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加拿大(26)- 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这不是个问题

作者:北矢

从有计算机那时算起,到现在有70多年了,计算机的应用已经遍及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计算机还在继续发展,不仅朝着微型化的方向发展,也朝着高速度和大容量的方向发展。现在有的超级计算机都可以达到每秒千万亿次以上的运算速度了。计算机的超级运算速度使得人类面对的很多自然界的疑难杂症都有可能被破解。计算机的发展促成了近代工业的全面进步,随之而来,人工智能、机器人、新材料这些新的科技和工业领域的成就也将极大地改变当代工业的面貌,同时,也将改变人类社会的文明程度。计算机时代,有计算机时代的人文,不会是电力时代那个样子,更不可能回到蒸汽机那个时代,那个时候,美国白人还在合法地奴役黒人,中国的男人头上还留着大辫子。其实,人类文明进步是个比较缓慢的过程,人类文明是在不断地自我否定的过程中进步的。世上万物都在变,只有变是永远不变的。有些事,刚出现时被视为异端另类洪水猛兽,但是,不知不觉中,随着年轮的脚步,就变成为社会常态了。在下面要说的同性恋就是这种情况。

在加拿大,同性恋是一年比一年深入人心了。不仅加拿大,澳洲、美国、法国这些地方的同性恋都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这些地方年年都搞同性恋大游行,加拿大的同性恋大游行不仅有男女同性恋、还有双性恋和变性人恋这些,大游行之后的狂欢庆祝活动还会持续一周。加拿大的三个主要城市,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的同性恋大游行已经形成了每年一届的机制。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都有近40年的历史了。最近这些年,参加游行的和观看游行的人数越来越多,弄得全城方圆十里封路百里空巷。有机构估计,参与同性恋大游行活动的人数超过了百万。大游行散场后,教堂街从南到北仍然挤满了余兴未消的赤裸身体的男男女女,或非男非女,或不是男也不是女,一堆又一堆的各形各态的人群。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也吸引了许多其他国家的同性恋团体赶来参加,其中也包括了来自中国的同性恋团体。同性恋大游行是多伦多的一大盛事,多伦多的市长从来都是投身其中。唯独有一次,福特当市长时,他声称不会去参加同性恋大游行,福特是多伦多历史上的一个另类风格的市长,做事天马行空,不循规蹈矩,可是,临到大游行的前一刻,福特还是放弃了初衷,去参加了大游行,并且走在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的最前列。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夫人已连续二年参加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特鲁多一边游着行,还一边摇旗呐喊,和观众形成了狂热的相互策应之势。

安省省长韦恩、前副省长史密瑟曼也热衷于参与这个活动。韦恩在当选省长前就向选民公开了她的同性恋身份,她和一位同性的女伴侣组成了一个家庭。副省长史密瑟曼也是公开的同性恋身份,他和一位同性男伴生活在一起。史密瑟曼竞选多伦多市长时辞去了副省长,竞选没有成功,随后淡出政坛。

在加拿大的历史,很久以来,同性恋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罪恶,法律禁止同性恋行为。同性恋者争取平等权利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一直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末期,那时是现在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当政,在他的主导下修改了法律,同性恋行为不再是犯罪行为。此举引发了同性恋组织的广泛兴起,多伦多大学还成立了加拿大第一个同性恋权利保障协会。进而,各省纷纷立法将同性婚姻合法化。2005年,加拿大国会通过性別中立的《民事婚姻法案》,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全国实行。据2012年的民调统计,有66.4%的加拿大人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在魁省,72%的人支持同性婚姻。加拿大统计局披露的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同性婚姻已占到加拿大家庭总数的1%,自2006年以来同性婚姻增加了60.7%,而异性婚姻仅增加了9.6%。

最近,在美国又出现了一种新生事物。美国大学的入学新生登记表有六种性别,除了传统的男女之外,还有什么跨性别,未定性别这些,让学生选择。学生可以凭着自己的个人意愿决定自己的性别,还可以自己给性别创造新的名称。而且,性别不是锁定的,是浮动的,可以凭着自己的兴趣改变。今天是女性,明天可能就是男性,再几天过去,可能又变成无性或者跨性了。大学里从来不缺少思想先驱,这一次的步伐快了些,有些让人跟不上形势。其实,加拿大这几年出现的一些新的变革,与美国的是一回事。大多伦多地区有的教育局已率先要求全部公立高中都要设立中性卫生间。加拿大的国会议员几年前就提出议案,去掉国歌歌词的性别词,来彰显性别中立。最近,加拿大政府表示,要在护照及其他证件中设立中性的性别标志,消除性别歧视。加拿大是个多元化社会,思想多元化,行为多元化,文化多元化,现在,又要加上性别多元化了。这么个整法,让那些还停留在旧性别观念的,思想一时还没有转过弯的那些群众就会产生困惑。在以前,碰见了多年不见的熟人,打招呼时想套个近乎,就搂肩搭背的兄弟姐妹的称呼着,现在再整这一套可能都不一定管用,弄不好,还存在一些风险。比如,几年没见的这个时期,说不上人家已经给自己改变了性别,模样没变,性别变了,遇到的旧男现在可能是新女了,你再搂肩搭背大哥二哥的叫着,麻烦事可能就跟着来了。有一次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几个在人群中散发歧视同性恋传单的被起诉了1亿加元的赔偿。形势变了,你还用这么个方式打招呼,告你个行为不当或语言歧视,让你赔个名誉损失什么的,这都是属于正当的诉求。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