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31) 朱鮪遇明君魯帥難

龐林專欄

全世界,兩千年前歷史描寫宮廷災難,有詳細人名、時間、地點記述,只有羅馬帝國及中國。[資治通鑑]的價值是無與倫比的,本篇選擇性列出王莽新朝與東漢劉秀戰事的細節,其中有朱鮪的故事,含有劉秀御將氣度,值得一讀。

大哥被殺還要請罪

王莽的姑母王政君是元帝皇后;政君只一子–成帝。政君娘家前後有九人封侯,五人擔任過大司馬。莽的堂兄弟都是顯赫貴族出身,但莽隔二等親不算,年少生活儉樸,養成與堂兄弟不同品德,而且謙恭好學,有讀書人特質,姑媽刻意提拔。成帝無子,太子是侄兒原定陶劉欣,接位史稱哀帝。哀帝病逝後,董賢被命自裁;大司馬王莽提議迎9歲中山王為帝,稱平帝。莽原可能是正直士大夫,貪婪機會給他無限誘惑,其雄心壯志被一個無靈魂軀體拉倒。

平帝劉箕子娶莽的女兒;公元6年2月4日,14歲的平帝喝了莽所呈胡椒酒後一命嗚呼(也有病死說法),是華夏史第一個被毒死皇帝。隨即莽立兩歲孺子嬰;6年1月,莽開始攝皇帝。

安眾侯劉崇公元6年舉兵失敗,帶動反莽勢力成風。隨後[翟義]對於莽攝政也不服氣,於7年9月聚眾起事,舉[劉信]在河南修武為帝,練兵十餘萬。[趙朋]看到軍隊出征,關中京畿警備空虛,也集合十餘萬,開始攻擊政府機關,沿途一路將公署衙門縱火,燒到未央宮。皇家軍隊東西兩路討伐,王邑負責鎮壓[翟義]部眾。12月,莽兩亂平定;[劉信]失蹤;[翟義]黨羽王孫慶16年落網,莽命禦醫以其身體研究針灸穴道及血脈,死得很慘。7年1月,護羌校尉[竇況]大破青海西羌捷報回朝;莽很得意。立功的竇況8年以首都執金吾身份協助莽之姪王光殺人,莽殺竇況及王光。這件事雖說莽大公無私,但造成帶兵將領懷疑功大必死下場之錯覺,莽親戚開始疏離分裂成兩派。

莽8年篡位建新朝,新幣有許多款式,發行失敗後全國混亂無狀。時規定攜帶官證才能外地使用新幣,人民開始懷念舊朝五銖幣。新政府於11年命趙並成立田禾兵團,開闢農地穩住軍糧,之後數度大赦、廢不良新制法案,暫時穩住。

22年劉縯在湖北棗陽聚子弟兵八千自稱「天柱總司令」。23年2月劉玄把握民間說法–[應該劉姓當家];人民也認知,更始帝[劉玄]白河登基,宰相劉縯。3月,劉玄命王鳳與劉秀進攻昆陽告捷;隨即引來莽派軍43萬由王邑、王尋動員,帶著高十尺巨無霸、虎、豹、野牛、大象隨軍助軍威,征伐劉玄,5月進攻昆陽,架起十餘丈高的雲車,準備撞門攻城。

昆陽守將王鳳主張有條件請降,要求保全;而攻方新朝王邑、王尋兩名戰場司令卻認為穩操勝算,拒絕。劉秀臨危受命帶13騎,突圍找救兵;募集敢死隊3千沿護城河火速馳返,在衝回城門,混亂時刻殺死攻城敵將王尋,昆陽內部守軍配合開門出戰。此時天空瞬息萬變,巨雷響徹雲霄,狂風大作,屋瓦飛揚,隨後傾盆大雨,溪水暴漲,攻方虎豹猛獸破柵四處奔跑。主將王尋已死,軍營一片狂亂,圍城士兵未戰即散失大半,戰氣隨即瓦解;莽軍全師崩潰,主帥王邑騎馬逃離戰場。

