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山墓園:一碑二主的張國燾墓

本報特約作者:走走聊聊

“在多倫多,甚至在加拿大,念舊的大陸人,雖然對加國歷史文化甚是陌生,但還是有兩個地方可以去撫今追昔,感嘆唏噓。一個是Gravenhurst,有一個加拿大人生於此,死於中國,葬於中國,他的名字叫白求恩,為中國的英雄;另一個是Scarborough,有一個中國人生於中國,死於此,葬於此。其在學生時代為五四運動最重要的領袖之一,在青年時為中國共產黨的創黨元老之一,在中年時一度位居中共最高領袖,隨後又投奔中國國民黨,中共建政後移居香港,為中國現代史的爭議人物。他的名字叫張國燾。

早在80年代,就知道張國燾最後終老於多倫多;但追訪其墓,卻在多倫多居住後受網民的啟發。當中共領導人早期在德法的寓所,莫斯科的王明墓和外蒙古的林彪墜機處等將紅色旅遊蔓延至境外時,多倫多的大陸移民,據以對中共歷史的特殊而複雜的情愫,也開始了對張國燾墓的探尋。

最初,有網民説,墓在快活山墓園(Mount Pleasant Cemetery),但有意者全部打回。後來,我在網上查到帖子說,墓在快活山墓園管理公司所屬的另一個墓園:Pine Hills Cemetery。我開始第一次尋訪,但無功而返,只剩漫遊。於是又做功課,發現dmw0001文章,如獲至寶。他/她不僅成功拜謁,而且留下張墓的位置:Section 5, Lot 2263。於是胸有成竹地開始第二次出征。誰知墓穴無序,加以秋雨瀟瀟和時間估計不足,僅仔細查看Section 5兩遍,又是敗興而歸。一週後,又一個星期天,一早就前去。墓園剛開,已有少許拜祭的人。這天,我準備用笨辦法:一一過堂。誰知未幾,便發現特殊現象:一碑二主。即碑兩面,各表不同穴墓。這在中國是無法想像的,不可思議的。正是如此,前次無法輕易找到張墓。據此,很快發現張墓:就在路邊,但朝路的碑面是他人,背路的碑面才屬他。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張國燾墓碑前,有一盆凋落的花,無花的枝杈在秋風中微微搖晃,顯示不久前有人來憑弔過;我沒帶花,或其他祭奠之物,只有在墓前靜靜地三鞠躬,寄託一個如他一般來自同一遙遠國度的同族後輩對前輩逝者的追思。沒有意識立場,功過評說,世事紛擾。

墓碑很平常,僅有張氏夫婦的姓名和生死日期,表明為夫妻合墓。碑面上鐫刻著“張公國燾”與“張楊子烈”漢字。碑兩邊植有略高於碑身的塔松,別無他物。環境甚為安詳。

其實,人生再如何絢爛,也會歸於塵土,變得平常,為世人淡忘。活著的人則繼續轟轟烈烈。因此,人們死後無需張揚,只需有一塊安穩之地長眠則足已,猶如張公國燾。

墓園名字:Pine Hills Cemetery 墓園地址:625 Birchmount Road, Scarborough, Ontario墓穴位置:Section 5, Lot 2263 ”

如上是走走聊聊很多年前的一篇舊文,首發於北美著名華人門戶網站,是有關尋訪張國燾墓的最早漢字之一。另外尋訪張墓也是自己首次走進北美大型墓園,以前只是街頭的古老歷史小墓園,比如波士頓埋葬薩繆爾.亞當斯的Granary Burying Ground。因此,這也成為自己瞭解北美公共墓園的機會。

Pine Hills Cemetery松山墓園自1928年起開始服務世嘉堡地區。經過近90年的營建,整個墓園宛如一座安靜美麗的公園。這裡,綠草如茵,花圃似錦,樹冠似巨傘,Massey Creek蜿蜒其間,還有棲居的鳥兒啼鳴,帝王蝶飛舞,野生動物穿梭而過。墓園裡的喬木灌木多達17500多株,有白蠟樹,楓樹,黑櫻樹和榆樹等。最有生活性的場景是時有人在慢跑疾走,偶爾還有騎單車的,也少不了有如走走聊聊一般的尋訪者。這與中國的那些墓園完全不同,毫無陰森之感,反而充滿生命的活力和柔情。

墓穴的設計也呈現出各種式樣的可能性,顛覆了走走聊聊在影像中看到的那種綠草地上矗立著一座座墓碑的景象。獨立的墓穴自然占地很大,沒有墳頭,只有墓碑安放著。覆蓋著的綠草連綿不斷,分不清每個墓穴的界線。走走聊聊稱之為獨立屋。不僅僅如此,還有壁葬。長長低矮的石牆裡有一穴穴墓,像鎮屋。平坦的坡地,修成梯田似的,立面上如壁葬一樣有一穴穴墓,為坡葬。另一種是牆葬,牆體很高,如柱子,四個牆體集合起來又像摩登的亭子。牆上一塊塊暗紅色大理石後就是墓穴。墓穴分樓層,好像Condo。加拿大地廣人稀,不知為何要採用這些節約用地的埋葬形式,或許是為了滿足低收入家庭。

墓碑是一尊尊藝術品,大小不一,形狀也是五花八門,鐫刻的字更是不同。其精美一如走走聊聊在有關快活山墓園文字所記。這和中國的墓園裡那些像從工廠流水線生產出的絶對不同。墓園裡也少不了各種大型紀念碑。記憶最深的是洪門歷代宗親紀念碑,很高,刻的全是漢字。還有廣東新會縣先僑紀念碑,形狀和大小都和前者相似,甚至石材材質。

最具藝術性的雕塑當屬青銅日晷。其基座上所刻的詩句也最具品位,為莎士比亞名劇“哈莫雷特”中的警句:“To thine own self be true / And it must follow, as the night the day / Thou canst not then be false to any man (對你自己忠實 / 並長久堅持 / 你將不會對別人虛情假意)。” 無論是莎翁,還是墓園,這警句一定不是給故人的,一定是給正活著的人。讀懂它,記住它,應該是松山墓園之遊的最大啟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