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能拍出这种片子,还真让人刮目相看

这两天,全民都在安利国产纪录片《二十二》。排片率也从首日的1%,升到了现在的13%

鱼叔早在一个月就推荐了该片,马香玉也在首映当天撰文安利。

与此同时,日本NHK电视台也播出了一部揭露日军暴行的纪录片,着实令鱼叔刮目相看。

NHK不愧是日本最良心的电视台

今天,鱼叔就来说说这部重量级的纪录片——

731部队的真相

731部隊の真実

片子不长,仅50分钟,但内容太抓心了。

在今天日本仍然否定侵华战争的情况下,这部纪录片的出现,实在可贵。

豆瓣9.0分。

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

该部队在抗日战争期间,借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之名,用活人进行生化学武器实验

旗下一共有7大细菌部队,工作人员多达2600多人。

所在的研究室,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

至它成立到被炸毁,约有3000人被用来做活人实验。这些人最后全部遇害。

细菌炸弹研制出来后,更有20多万人死于细菌战。

七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作为受害的一方,知道的其实并不多。

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731部队在哪里。

731部队当年的地址,就位于距哈尔滨市区20公里的郊外。

罪证遗址,今天仍在。

当年,在这里有许多暖气空调齐备的先进实验室,用于各种生化实验。

在隐蔽位置还设有一座监牢,关押着许多被用来做活体实验的人。

战败之际,日军炸毁了这座建筑,妄图隐瞒731部队的存在。

炸毁之前,他们先杀光了所有被关押在里面的人,接着焚尸。

然后,日本官兵和科学家们相继回国。

713部队的所作所为,似乎也随着战争的结束消失了,再没人提起。

国际上也没有任何一方,对这件事进行审判。

美国甚至免除了713部队人员在战争中的责任,仅要求他们交出人体实验的数据。

那么,从1936到1945这近十年的时间里,731部队在中国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问题,始终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法。

直到战争结束的第四年,国际审判才姗姗来迟。

但是,731大部分军官和医学专家,早已撤回日本,免于问责。

仅有12人遭到了前苏联的军事扣留,并被实施了军事审判。

这次审判,史称哈巴罗夫斯克审判

 

可是,苏联只对外公布了审判的文字记录,而没有音频材料。

因此,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甚至认为这些文字记录,纯属捏造。

但在这部纪录片里,NHK为我们找到了真相。

他们来到莫斯科的国家音频档案室,找到了审判现场的音频文件。

终于揭开了731部队做人体实验的细节和内幕。

1936年,为了抵抗苏联的军事威胁,日军高层决定研发细菌武器。

40年代,731部队开始将细菌武器投入二战中。

当时,日军将中国和苏联的抗日分子称为「土匪」

对这些「土匪」无需审判,直接可以凭间谍罪和政治罪进行逮捕。

然后,将其中大部分人送进731部队。

在医学家的指示下,采用高致死率的细菌,反复进行人体实验。

审判中,原731部队的核心成员被问道,当实验者感染了细菌之后,你们会提供治疗吗?

他们的回答是,通常会放置相当长一段时间,然后再给其他实验使用,会在这个人身上反复做实验,直到他死亡

作为一支军队,713为什么有能力实施如此大规模的人体医学实验?

这部纪录片的副标题道出了真相:顶尖医学家与人体实验。

在这场丧心病狂的迫害中,医学家扮演撒旦的角色。

研制细菌武器需要人才,731部队就在日本各大高校招兵买马,笼络人才。

其中包括京都帝国大学、东京帝国大学等。

许多专家和教授,与731部队存在着大量的金钱交易。

曾两度担任医学部长的户田正三,通过与731合作,获得了2亿5千万日元的研究经费。

三角武,14岁就加入731部队,成为一名细菌研究者。

在去中国前,他接受了一年的细菌学教育。给他们上课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大高校的优秀医学家。

像他这样的研究者,可以获得相当于现在500万日元的酬劳。

这是他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就是希望大家能了解事情的真相。

除了被金钱利诱,也有研究者是被迫加入的。

吉村寿人,因为不敢忤逆教授的命令,来到731部队。

“老师似乎已经和军方达成了交易,他突然命令我去满洲为陆军提供技术援助。如果不去,就会被逐出师门。”

