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63)

作者:俞明德

他倆上午便來到九十九窯了,走了幾家,都說他們的磚瓦已被獨眼龍訂去,要買得等獨眼龍來,當面向他商議轉買。兩人——他們來這裡認識——不相信,過了片刻,獨眼龍來真的來了,也答應轉讓,他們倆嫌貴,便到別的窯來買,誰曉得那兒也是被獨眼龍訂走了。就這樣,折騰了大半天,他們來到這較偏僻的地段,誰知道……

兩位人客對視了一眼,臉上顯出失望的神情。就在這時,許多顧客簇擁著姓王的買主——讀者已經知道他叫王阿九走來了。這些顧客都想以昂貴的價格向王阿九轉買磚瓦時,他倆一聽,更是吃驚不小,惶恐地退到一邊。

這些顧客差不多都是公家單位的,只要有磚瓦,不管價格如何,他們都要買下。雖然這位男人客也是替公家即學校買的,但他不是大手大腳之徒,還想能為公家討價還價,便宜些錢,所以,他忙了大半天,仍然不能成交。

正當王阿九洋洋得意,和這些顧客商量生意時,老漢出來阻止了:“哎,我說同志,你暫且不要賣,你過來……”
王阿九是個聰明人,心裡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早已想好了主意,便和那砦顧客說聲便走過來。

老漢被告知,蔡阿瓜和王阿九是一夥的。

老漢壓低噪門,單刀直入地說:“如今形勢大變,磚瓦大提價,難不成你還是老價格?”

“怎麼,你要翻悔?大丈夫一言即出,駟馬難追!”

“不然,我……”

“你不賣?哈哈哈……”王阿九乜斜了老漢一眼說,“這不是兒戲!再說,押金已由阿瓜付了、你已經拿了。”

老漢無奈,只得陪笑道:“我說兄弟,你已經把甲瓦提到七十多元,每一千塊瓦片你淨賺得近一半!常言道,江湖義氣嘛,你也分點給我們吧!總不能你一家獨吞!”

“也罷!”王阿九想了想,說“你到底要加價多少?”

因為他知道,要是真的老漢不肯賣了,他占的是本地人,“強龍敵不過地頭蛇”,他也難辦!

老漢伸出兩個手指。

“什麼?兩成?……”王阿九搖得像中“撥郎鼓”,“不行,不行,給你拿去兩成,我還賺什麼!”

但老漢不肯讓步,最後王阿九見那個小孩帶來不少當地農民來,只得答應再付給老漢一成五。

於是,王阿九把老漢這一窯的磚瓦全部轉賣給這些顧客,收了錢,然後得意洋洋地走了。單這次磚瓦生意(包括後兩天轉手出賣的這一窯和其他十幾窯的磚瓦),他賺得四、五千元錢,真是他交了桃花運,和趙公元帥交上了朋友,此是後話。

再說這一男一女的顧客,眼睜睜看著這一大片磚瓦用車裝的裝,船運的運,都運走了,自己的大車和拖拉機依然空著,心裡有多急呀!這位女買主差點要淌出淚來。

老漢和小孩也看不起他倆,說他們是鐵公雞下不了蛋。又說這九十九窯如今都是這般價格,再也不會便宜了。

他倆這一聽,更是進退兩難,總不空著車回省城;但天已暗黑下來,往哪再去討價還價呢?無奈,他倆只得央請老漢幫忙。

常言道:人的心不是鐵打的。老漢見這兩人可憐,便把自己家留著未賣的一小堆瓦片,還有收集鄰舍幾家未賣的部分,湊了個數,降了些價,讓他倆運去了。

這兩個顧客總算回去有個交代,也就轉憂為喜了,頗高興地走了;臨走時,不免向老漢說了幾句感激的話。

•報答

五天了,忙忙碌碌的五天過去了,從省城來購磚瓦的車子漸漸稀少了,王阿九阿瓜合夥包攬的磚瓦也差不多轉賣光了。於是,這一天黃昏,王阿九踩著這輛租借來的破舊腳車,帶著淨賺的四、五千元錢,來到三、四十里的蔡阿花家裡歇息。

原來,這筆生意的高參不是別人正是蔡阿花。要不是她向他出主意,假借名義向銀盆市銀行挪用本礦治理“三廢”的經費,他哪有本錢做這筆磚瓦生意?如今事半功倍,應當報答阿花。其次,他家雖在本縣,但老家在山區,和鄰縣交界,離這七、八十里,一時也趕不回家。再說,阿花前幾天已經從銀盆市回家了,快要分娩了。在門口迎接的是阿花的大妹妹阿卉。這次王阿九做生意,不但她姐姐家得利,就是她家裡也受益,因為那一天九十九窯磚瓦已被訂光了貨,王阿九還帶了幾個顧客到她家買磚瓦,她和丈夫便把蓋在廁所和豬欄頂上的破舊的磚瓦,有的充當甲瓦甲磚,有的當作乙瓦乙磚的價格出售,從中賺一筆錢。所以,她感激這位姐姐的這房親戚。這時她見他風塵僕僕到來,連忙走出廳堂,下台階迎接,噪音甜甜:“小王,您一路辛苦啦!”

王阿九隻是笑著,把腳車推進廳裡。

阿卉忙吩咐後娘端熱水,給阿九洗臉,然後自己到裏屋告訴姐姐。

阿花知道這位“這房親戚”馬到成功,心裡自然歡喜,便盤算著王阿九會拿多少報答他。

王阿九見了阿花,不免照例要問候幾句。

接著阿花吩咐阿卉煮點心為阿九接風。

屋裡,王阿九向阿花簡單說了這次磚瓦生意的事兒。他自然要渲染一番,說他如何和老漢討價還價,如何和顧客周旋,但他也留有一手,只向這位牽線人和策劃者講明才賺三千,少說了一千多元。

阿花因為自己是個有身份的人,自然不能跟他去“九十九窯”做生意,但憑她聰明的頭腦,一算,賺的錢根本不止此數,所以,他旁敲側擊,追問幾句,見人家一再表白,也只得作罷。最後,王阿九從舊帆布里拿了五百元,送給阿花,算是一種報答。因為他賺來的錢還要幾等分,其中除了阿花外,還要孝敬銀盆市銀行的那位派頭頭,和省城那位提供情報的好友。當然,他自己是分得一大份。

阿花本來嫌少,但聽王阿九說了這幾個施主,便沒有再要求。王阿九辦完了這一切,心境也清靜了許多,這才出來吃點心。

這是一碗當地線面煮的高級點心,碗麵上撤滿著為阿花準備坐月子吃,早買來的紅菇、黃花菜及蝦肉、蟶乾、雞蛋、線麵裡又多下了幾湯匙花生油。甭說,王阿九吃得十分滿意。

不知阿花後娘去哪兒了,進來為王阿九收拾碗筷的是阿卉。這王阿九見四周沒人,突然趁這位少婦走近桌子收拾碗筷的機會,把手伸進她的上衣裡,摸了摸她凸起的乳房。這小娘兒只是嘻嘻笑著,也不反抗。因為王阿九已經不止一次戲弄過她了。

但王阿九哪知道,他的動作卻被阿花偷看到;恰巧這時候阿花起來小解,從門縫裡被她無意中看到。對此,阿花不但不出來責備,反而心裡說:我家裡總不能白拿你的錢,這也是一種對你的報答吧!甚至晚上她還故意安排阿九睡在和大妹子只一道門相隔的後房即客房裡,把閂也脫掉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