劉秀昆陽戰役以敢死隊3千破敵揚名。經過數番出生入死,變得很勇敢,當時不勇敢也不行;哥哥劉縯當玄漢大司徒(職等宰相),無罪可訴,劉玄卻殺他。只因部將劉稷說:『起兵謀大事者將是劉縯、劉秀兩兄弟,為何劉玄在當王?』輕佻言語冒犯在位者,劉玄以莫須有罪名斬草除根,【劉稷、劉縯都死於自己效忠的皇帝劉玄】。而獻策殺劉縯的是,當下新市兵將領朱鮪及李軼,朱鮪過去擔任大司馬武裝總司令。劉秀在前方獲悉大哥劉縯被殺,秀沒有逃的條件,回朝向劉玄請罪,不談戰功、也不為亡兄辦喪事。這時玄漢朝廷雖吝亂,但面對莽的征勦,暫時維持團結假像。

王莽篡漢成就劉秀

新的戰國群雄逐漸形成;23年甘肅泰安人隗崔舉兵,甘肅天水人楊廣舉兵,甘肅甘谷人周宗舉兵,河南南陽宗成舉兵,陜西商縣王岑舉兵。河南汝南劉望舉兵後,23年稱漢王,只幾個月即被玄漢大將劉信殺死。而此時玄漢王朝已有能力向洛陽進攻王莽軍團,且連攻數城皆告捷。莽派出九名將軍征伐,卻全部崩潰;【23年9月3日,莽被暴民擊殺於漸台,新朝亡。】

劉玄是準皇帝,卻在大位還未坐穩,即急於享受醇酒美人;莽被殺後,首級送往長安。劉玄新封韓夫人曾見過莽,奉命鑑定首級屬莽本尊後,留於長安陪伴更始帝劉玄飲酒作樂。一天,大臣拿著奏摺求見更始帝,韓夫人斥責其掃興,當場撕裂奏摺;更始帝在旁竟然毫無反應。更始帝劉玄23年定都洛陽,宣佈各地歸順報到即舊職敘用,但後來未遵諾言,失信影響權威,造成組織背離;新的崩潰氣候又開始在凝結。安徽盧江郡長自立,稱淮南王。劉玄封河南睢陽劉永為梁王,後來24年鬧獨立。25年前朝定安公劉嬰自立為王。

劉玄派劉秀帶部宣威,也往河北等地招降宣撫,在臨漳遇到南陽人鄧禹求見,禹說:【威望及恩澤只剩閣下仍然存在,我只想追隨您的領導,其他人實際都不具備威信;帝王大業並不是一般凡人可以玩,他們土崩瓦解就在眼前,閣下將會被波及。為了因應變局,應該招攬天下英雄,制定紀律恢復秩序收取民心,閣下必能完成統一大業。】秀在後來擁眾20萬人時,曾問鄧禹:『天下這麼大,我只郡國一個,當時見面你曾說不用緊張,為什麼?』禹回說:『天下大亂,但人民只渴望出現英明君主領導統治,能出頭的靠品德,不是地盤。』秀禹相談甚歡視為知己,將禹納入帳下服務;禹對秀之期待,早於鮑超對曹操之期盼,兩人相差近兩百年。

劉林建議欽差劉秀決堤黃河把赤眉全部淹死,遭拒。劉林有小謀略不甘寂寞,隨後在邯鄲擁趙王王郎劉子輿為漢王朝正統皇帝;以文告通知各地安靜等待接受任命;王郎發佈通緝劉秀。劉秀遇到王郎嚇人聲勢,往北急閃;此時玄漢朝廷見到有人分立,決定快馬加鞭遷移長安設為京師。但帝無德失威,在長安長樂宮金鑾寶殿早會,劉玄帝竟開口:『今天搶了多少東西?』左右列堂官員,大家目瞪口呆,驚訝得不敢相信。之後開始封王;功臣全都受封,朱鮪當時因功也被封「膠東王」但自己以非劉姓不應受封婉拒,後改任命為左大司馬。封王、任相派官後,劉玄帝開始於後宮喝酒玩樂鬼混。

