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是万劫不复,为何摩肩接踵而去?(上)――加拿大华人移民的赌博现状

夕子

从“RAMA CASINO “到”大瀑布赌城”;从免费自助大餐到便利的直达大巴,也许生活在北美给了我们太多的理由去从前谈之色变的赌场。“赌场在心理、服务、概率诸方面都为赌客安排了一个个温柔的陷阱,让他们在里面永远处于一种欲罢不能的境地,直到被泥潭慢慢淹没窒息而亡。”一名经常出入赌场的华人移民说。

就连涉足赌场的人自己都意识到危害,可为何还是要出入这样的“危险地带”呢?明知是万劫不复,为何仍摩肩接踵而去?且不说对错不论是非,生活也是一样,永远不告诉你答案,只是把事实一件件摆给你看,明白与否就靠个人修行造化了。

凯妈的故事-寂寞让我把晚年交给RAMA

凯妈是香港人,到今年也快80岁了。凯妈出身一个大家族,从小父亲是旧上海做运输生意的大老板,解放前去到香港,事业越做越大。因为家族生意,凯妈嫁给了父亲大客户的儿子,从衣食无忧的“大小姐”变成养尊处优的少奶奶。

三十岁那年凯妈和老公一起移民加拿大,那时候在加拿大的华人还不多,生意机会也远远比现在好把握。凯妈和老公开始做起珠宝生意,从南非进珠宝,在香港加工设计,卖到加拿大。凯妈的珠宝生意越做越大,这一做就是三十年,一直到孩子们接手家族企业。

凯妈有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除了大儿子以外,其他的孩子都是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CBC”。既然是外黄内白的“香蕉人”,虽然比土生土长的华人多了一份独立自主,但是世间事总是公平的,一独立了就把中国人的传统家庭观也给独没了,孩子长大后各自单飞,偌大个房子就剩下凯妈和老公了。因为做珠宝生意时间长了,凯妈平时最喜欢的就是收集各种稀奇品种的水晶和蜜蜡;不过对着一屋子冷冰冰的彩色珠子也有生厌的时候,在十年前,凯妈迷上了去赌场。

凯妈喜欢的赌场离多伦多很近,叫“RAMA”,她喜欢叫“拉玛”。每次看到凯妈下午兴高采烈地出门就知道她又要去拉玛了,在拉玛她最喜欢的就是老虎机。别看老虎机每次只是一个TOKEN一个TOKEN地投,但是最吃钱的也正是它,因为它耗的是时间。如果常去拉玛的人会知道,在老虎机那儿长年累月总是坐着一堆老人,用颤颤巍巍的手一下一下地拉着老虎机的手柄,把自己的退休金买了跟赌场相守的晚年。

小小老虎机威力巨大。没过几年,凯妈的零用钱开始不够了,从带三四百去拉玛到每次带一两千,凯妈的注越投越大。光去年一年凯妈就输掉了名下一栋价值65万加币的房子,怕子女嫌怪,凯妈钱赌光了就厚着脸皮四处借钱。上周见到凯妈,她刚问我一个朋友借了两千块,怕人家不肯借她就信誓旦旦地说,我下个月过生日,每个子女都会给我一千块,那么我就有四千块的收入了所以这点钱很快就会还上的。

马上春暖花开了,不知道新一年的凯妈又会去多少次拉玛,她真的能在拉玛找到快乐么?

大勇的故事-不得不回国的小赌徒

大勇在多伦多附近的H镇读college,大勇的父母在国内开了一家建材公司,指望大勇学成回国能够扶植家族企业并能做上国际贸易。他是家中的独子,刚来加拿大大勇并不像很多留学生住在宿舍里出门挤公车,来之前的一个星期大勇的父母就给大勇买好了汽车并通过朋友给他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CONDO。可是大勇并不满足这种衣食无忧的生活,相对比国内歌舞升平的娱乐活动,加拿大的夜晚显得寂静很多,尤其是在这种人口只有几万人的小镇。

有了车,大勇开始每天闲逛,也认识了一群和他一样每天寻找刺激的有钱小孩。有次被一个朋友带去到了大瀑布新建的赌场,看到门口背着手魁梧的保安、漂亮豪华的喷水池、巨大的赌场大厅,从前只是在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如今活生生地秀在眼前,大勇觉得他找到了国外生活的乐趣。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