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加拿大(20)- 该赌不赌也不对

作者:北矢

以前听到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革命小酒天天喝,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得老婆背靠背,老婆告到纪检会,纪检会说,该喝不喝也不对。”这个段子是很多年以前流传的,那个时候中国正在搞举国经商,党政军、工农兵学商变成了党政军、工农兵都学商了,政府办公司,大学办公司,军队也办公司。党的干部扶持全民经商赚钱的热情,上班批条子,下班喝酒应酬。当时的纪检没有现在的纪检这么不顾情面,那时他们对喝酒的态度是,应该喝的酒也不能不喝。纪检会这么个弄法,让党的干部放下了不敢喝酒的思想包袱,同时也造成了一些个冤案,发生了一些在饭局喝革命小酒过度而送医院抢救,有的就以身殉职了。从这可以看出,喝酒的确存在危险性。加拿大的干部他们不喝革命小酒,他们抽大麻赌彩票。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在今年4月已经正式启动大麻合法化立法。到时候全民都能抽上大麻,政府给的政策非常优惠,允许老百姓不仅兜里能放30克大麻,家里还能再栽4棵大麻,大麻丰收了还可以自造大麻产品。其实,在大麻合法化之前,多伦多的市长、联邦总理,这些正国级的和大市级的领导干部已经率先垂范抽了大麻。比起赌博,抽大麻的全民化程度目前还是有些逊色。赌博在加拿大早就合法化了,也早已经全民普及化了。

安省的赌场有10多家,差不多都分布在多伦多的周边城市。前几年,多伦多要在市中心湖边建一个大型赌场,舆论方面闹腾了好一阵子,后来没有什么动静,估计还没有建。加拿大是个多元化社会,赌博这种事,老百姓也没有看成是什么洪水猛兽,参与的多,接受的也不少,不接受的基本也持有宽容的态度。社会也没有出什么乱子。二年前安省政府开放了网上赌博,让赌博更加深入到老百姓的生活了。在加拿大最为普及的赌博是赌彩票,卖彩票的网点到处都是,赌彩票赢的钱不管多少都不用交税。全国性的彩票有3类,各省的更是五花八门。其中全国性的6/49和Max已是家喻户晓,平常的头彩有上千万加元,累积到6000多万加元也是常事。美国的Powerball头彩曾达到了15亿美元,加拿大的头彩数码虽大,和美国的比,还是小巫比不上大神。每当全国性的彩票头彩积累到历史新高时,加拿大就像被打了一针吗啡,整个沸腾起来,这个时候,加拿大的老百姓就会集体患上臆想兴奋症,都等着拿大奖。彩票点的买卖自然火爆,平均每小时能售出数万张彩票,宣传舆论这块也尽情地煽风点火唯恐不够热闹。曾听说过,有心急的老百姓,没等到开奖早早就给老板打了招呼,到时候去领大奖就不来上班了,免得预先不告, 显得不仁不义。

加拿大的博彩业有政府撑腰,是个只赚不赔的行业。全国性的彩票收入的29%归各省帐房,18%支付运营成本和彩票点的抽头,剩下的由联邦政府如数尽收。在安省,赌场和彩票归博彩局管。安省有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移民,安省博彩局做过统计,不论年轻的,年老的,收入多还是少,社会地位的不同,也不论受教育程度高低,文盲还是博士,或者来自哪个移民族裔,在赌彩票这方面,没有什么差别,就是说,彩票让全社会实现了人人参与人人平等。彩票每年给安省带来30多亿加元的收益,其中支付给博彩业的雇员和彩票点的佣金有10多亿,其余大部分拨给了医院和省级重点项目。在加拿大,赌婚姻靠的是缘分,赌事业靠的是能力,赌找工靠的是大部分实力和小部分技巧。赌头彩不管你是只能拿出几元钱的穷光蛋还是砸下几十万的心怀小目标的阔老,输和赢的概率没什么差别,命运都不捏在自己手里。拿到头彩的概率只有1400万分之一,比让雷连着劈上8次的可能性还要低。有的人赌了几十年,除了赢些免费彩票和奖尾碎钱,毫无大的建树。有的人随便买二张彩票玩玩,就中了头彩,密西沙加的一位香港留守女士就遇上了这事,她带孩子出去逛街顺手买了二张彩票,意外中了头奖。这些年来,多伦多的华人中头彩的也有十个八个了。去年3月,也是在密市,一位大陆移民女士独中了6400万加元的头彩。赌博输的人多赢的人少,西人中了头彩的,只怕知道的人不够多,领奖时倾家出动坐加长豪华车喧闹过市,大部分头彩得主都会拿出钱分给亲属朋友, 捐给慈善机构。赌输的也不骂街闹事,该说该笑该玩照常,加拿大老百姓看惯了万花筒般的斑斓社会,像看同性恋大游行一样,也像看庆祝大麻节的集会一样,对博彩的春月秋风也看惯了,有兴趣你就参与,没兴趣你就做个看客。生活总是美好的。况且,政府给老百姓想的那么周全,考虑到你出门赌可能不方便,就开放了网赌,让你坐在家里赌,赌赢了不用交税,赌输了,政府的最低收入保障计划给你发钱,吃喝玩乐一点也不耽误。再说了,你即使输了,那也是输给了人民政府,政府拿这些钱去治病救人修路建桥了。总而言之,要深刻理顺政府对待赌博的态度,一门个心思赌不对,该赌不赌那也不对。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