邯鄲皇帝王郎劉子輿此時封國後幾乎得到全部擁戴;耿弇向劉秀建言:『往北回家鄉召集子弟兵』。劉秀思考後認為恰當,對耿弇說:「你是我北道主人。」之後耿弇又伺機建言:『亂民仍多,希靜觀其變,劉玄即將崩潰,我利用時間回鄉下再招兵;適當時機來到時,天下可以只靠一紙誥文,恢復秩序;天下屬於閣下,希當仁不讓。』實際上劉秀任務並未完成,也不能回朝,此時已有自立之心。

真定王劉楊擁護王郎,劉秀向劉楊提親,娶了其甥女得到十餘萬軍隊;利用懲罰小僕樹立軍紀。開始援助當朝玄漢政府攻擊鉅鹿,失利後改籌劃直接攻擊邯鄲王郎,24年5月劉秀陷城後殺王郎。但此時亂民已有數百萬,劉秀多數小戰告捷即以皇帝名義封盜匪首領為侯;劉秀以武裝部隊部署好即小隊巡視受封之雜色綠林隊伍,巡視後受到感召,綠林部眾多數願意歸順為官兵。

劉秀是史上罕有明君,他和曹操機遇相等,都在皇帝被挾持情況下崛起,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其實是董卓先做,曹操時天下更亂,挾持其實也是保護;莽毒死皇帝又廢皇帝,董卓廢皇帝;劉秀的天下是承接玄漢,因莽弒帝、廢孺子嬰,也是挾天子以令諸侯,使英雄豪傑勢力起伏,國家重新開牌。

劉秀能掌天下較可貴的是氣量大,他的哥哥劉縯被更始皇帝殺害,主謀者是朱鮪。【公元25年6月20日劉秀在河北柏鄉登基,此刻全國王朝九個,必須逐一擊敗。秀派大軍包圍洛陽久攻不下,守城大將朱鮪是宿仇,秀命其廷尉(司法官)岑彭前往招降,岑彭早先是朱鮪部將,朱鮪對岑彭說:『大司徒劉縯被殺害時,我是共謀者,我知道我罪很深,不敢投降。』秀得到報告後說:『有偉大目標的英雄,不會記怨仇;朱鮪若願歸順,官職、爵位都該保持,舉大事者不忌小怨,怎會有仇可報,河水在此作證,不可食言。』岑彭回洛陽城對朱鮪轉示劉秀的決定。朱鮪對岑彭說:『如果你說的是實話,請上城。』朱鮪用繩索做軟梯垂下,岑彭攀梯而上,朱鮪看出來劉秀確實有誠意,9月19日自己綁縛手腳與岑彭前往河陽晉見新登基皇帝劉秀;劉秀下令解開繩索,親自擺宴接見,再命岑彭送朱鮪回洛陽。】朱鮪、岑彭、劉秀之故主玄漢皇帝,是10月向赤眉漢帝劉盆子投降,12月被殺。

莽在公元前2年,次子王獲小故殺家奴,命其自殺。公元2年殺親子王宇。8年9月,莽娘親離世,莽拒穿孝服,穿天子喪服至靈位只祭拜一次,命孫兒王宗代守喪三年。18年莽幼孫王宗被控穿帝袍,命自殺。18年王宗姐及其夫犯小錯,莽命自殺。20年7月廢太子王臨;21年兒子王臨與國師女兒通姦(莽之妾),莽命自殺,且偵破通姦之案外案發現王臨有謀殺父親陰謀,審判官全部密殺;主要在皇子殺父有影響威信。

莽是於公元8年11月25日篡漢,12月1日建立新王朝,撰寫《大誥》允諾日後會於孺子劉嬰滿20歲歸政。但還是命兒子王舜向太皇太后王政君取玉璽,政君平日喜歡王舜,但把禦璽丟在地上傷到一角,舜交給父親。新朝立國將軍孫建奏請劉姓王爵全廢,以能效忠目標統一,莽同意。政君84歲公元13年2月逝,是歷史上最長壽太后。