他学的生理学专业,来到中国后专门研究冻伤

因为日军一直将苏联视为自己的作战目标,必须克服西伯利亚地区的严寒,做这种冻伤实验,就是想在短时间内模拟严寒可能带来的影响。

实验过程,极度残忍。

官兵会把关押者拉到零下20度的室外,然后用巨大的风扇对着他们扇。

人为制造冻伤,据此展开研究。

 

还会将关押者的手指放入零度的冰水中,观察30分钟。

然后使用小棒敲打他们的手指,就像木板一样坚硬。

吉村寿人曾在各种环境下进行冻伤试验。

例如在绝食两日的情况下,绝食三日的情况下,一整天没睡的状态下……

除了金钱诱惑,教授胁迫等因素,日本国内舆论,也是医学家加入731部队的一个巨大幕后推手。

全面抗战开始后,日军伤亡越来越大。

日本政府和媒体反复强调日本军队的牺牲数量,煽动国民的反华情绪。

报纸上尽是这样的报道:暴虐至极的土匪。

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日本国民强烈要求加大反华力度。

所以,越来越多的科研人才加入731部队。

即使没有加入731的科研家,也会在论文中写道:

“既然土匪杀了人,就拿土匪当研究材料好了。牺牲一个土匪绝不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过去从来没有任何人能使用如此完美的研究材料。”

在研制细菌弹期间,731部队曾一次性使用十几名囚犯,来验证它的效果。

“当细菌弹爆炸的时候,会成雾状喷洒出去,等细菌落地之后,让接受实验的中国人穿过去。”

“或者把他们绑到桩子上,在他们上方引爆细菌弹,让他们直接淋浴细菌。”

这些,都是录音中的原话。

实验人员所使用的细菌,主要包括鼠疫杆菌,霍乱弧菌,伤寒杆菌等。

鼠疫杆菌,主要通过受感染的跳蚤散布。

为了做鼠疫跳蚤的实验,他们将四五个囚犯送入一个专门的房间,然后在房间里泼洒受感染的跳蚤。

为了扩散伤寒细菌,他们制作了大量注射有伤寒细菌的馒头。

然后让3000多名俘虏吃掉这些馒头,再释放他们。

一传十,十传百,无数人因此死去

其它细菌则直接投入水源,比如水井,储水池中。

种种劣行,令人发指。

三角武说:

那年头不这么做,到头来死的是我们自己,会被当做非国民。所以根本不敢说自己觉得他们可怜。

这就是战争啊,千万不能发动战争啊。

这些年每次想到这些事,我都会一个人流泪。

这部纪录片的可贵在于,除了揭露,还在责问。

本该救死扶伤的医学家,为何会跨越人性底线,染手人体实验?

战争结束后,为731部队工作的大部分医学家,都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向731部队输送了许多学生的户田正三,战后就任金泽大学校长,还成了医学界的泰斗。

没人追问他与731部队的关系。

开发伤寒杆菌炸弹的田部井和,成了京都大学的教授和细菌学的权威。

从事冻伤研究的吉村寿人,也做了大学教授。

为了给自己洗刷罪名,他在日记里否认:

我从未从事过不人道的研究。我听从长官的命令,为了让士兵免受冻伤之苦。因此,我绝不是一个丧尽天良的恶魔。

 

像他这样人性沦丧的禽兽占了绝大多数,也有一小部分认识到自己罪孽深重。

一个人体实验培养细菌的负责人,刑满之后,在回国前夕,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到现在,这场战争已经结束72年。但日本右翼民族主义历史学家一直否认731部队的存在。

涉及到731部队和二战主题的历史,也从许多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抹去了。

当然,也有正视历史的人。

许多左翼组织,比如日本共产党就曾出版过关于731部队的文学作品。

纪录片中,在一场学术会议上,一位日本发言人说:

科学家需要承担责任,从历史上看,科学家并不是被迫参与战争的。科学家是让战争变得更加残酷的人。

对于这样一部纪录片,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态:

赞赏日本国内有识之士揭露历史真相的勇气,希望日方认真倾听国内外的正义呼声,正确认识和深刻反省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切实尊重中国等亚洲受害国人民的感情。

我们都该直面历史,承担历史。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篡改历史的人,终将被历史审判。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