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60)

作者:俞明德

小五哥站在那裡,呆看著,忽然有人大叫:“大家來看呀,新郎公也來了!……”他似乎覺得,全客廳的一百多雙眼睛都轉向他;他看了看自己這一身深蘭色海軍上衣和也是深蘭色的嗶吱褲子,突然想到自己今天做了“新郎公”,反倒不好意思,站在那裡,兩手不知往哪裡放下。

這時,有一個調皮男青年,跑過來,抓住小五哥的一條胳膊,把他往新媳婦這邊拉來。

一方面是別人拉,另一方面的也是小五哥心裡高興,他往前一步,把新媳婦碰了一下;新媳婦沒有提防,踉蹌一步,幸好被旁邊一個姑娘拉住了,方才沒被碰倒。

人們看著,“轟”地一聲,拍手叫好。
接著,有一群小孩——這都是參加婚宴的大人帶來湊熱鬧的,因為酒桌上小孩一向是吃不多的。
小孩們在新郎、新娘有面後面左右四周叫喊著,簇擁著新郎、新娘走向主席台。

有人跑上台,給新郎、新娘各別上一朵綢扎大紅花。

今天晚上婚宴的司儀是衣金牆。他看看手錶,時針已指向九點。他連忙走過來,附在何本霖耳邊說:“何書記,開始吧!”見他微笑著點點頭便立起身高喊著:“同志們,安靜點,安靜點,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時,台下有人提議,要先讓新郎給大夥分喜糖,新娘給大夥分喜煙。這個意思不單是大家為了抽菸吃糖,而是通過分糖分煙,認識認識新郎、新娘的模樣,看他(她)俊不俊,美不美,特別是那些不常見到這兩個人兒的人們。
於是,立即有人把一個裝著各種高級香煙(有的是進口的過濾嘴煙)的脫胎漆盤子端給新娘,把另一個盛滿糖果的盤子端給新郎。

新娘接過盤子,從台上走下來,到酒桌前分香煙。從這一桌分到那一桌,從這一頭走到那一頭,兩支香煙地分著,分著。她低著頭,顯出害羞的樣子,當她走到最後一桌時,無意中抬頭,看到一個人,他就是鑽探隊的大老李,接著她又看到他身邊坐著的季常。

“李師傅,大季!……”新娘說——這是新娘來到婚宴大廳後說的第一句話,並且,向他倆微微一笑,然後才把煙遞過去。
大老地和季常相視著,慢慢地站起來,接過香煙,然後瞧瞧侯二春浮腫未清的眼皮和沒有多少血色的臉,只說聲“謝謝”,便坐下來。
新娘子站了片刻,便回到主席台去了。

大老李和季常目送著她離去的身影,兩人雖然沒有搭腔,仍是似乎都在心裡說:“二春啊二春!難道你的心真的變了?前幾天,她還對我們說,你喜歡阿牛,儘管自己一時受了委屈,但你原諒他,並且要救他……如今才幾天時間,你就委身於小五哥……”本來,今晚,他倆是不會來的,可是,小五哥捎口信說,這是新娘指名請他們來的。就這樣,他倆滿腹狐疑地來赴宴。
新郎新娘分罷喜糖喜煙後,婚禮正式開場了。

首先是主婚人何本霖講話。因為小五哥的母親(他父親已於前幾年病逝)不巧害重病了,臨時不能來,這件大事便委託女婿何本霖主持。何本霖又是小五哥的姐夫,便又親了一層,可以說,在這件事上,何本霖是全力以赴的,幾乎一切按小舅子的意思去辦。此刻,他拿出秘書為他寫的一份發言稿(請注意,這是怎樣的一份發言稿,也由秘書代勞!),照念了一遍。這篇賀詞不長,無非是稱道新郎新娘的美滿結合,對新婚夫婦提出諸如“相親相愛”、“革命到底”這類的要求,等等。接著,由林海伍代表市委、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長代表公安局,先後向新郎新娘表示熱烈祝賀。這些話和何本霖的發言稿大同小異,但後二者沒有拿發言稿,只是隨便說幾句罷了,倒講得比何本霖生動、有趣。

下一個節目,也是最精采的項目,就是由新郎新娘表演節目。這是一個大項目,包含許多小節目,頭一個小節目是新郎新娘向毛主席像三鞠躬,接著是新郎新娘互相鞠躬致意,向賓客鞠躬致謝之後,便是新郎新娘介紹戀愛史,也就是說,是新郎新娘說話的時候了,是的,是公開向人們大聲說話的時候了!

根據新娘的要求,人們被允許一邊吃菜喝酒,一邊聽她講“戀愛史”。

這時,小五哥又回到主席台,新娘則沒有走開,她只是把新娘坐的這把靠背木椅挪了挪位置,然後走到了台前,開始表演她作為新娘應該表演的節目。但她談的不是她的戀愛史,而是一席驚心動魄、出乎意料、暴風雨般的話語。

下面一章就是描述當時這席話的全部情形——

•“笑面人”的风度

“同志們!貴賓們!不錯,今晚我是做了新娘子。可是,這是怎樣的一個新娘子?這樁婚姻又是充滿著多少欺騙、威脅和利誘!……”
聽著新娘這幾句開場白,婚宴大廳裡一個個瞪大眼睛,屏住呼吸,沒有言語,沒有表示,似乎大家都在夢中剛要醒來。

“……我是侯大春,不是侯二春,我是我,我不是我大妹侯二春!”

姑娘剛說到這裡,底下大嘩起來。

“這場喜劇,是你們,正是你們——”侯大春指著左邊第一桌林海伍與何本霖,大聲地說,“你們不但迫害我全家,而且迫害阿牛,把他關進牢房,將他折磨得不像人樣,然後由你——小五哥對阿牛說罵你阿牛是‘現行反革命’的不是別人,而是侯二春……阿牛信以為真,那天晚上在看守所裡他痛罵二春。對於這種事變,我們先是委屈,爾後是憤怒。你——小五哥又跑來說,只要答應和他結婚,阿牛便可從看守所裡保釋出來,住進市醫院,他完全可以向他的姐夫去要求。我大妹知道,阿牛被關在看守所,身上全是病,雙目又突然失明,生命垂危,為了他,我就替大妹……”

台下的人們嘈雜地大口喊大叫起來。好不容易寂靜下來,侯大春揪住機會又說下去;“可是,想不到你們都是騙子!你們不會給阿牛看病,不會的……我們一時輕信了……”

台下又亂鬨哄了。“我們姐妹仨,誰也不會嫁給你小五哥的!你就死了這份心吧!小時候聽大人們講過姐妹易嫁的故事,今晚我就代替大妹來當新娘吧!”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