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仓骗局:朱镕基一生最尴尬的时刻

朱镕基一直非常注重粮食,中国作为人口大国,粮食如果不足,那是难以想象的。 于是朱镕基要求各地广建粮库。但是这个方案引起了争议。一帮人是所谓的“自由派”,他们坚持自己从美国学来的知识,主张粮食要全面放开,交由市场调节,用外汇进口粮食。另一帮人则是农民群体。 农民种粮食,为自己吃,也为别人吃。 毛泽东时代农民产出的粮食必须先交给国家,然后支持给其他贫困的第三世界国家,农民自己吃糠咽菜。

现在粮食生产多了,自己吃不了,“老大哥”、“小老弟”又不愿出高一点的价钱买,放在家里不久就会发霉。 国家定出最低限价,实际也就是最高限价,农民只好低价卖给国有粮库,有时还得托人卖。

安徽省南陵县,是朱镕基的祖籍地,也是产粮大县,有“芜湖米市南陵粮仓”一说。 1992年3月到1994年12月,倪发科任南陵县委书记,1994年2 月升任管辖南陵县的芜湖市委副市长后,依旧分管农业。1998年5月下旬,刚刚就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决定“衣锦还乡”,第五次视察安徽。 此前,他不止一次地说过:“在农业问题上,在中央要对农业做出重大决策时,我往往会到安徽来调查研究的。 ”

1998年5月下旬,朱镕基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王春正、国务院副秘书长马凯、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尹成杰地陪同下,第五次来视察安徽。然而在当时,让当地政府感到恐慌的是,他们的粮仓里面根本就没有粮。 没有粮食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中央粮食收购政策真的难以贯彻下去。

毕竟中央定下价格,放开收购,一旦出现亏损,补贴还是要地方政府来出。 因此,粮食越来越不值钱,南陵县政府官员工资紧张,更没钱发补贴。 所以负责收购粮食的粮站,就只有变着花样扣斤扣两,或干脆拒收。 许多粮站宁愿让粮仓空着。但是总理来,不能就这么实话实说。 更何况这里还是朱镕基祖籍之地,也不能辱没了总理故乡的面子。

于是,当时的副县长只好亲自作假,突击从外地调运1,031吨粮食到总理将要视察的南陵县峨岭粮站,其实这家国有企业早已严重亏损。 连驾驶员在内前后二百余人通宵达旦工作了四天时间,跑前跑后,搅得四邻不得安宁,但终于“造出”了粮食满仓的景象。

朱镕基到达的前一天,前南陵县委书记、时任芜湖市委副书记的倪发科领着省、市、县一大帮人赶去验收。 至于当时倪发科是不是这场骗局的最高策划者,目前也很难说。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过南陵县委书记、芜湖市农业局局长,还担任过分管农业的副市长,长期掌管农业的倪发科不可能不知道真相。

5月27日,呈献给朱镕基的景象是粮仓爆满,政通人和,一切都令人满意。 领导们熟练地背诵着铭记于心的数字。朱镕基不可能会想到,他与在场的人高兴地握手问候,被握手问候的居然没有一个是这个粮站的职工。

朱镕基虽然只逗留了十多分钟,却十分开心,当天,在芜湖市召开的座谈会上,朱镕基动情地说道:“在我担任副总理期间,我最重视的,就是农业;最关心的,就是粮食。 可以说,我在农业上粮食上花的精力最多,超过金融方面。 我担任总理之后,第一次下来,考察的就是安徽的农业! ”他特别指出:“安徽是执行中央政策最坚决的地方之一。 ”

因此,朱镕基以总理的名义签发了一道国务院令,发布了《粮食收购条例》,将粮食收购政策由过去的“通知”,上升到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刚性的“条例”。只是当时,他没有意识到,他所看到的都是假象。 这件事也让其他很多地方领导看到了“甜头”。

事情后来经过媒体报道,真相大白于天下。 朱镕基十分愤怒,他在《朱镕基讲话实录》一书中对此事这样回顾:“不久前我到安徽省南陵县去察看粮食仓库,在我没去之前粮库都是空的,后来他们把一些粮站的粮都搬过来,摆得整整齐齐。 连我都敢骗,真是胆大包天! ”

但是倪发科却未受影响。 从当时的副书记一路升到2008年就任副省长,官运亨通。 敢欺骗总理还能步步高升成为“大老虎”,可见官官相护已成常态,这背后力量真是深不可测。

朱镕基却早已卸任总理。

其实,在这场“粮仓骗局”的背后,让收入最低的人拿钱去补贴收入较高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比骗局更好笑的游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