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大人一样:我们两个人住”之二: “同住”住成“敌人”(上)

夕子

如果是本报的热心读者应该对刊登在《北美时报》2007年1月26日和2月2日的-《象大人一样:“我们两个人住”》有所印象吧?这篇透视低龄小留学生同居现象的文章在读者群中引起了很大反响,不仅被各大华人网站转载,中央电视台4套也对此进行了报道。同时,夕子也收到了很多来信,有小留学生,有年轻移民更有中年父母;在此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和大力支持。

在这一期,我想跟大家聊聊的是另外一种一个屋檐下“同居”模式,就是男男、女女同性室友的同住模式。 打开51网、YORKBBS、ROLIA、多伦多信息港等一些网站,房屋版跳动最多的字就是找同租伙伴,室友的帖子。这种大家share房租和水电费的生活方式就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选择一个或者几个陌生人一起生活,不仅缓解了留学生们在海外的思乡寂寞之情,也使彼此之间能在生活上有个照应。而且,它惠而不费——两个或是多个人一起来分摊较为昂贵的房租和杂费。可是大家毕竟来自国内的五湖四海,又大多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很多人基本没有过过集体宿舍的生活,所以这样“同居”的留学日子里,分分合合、磕磕碰碰也就变成了必然之事,很难定夺谁对谁错,就把这些故事讲给你听,每个人心中应该都有不一样的想法吧。

故事一:你不干我也不干

GRACE、小兵、小挂和美美是同一个中介从国内不同城市办过来的留学生。其中GRACE略许年长个一两岁,其他小兵、小挂和美美都是18岁刚刚高中毕业。过来之后,最开始四个人住在学生宿舍,但是高额的住宿费用让本是工薪家庭出来的几个人有些吃不消。刚刚住了20天四个人就商量一起搬到一个两室两厅的公寓一起合住了下来。

小兵和小挂是男生一间,美美和GRACE两个女生一间。本来以为大家都是年轻人,快快乐乐的,又都好讲话,应该可以生活得不错。可是从第一个月就开始出现问题了。

最开始出现的问题是钱的问题。小兵和小挂因为是男生,总是自高奋勇去买菜,但是在家里又从不懂柴米油盐的他们,每次买菜搬回来的都是一堆速冻食品、可乐薯片之类的,这些东西一来没营养,二来价格也比较贵。而且搬回来以后大家平摊钱,可是有的时候上午刚刚放进冰箱的一箱可乐,两个女孩子刚够一人拿了一罐,到了第二天垃圾筒里就是一堆空瓶子,冰箱里一罐饮料都没有了。买回来的餐具和锅碗瓢盆也是价格贵得离谱,一个普普通通的塑料盆竟然花了20刀,更别说各种可以开餐厅的刀具了,真正能用的上的也就一把而已,其他的只能挂在墙上做装饰了。

后来,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就是做饭。最开始是排了一个值日表,每天不同的人做饭、打扫房间。可是这种秩序只维持了一个星期,就因为男生们只会煮面打扫完地面仍然一片狼藉被女生把活揽了;慢慢地,因为Grace年纪大一点,这些活又开始落在Grace的头上,干一天两天还OK,可是长期这样下去,难免有当“保姆”的感觉,怨气一出来,大家相处就不像从前了。

终于一件事让四个人彻底掰了,最后连最后一个月的押金都没要大家不欢而散。小兵和小挂特别喜欢打魔兽,而且打的时候还要放上强劲的摇滚乐,APRT的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太好,这样一来,两个女孩子就遭殃了。每天晚上都要带着耳塞睡觉,跟男生谈判了很多次,后来连大力的敲门男生都装听不见了。有一天,两个女孩合伙趁男孩不在把电脑的电线都藏起来,小兵小挂回来自然一顿翻一顿找,最后找到女孩的时候,俩人就装不知道。

战争正式打响,原本还是朋友的四人党现在变成了两人党。两个女孩和两个男孩分头从Aprt里面搬出来,并且发誓老死不相往来。

故事二:受不了你的算计

小雨和小于本来不认识,完全是通过找房子成了朋友。由于两个人年龄相近,名字相似,当她们在共同登记的房屋中介看到一套地理位置、居住条件和价格都不错的房子的时候,两个人立刻就决定“同居而生”了。这样一来,分摊到她们每个人头上的房租每个月才300刀,比一个人单独租房子划算多了。于是,和房东谈妥后,不到一个星期,她们就把各自的细软搬到了新家。

在最初同居的日子里,大家还算和睦。可渐渐地,矛盾就显现出来了:她们两人原本实行分开做饭,各用各的“家伙”。可小雨从来都只买小瓶装的油盐酱醋,每次自然用得很快,她却总在星期一好似不经意地对小于说:“坏了,周末忘记买调料了,借你的用用吧!”开始时小于没有在意,但当这种借调料以及其他借菜、借米的“偶然”变得越来越频繁时,她终于明白小雨的这种小算计了。小于当然很不高兴:都知道国外物价高,从中国来的吃食更是贵上加贵。这种三天两头的借法无异于花别人的钱吃饭嘛!而小雨这头呢,也憋着一肚子的火儿:选早上课比较多的小于经常把闹钟上在7点整,而同屋小雨由于课程多集中在下午便习惯于早上睡懒觉,小于的天天“叫早儿”让她很头疼。然而和对方说了两三次,得到的回答却都是“早起早睡身体好!”终于有一天,小雨受不了了,趁小于不在家,她一甩手把对方的闹钟扔到了窗户外头。巧的是,回家取东西的小于在楼底下“目击”了全过程。两个人倒也干脆,从和房东解除合同到搬出住所总共才三天。当然,她们每个人都为没有提前和房东打招呼而多付了大半个月的房租,不过她们不在乎了,两个人都想尽快搬走。

新一代留学生中独生子女占了大多数。习惯了自我为中心的生活以后,谦让这项中国人公认的重要美德在他们身上还保留了多少呢?如何相处似乎成了这些学生海外生活最需要补习的一课。(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