此刻期間前後有期門武士張充立楚王劉紆公元8年11月當皇帝失敗。9年8月派五威將用章換璽字印章引起匈奴各旗大怒。之前陳良、終帶叛投匈奴,之後14年被匈奴出賣,外交引渡抓回朝廷後死得很慘。10年12月,動員30萬進攻北方匈奴,預定征服後將匈奴用15區分授自治。11年開始不同原因各地戰鬥。由於戰爭須要苛稅摧徵,繳不起者全都拋棄家園加入為綠林,新朝動員集結編制未能順暢,不敢大出擊。12年2月公開宣傳,斬欒提咸兒子[順單于欒提登],用以懲罰欒提登之哥欒提角主謀犯境,但斬首之事對欒提咸則又矢口否認。但此時喝令、安撫都已無法得到歸順效果。13年匈奴擊殺西域總督但欽,完全割離與中國藩屬關係。幸好王昭君之長女婿與欒提咸有交情,王昭君之哥有兒子,是新朝和親侯算還留一條線。

欒提咸在公元14年知道兒子[欒提登]早已被莽處死,開始攻擊新朝。莽15年2月,殺當初奏文主張殺欒提登的將領陳欽,並賠款,用以向匈奴示善熄其怒。四川西南夷雲南廣南,前漢朝封之句町國王,9年被莽降為句町侯,怒不可遏,莽下令殺掉;其弟起叛,莽派兵討伐無功,馮茂平蠻無功,16年5月判死。新朝12年征「高句麗」部落服役被拒,命勦平叛後,其族地改為「下句麗」,當地濊貉人憤怒失控,作亂擴張。14年雲南晉寧蠻族串聯殺益州郡長叛變;莽命勦。五原(綏遠固陽)、代郡(河北)苛稅摧徵繳不起者,15年有幾千人加入綠林。16年莽命王駿勦焉耆,王駿所率龜茲、莎車軍團7千人全軍覆沒。17年會稽郡聚盜1萬,湖北當陽縣綠林山聚盜8千,至21年有4萬,22年瘟疫等因,死2.5萬。湖北江陵南郡聚盜1萬。18年山東琅琊聚集1萬多,山東東海兩路兵眾,聚舉數萬,至19年,匪盜超過6萬。將領顏尤建議,匈奴之平變可延後,而山東之匪要先除,莽不採納,而且免除顏尤職。20年莽下令戒嚴,百姓街頭若奔跑呼號皆立斬。鉅鹿民兵駐軍齊反失敗,數千人皆被勦殺。21年南郡聚盜部眾近1萬,山東平原聚盜數千。22年赤眉已有數萬,開始攻擊政府軍,饑民在陜西餓死7萬。(資治通鑑資料)

曹錕希望任用張宗昌,但吳佩孚反對其土匪出身背景。宗昌遂投奉,營長開始,土匪勦匪,變撫匪、納匪,還吸收到從俄逃華的俄匪–白軍。直魯聯軍總司令時,有艦隊,兵力最強時,蔣不是對手,連楊度都投靠。1927年6月,宗昌派員洽談歸順國民革命軍,蔣未批示。28年6月4日,日軍皇姑屯謀殺張作霖得逞,宗昌希望返東北,新領袖學良不同意,還派部監視,還打過仗。9月,宗昌部遭白崇禧追擊,殘部5萬被白收編,宗昌避大連;之後往牟平、煙台懸五色旗,兩萬孤軍苦撐到1929年4月下旬,勘稱北洋最後忠貞將領。蔣一生,所有的敵人,只要願走正道,都會原諒錯誤,惟不願去策反張宗昌,主要原因是得考慮當時已重用陳果夫、立夫。主要原因是蔣結拜之大哥陳其美被宗昌手下殺害,結下深仇大恨;宗昌顯然沒有朱鮪的幸運。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