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逐梦游(十一)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昨日的疲倦让人格外沉眠,从午夜到黎明似乎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当我还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时,一个高亢的声音却生生地划破了这个寂静的清晨,”哞–哞–“即使万般不愿,我也揉开了惺忪的睡眼,慵懒的从床上坐起。原来,牛棚里的大黄牛正在充当闹钟,难怪这个旅店连个电话都不用了。洗漱完毕,我就领了早饭,坐在床前看日出,说实话,印第安人的早饭真是不敢恭维,幸好大峡谷日出的美好弥补了一切。当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了大地,我最后一丝的瞌睡虫都被打发的无影无踪了。

看完日出,导游就带领大家直奔飞机场,这可不是一般的飞机场,而是一个观光用的直升机基地,原来,今天的安排是坐直升飞机去谷底漂流。从小到大第一次坐直升飞机,而且是下到万丈深渊的谷底,多少有些害怕,当然,更多的是好奇。来到机场以后就被告知,每辆直升飞机共能乘坐六名乘客,但其中五人坐在机舱里的,只有一人可以坐在副驾驶座里,这个座位和飞行员的座位并排,而且这个部分的机舱是三百六十度全透明的,也就是说,这个座位的幸运乘客可以享受全方位的震撼体验,可是导游说这个幸运的名额似乎是是随机的,你付再多的钱都买不到。于是,我也就没有抱什么希望,注册以后,大家就领到了号码,准备登机。我低头一看,哈哈,居然领到了副驾驶员的座位,简直太幸运了。可谁知,工作人员却告诉我,我这个幸运座位原来不是偶然,在我们登记名字的时候,其实,脚下有一个称,工作人员偷偷记录下了我们的体重,然后按体重安排座位,但只有最轻的人才可以坐在副驾驶室里,我看了一下自己的队友,都是白人,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胜之不武,白人本身就是大体格,要是和中国人一个队,估计这个幸运座位就不属于我了。然后,导游告诉我们,印第安人有个传说,大峡谷是在一次洪水中形成。当时上帝化人类为鱼鳌,始幸免于难。因此当地的印第安人至今仍不吃鱼鲜,而科罗拉多河也就成了印第安人的圣河,他们对这条在沙漠中滋养哺育他们的”圣河”充满了尊敬,传说如果把手深入河水中许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就会实现。

不一会,我就坐上了直升飞机,坐在副驾驶室里才发现,连脚下居然都是透明的,从两脚之间看下去,一会儿感觉自己腾云驾雾,一会儿又觉得自己站在群山之巅。当飞机终于缓缓下降时,我看到飞机停降的平台其实就是河谷里的一块小小平地,看来大峡谷真是地无三尺平,要找个大点的平地都不可能。当直升机扬起的尘埃稍稍落定,我们就亟不可待地下了飞机,原来,谷底和山顶截然不同,别有一番洞天。在山顶平原时,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些沙漠植物,比如沙棘等等,但谷底的植被却丰富很多,到处都长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在非常靠近河流的地方,居然还长着一片茂盛的竹林,别的植物都叫不上名字,但不难看出它们有的属于亚热带,有的甚至属于是亚寒带。要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如此迥异的植物居然可以在同一个地方生长。其中最吸引眼球是一株白色的植物,它的样子和普通的灌木差不多,可是它的叶子居然是雪白的,而且指甲盖大的叶子非常坚硬。在我们队里,有一个法国人,他很喜欢在旅行时收藏各地的石头留作留念,刚下飞机,他就弯腰到处拨弄地上的石块,希望能找出样貌奇特的石块,就当众人都忙于感叹谷底的自然风光时,他突然兴奋地大叫:”你们都快过来,我找到了什么。”原来,他找到了一块”奇怪”的石头,石头是青灰色的,半个巴掌大,它的奇特之处在于,石头的上面有一个貌似鸡脚爪的图案,而且连指甲都清晰可见。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块化石啊!法国人在峡谷谷底找到化石的事情在队里掀起了寻石热潮,我也低着头到处寻找。可不一会儿,渡船就来了,我只得放弃搜索,上了渡轮。

开渡轮的是一个美国小伙子,他坚持让船上的人都开一下渡轮,他说,只要避开河心湍急的水流,船就不会冲走,害得众人纷纷摇手,不愿担当开船的重任。于是,他又问我们愿不愿意触摸一下河水,许一个愿望,也许愿望真的会实现。我们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把手伸入了河水中,各许了一个愿。我和Dennis许了同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及早能把工作调回多伦多,我俩在北方小城实在是待够了,可是,总公司却迟迟不给我们答复,我们只得投简历到别的公司,可是到处都在经济危机,哪有公司在招人呢。许完愿,船老大就把我们送回了岸边。

回到岸上,就看见另一架直升飞机姗姗来迟,飞机从我们身边飞过,众人还开心地挥手致意,没想到当飞机的尾部靠近我们的时候,我只感到一阵狂风吹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一个屁股墩,被掀倒在地。就连人高马大的Dennis也被摔了一个措手不及。反正大家都摔倒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尴尬了,站起来拍拍灰,一面抱怨飞行员不厚道,一面发扬阿Q精神,心中暗乐,我终于被风吹倒了,怎么说也算是弱不经风吧。这架吹倒我的飞机带来新的游客的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被带回基地了。当飞机缓缓升空时我拍下了很多照片,但后来看着这些照片时,才知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形容大峡谷的雄伟壮丽,只有你身临其境,才能真正感受到它那千万年修炼出的天地灵气。
巴士带我们回到了大峡谷旅店,我把早餐时发给我的苹果,分发给了马厩里的小驴子和小马驹。一个牛仔看到我如此关爱小动物,问我敢不敢用他的手枪朝天发射一枪,我拍拍胸脯说,没问题。于是,端起银色的左轮手枪,打开保险,扣动扳机,我本来就知道枪都有后坐力,可没想到后坐力有那么强大,开完枪后,我就发现,自己又一个屁股墩,坐在了地上。我又一次感叹大峡谷的神奇,几年没摔跤了,今天一天就摔了两次。可这位牛仔兄弟却似乎更喜欢看我摔跤的样子,哈哈大笑后,一把拉起了我。快乐的时光永远那么短暂,是时候离开这片神奇的土地了。可是谁知,慷慨的大峡谷不但让我度过如此美丽的三天,更是送给我一份让人惊喜的大礼。

在科罗拉多”圣河”许完愿的四个小时后(也就是我们的车刚刚开到有手机讯号的地方),一个电话从多伦多打来,很久以前面试的一家公司,愿意以更高待遇录用我们。这真的是喜从天降,他们原来打算录用的人居然意外的跳槽了。这一刻,大峡谷在我眼中彻底被神化了。我不知道别人的愿望最终实现了没有,但我坚信,科罗拉多大峡谷是一片充满秘密、故事和魔力的传奇土地。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