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请开手机(4)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校园里的爱情就如同一部低成本的文艺片,它努力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试图还原爱情的本质。和文艺片一样,校园爱情大多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面对现实,它也常常显得捉襟见肘,大众往往很难认可它的价值。但在我看来,校园爱情的魅力也就在于它的平稳细腻,它微高于现实生活,却又真实存在。我想,绝大多数人都曾经拥有一段纯美的校园爱情,就像《后来》中唱的那样,”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爱你,你轻声说。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这样的十七岁夜晚,也许会成为每一个人的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可是,单纯的爱情总是在梦想与现实巨大差距面前显得手足无措。校园爱情都企图远离尘世,孤独清高,但最终却又不得不为油盐酱醋这些低俗的琐事而劳心。至少我的初恋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文艺片,它努力地想要在这个商业的社会里苟延残喘,却通过一个个生活细节,缓慢地放大生活中的残酷和真实。最终,它让我意识到,原来,没有票房支撑的电影叫毒药,没有现实支撑的爱情叫折磨。后来,我终于找到了电影和现实之间的临界点,学会了在现实中收获爱情,而当年的那个初恋男孩也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模糊不清,但是那份如荷塘月色般朦胧的校园爱情,却被我用层层记忆和经历包裹,成了硬巧克力里那颗柔软的酒心。

所以,当”闺密”灵告诉我,她把她的初恋从高中,带到了本科,带到了硕士,我突然很羡慕她,那意味着,这段历时八年的校园爱情,温柔而有力地保护着她,使她没有经历过单身的彷徨,没有体会过失恋的痛苦,没有担忧过未来的归宿。我经过各种感情的磨砺,已经变成了一枚坚硬的酒心巧克力,而她,就依然像是巧克力师手中温暖柔软的巧克力浆,充满了无穷的可塑性。我迫不及待的把心中这个浪漫的比喻告诉了她,可她却淡淡地说:”你的朦胧初恋让你成为外硬内软的酒心巧克力;但我的马拉松式初恋却让我成为了一颗榛子巧克力,外壳柔弱易碎,内心却坚硬麻木。”言语中充满了无力。我不解地追问:”你们两个都谈了八年了,八年啊,抗战都结束了,你们还挣扎什么呀,赶紧结婚吧!”她优雅地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支女烟。接着,她就在迷蒙的烟雾中开始讲起了她的故事,我感觉自己像在补课,因为出国,我们彼此缺席了对方的人生,现在,我们正在把它重新衔接起来。原来,她和男友在大学里很幸福,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女人,尽管她男友比她矮上几公分,小上一两岁,轻上十几斤。但这在距离在她眼里是无足轻重的,因为距离产生美么!没人规定男人一定要比女人强。不过两人家境倒是相仿,都出自小康家庭,清苦的生活更让他们亲密团结,一起买菜,一起做饭,日子过的是有滋有味的。有时她感到姐弟恋可能是最适合她的感情方式,她喜欢那种照顾人的感觉。好日子总是飞逝,本科四年很快就过去了,他们面临工作和考研究生这两个选择,但他们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考研,但理由却完全不同,她是因为成绩很好,被学校保送,以后可能留校当老师。但他却是因为不想到社会上工作,而选择考研,他的大学成绩并不好,果然,他落榜了。于是,她苦口婆心地劝他去找一份起点低一些的工作,先工作试试看。可是,他拒绝了。他说他还没有准备好到社会上去,他要用研究生的三年时间来缓冲。结果,他选择全力以赴,复读考研。而在这一年中,她必须照顾因复读而无暇顾及生活的他,她必须接私活来补贴家用,她还必须完成她全日制的研究生课程。这一年她过的很辛苦,她有些犹豫了,她有些渴望被聆听,被照顾。她想,那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吧,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坚固的,等他考上研,一切都会好的。但是,对她来说,真正让她心力憔悴的,是来自于家庭的压力,准确的说,来自于她母亲的压力,她母亲不满于这个矮个子的男友的外貌,更不满足于他家没房没车的经济条件,”想要我女儿和公婆一起住,门儿都没有,没房没车,我家没女儿!”这其实就是当今社会现实和爱情交火最猛烈的前线。虽然,灵一直觉得两个人白手起家是一种幸福,现在却被妈妈说成白白奋斗二十年,不过,她是一个善良的女生,无论她妈妈给她介绍多么优秀的男生,她都不为所动,对她而言,不应该在男友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离开他。当然,她也开始疑惑了,他们之间的问题难道真的只是七年之痒么?不过,在她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第二年的考研,经过一年的题海战术,他顺利考取了研究生,他们又可以在校园中同进同出了。她也婉转地表达出了她的想法,在过去的一年中,她负担了家务和经济,现在他考上了,是不是也可以在比较清闲的研究生课余打打专业零工,积累经验的同时还可以补贴家用。可让她大吃一惊的是,男友居然直接拒绝了,理由是,他考研究生是为了推迟工作,晚点走上社会,现在他终于考上了,当然不会现在就出去工作了。她震惊于他的想法,她愤怒于他的慵懒,她失望于他的懦弱,但回首七年的感情,岂是说放下就放下的。于是,她不死心地追问,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他说,等他有经济实力再说。她又问,那你什么时候有经济实力呢?他无辜地回答,不知道,不过,你不是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么?她告诉我,那一刻,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虚脱感,她突然觉得,回首过去七年,甜蜜的片段此刻都变成一把把锁住她琵琶骨的钩子,让她无法动弹,因为离开他,那会产生巨大的牵引痛,但不离开他,却是一个每分钟都在犯的错误。

而她很快突然意识到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和他在一起的七年,是她人生最美丽的时节,现在,她已经虚岁二十六了,身边的好男人早被眼疾手快的女人抢走了,剩下一些歪瓜裂枣她又看不上,虽然有些和女友分手,被重推上市的好男人,却发现这些人都被冠以”钻石王老五”,被一群”白骨精”群星拱月的追捧着,自己获胜的概率有些微小。于是,她只能带着这个用自己最美丽的年华爱了七年的小男人,走入这段感情的第八个年头。眼见自己二十七了,终于,在父母的介绍下她认识了一个个头长得像块板砖一样的三十岁男人,虽然他的性格很无趣,他的学历只有她的三分之一,但他很有经济实力。于是,这个板砖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小三”,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离开那个依赖她的小男友。她说自己是被小男友逼着脚踩两条船,问我她该怎么办?我问她,她比较爱哪个?她回答,讨厌的程度不同罢了。我又问她,那他们哪个比较爱你,理智的女人应该和爱她的男人在一起。她回答,他们一个依赖我,需要我做家长。另一个却觉得我是他的附属品,需要我做布偶。你觉得这两条船我该选谁?我低头沉思,凝重地告诉她:”灵,我觉得你要找第三条船!”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