事者与旁观者都有许多感触。走进他们的生活,让我们一块儿来听听他们的心声和想法,从而了解他们怎么看这个以往闭口不谈的同居问题。
过家家,我们一起学着长大
采访人物:多多 18 茉茉 18 就读于COLLEGE的语言学校
?? 多多和茉茉刚来多伦多三个月,两个人住在一起刚好满两个月,走进两个人合租的APT的时候,第一个迎接我的居然是只摇着尾巴欢实的小狗。
多多和茉茉在出国之前就读于大连的一所国际学校,昂贵的学费堆积出一个诱人的出国路,在国内读两年在国外读三年,毕业后可以选择在国外继续深造或者回国。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家长都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在读书的时候多多和茉茉就认识了,但是住在一起还是在到了多伦多的一个月后。
多多说,在国内时,他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到了国外,每次花钱都得考虑半天,要不然很快钱包就见底了,这么大了也不好意思老向家里伸手要。因为他和茉茉分别在两间COLLEGE上ELI,而且两间学校又相隔非常远,光车程就将近一个半小时。开始两个人分别住在学校的宿舍,可是每个月将近700块的房租让两个人都负担很重,再说学校餐厅只有一些西式快餐,吃久了让人难以适应。后来两个人找了一个在两人学校之间的公寓,就搬到了一起,过去各住一间房,交两份房钱,如今只要交一份,而且两人还把公寓出租了一间,算下来两个人的房租才600刀,这样每个月两人都省下不少钱。而且,两人一起买菜做饭,分工搭配,省时也省钱,吃的菜也更丰富。平时他也充当茉茉的“私人保镖”。两个人不论去哪里都一起行动,就连衣服STYLE都非常相近,活像一对双胞胎。
虽然多多和茉茉一般大,也许时女孩子早熟的缘故,茉茉说话办事很有“大人”风,两个人一起买的二手家具也都是茉茉从网上精打细算淘来的。多多说自从跟茉茉住在一起,也好像迅速长大了,现在周末放假在家里也开始主动打扫浴室、给狗洗澡、拖地扫地,因为担心楼下的洗衣房不干净,很多衣服都是泡在浴缸里面自己用手磋出来的。茉茉笑着说,年底两个人准备回家,到时候露一手好菜让妈妈吃惊一下。
两个人毕竟还是18岁的孩子,又没有大人约束,自控能力差,很多时候作息时间很混乱。夜里打游戏、看影碟,白天不起床。有好几次因为彻夜通宵打游戏第二天两人双双逃课在家里睡大觉。而且又养了一只狗,每天跟狗玩的时间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回家温习功课是从来没有的事情。这种两个人的同居生活,很像小时候玩的“扮家家酒”,和大人一样的家庭模式,两个人扮演着真实版的爸爸妈妈,但是真实的生活毕竟不是游戏,只能希望两个人能够一起学着长大了。

 

找个有钱的他来依靠
大杨 24?? 就读于语言学校? 蓝蓝 25? 多大
“咕咚咕咚”,大杨喝了一大口可乐,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旁边是中午剩下的卤肉饭。旁边的朋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东北话、广东话充斥着这个小网吧。

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还在国内。然而,这是在多伦多。看看外面金发碧眼个子高挑的帅哥靓女,听听48个国际音标变幻组合成的各种发音,大杨皱皱眉,抽抽鼻子,忽然想起了自己刚来时磕磕巴巴说不出英语的糗样。而现在开着最新款的凌志越野车,住在万锦的独立HOUSE,身边很拿得出手的漂亮MM,这样的生活好像没什么可埋怨的。因为大杨的家里在国内是做建筑行业的,除了学费外,父母还一次性给了他五年的生活费;到了多伦多大杨就马上开始买房买车,虽然大杨个子不高长相也一般,但是身边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少过。大杨从一干美女中挑选了一个,两人开始同居生活;自从同居后,女友的生活费和学费都由大杨出,两人每天除了逛DOWNTOWN的名店、开车到各地去玩就是约集一些朋友唱歌喝酒,从19岁到24岁,大杨现在还在读语言学校,正经的文凭一张没有。大杨的同居女友也换了一批又一批,现在5年到了,大杨面临的是刷暴的几张信用卡、磕磕巴巴的英文、还有不得不回国的现实。(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