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新税改方案引起社会一片哗然 保守党撰文批杜鲁多剪中产“羊毛”

本报记者马克报道

通过税制改革以达到更多的社会公平,并增加政府的赋税收入,似乎成为了联邦自由党政府今年的一个工作重点。继从今年初起,加拿大联邦政府开始实施取消四项儿童艺术、健身、教育和教科书花费抵税项目,取消家庭收入分开报税制等个人税制改革后,加拿大联邦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7月18日公布新的公司税收改革提案,并展开为期75天的公众咨询。提案一出,加拿大整个社会已经一片哗然,从反对党甚至自由党议员、部分省政府,到工商企业界和医生等专业人士的反对声强烈,众多小企业担忧,令莫奈不得不疲于奔命,四出开展游说演讲,力图消除公众对这一税制改革方案的“误解”; 总理杜鲁多在卑诗省也出来表态以安抚一些不满的小商家,但坚持这个税改一定要搞下去。他表示,对推行这项税改不会退缩,但是愿意听取任何修正税收不公的建议。

按照莫奈的解释,该税收改革的目的是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从而避免公司老板在缴税上比打工者更有优势,并可为政府每年增加两亿五千万税收。他认为,加拿大现行税务系统有三个“漏洞(loophole)”,让高收入的企业主避开较高税率并少交了许多税款,这造成了税收系统的不公平。而此次税改的目的,就是堵住这三个漏洞:首先,政府要限制企业主以“收入分流”(income sprinkling)的方式,将收入分摊给收入较低的家人,从而使自己的税率降低;其次,政府要限制企业借助私人公司进行股票、房地产方面的投资;第三,要限制企业主将公司的正常收入转化为资本收益(capital gain),因为资本收益需要缴的税较低。

在对策上,政府将针对收入分流(也叫“收入分摊”income splitting)这个目前税法允许的避税措施的修改方案是,使用“合理性测试(reasonableness test)”来决定企业主的家庭成员是否真正参与了公司的运作,只有那些真正在公司工作的家庭成员才能分摊企业主的收入。而且,企业主给家庭成员发工资必须遵循市场规则,像对待外人一样,干多少活发多少钱。税改的一个重要方面是限制企业主的资本增值(capital gains)和股息收入(dividends)。资本增值指的是,购买债务、地产之后资产价值上涨而带来的收益。联邦政府认为,用私营公司的收入购买债券或房产并获得资本增值,会给企业主提供“不公平的减税机会”,因为资本增值收入的税率比所得税的税率低。财政部的建议方法是,公司股份转让时要将资本增值与未分配的股息分开来计税。也即,企业主以资本增值和出售股份而获得的收益都要交税。而对于消极投资收入(passive investment income)即购买投资产品以后自然获得的资产价值增长,而不是由积极运营公司而带来的收入。财政部认为,企业主选择将资金投入投资产品,而不是用于公司运营,就能以钱生钱并享受较低税率,这很不公平,因而建议对公司优惠税率以后只限于积极生意的收入,不再适用于消极的投资收入。

莫奈表示,很多有钱的加拿大人通过成立公司来逃避缴纳高额税款,一边支付较低的公司税,一边从公司提取收入。“这些人往往是加拿大的专业人士,如医生、律师,他们把收入分散给收入较低的家庭人员,从而按较低税率纳税。”他说:“公司税率低是为了鼓励公司再投资和创造就业,而不是诸如在退休时少缴税。这些人利用企业结构来保护收入,并获得税收利益。而大众希望政府能够打击这些人使用会计手段减少纳税的行为,我们的社会需要一个更加公平的税收制度。”该改革的目的是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从而避免公司老板在缴税上比打工者更有优势。总理杜鲁多也表示,改革将只影响到年收入在$15万元及以上的最富有群体, “高收入者拥有一些税收手段,让他们可以按较低税率报税,而普通百姓和中产阶层却没有。”他说,新的税改措施是明确针对最富有阶层,不会伤害到中产阶层和小商家。

但这项税改计划已经惹恼了许多加拿大人,除了企业主以外,还包括以公司方式来减轻税务负担的专业人士,比如医生、律师、税务规划师等。加拿大各地35个组织联合成立的小企业税收公平联盟(Small Business Tax Fairness),9月18日还驾驶小飞机飞到渥太华,打着“不要再给小企业涨税(No Small Biz Tax Hike)”的横幅飞过国会大厦的上空。他们担心,虽然新政的目的是打击富人偷税漏税,营造公平的税务制度,但事实效果可能事与愿违。这份税法完全忽视了加拿大的整体经济体系的现状,一旦小企业的创业激情被打压,就会对本国的就业市场将带来巨大的打击,并影响中产阶层和工薪阶层的纳税人。

加拿大联邦保守党党领Andrew Scheer表示,这项改革非常“不公平”,自由党政府推出这项的目的不是让加拿大社会更加公平,而是增加政府税收。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蔡报国(Bob Saroya)日前为本报撰文指出,自由党把自己即将要对小生意增税,这一磨刀霍霍的动作,努力粉饰为:针对富有的精英大亨们欺诈行为的正义之举,还言之凿凿地谴责他们伤害了劳动阶层的利益。但老百姓有那么好忽悠吗?小杜鲁多以为这样做,民众就会忘记,是谁驾着比他们房子还贵的车,开去豪华停机坪,跑去私人岛屿度假吗?你以为他的政策是要打击自己的富豪朋友们吗?!蔡报国表示,可以肯定的是,自由党的这份税改计划绝对不是把矛头指向他所说的“最富有的1%”,也决不会帮助到“中产以及努力成为中产的阶级”。这份税改,只能严重冲击到小生意店铺,影响到那些售卖你最喜欢的本地农产品的农夫,那些价廉物美的小餐馆业主,那些一边忙于照顾家庭一边筹划着增加业务的理疗师们。而正是这些小业主的共同努力才编织成了我们这个繁荣的社区!现在你自由党要对这些人动手吗?这就好象一个站在树上的人,却弯腰砍伐自己立足的树干一样荒唐而危险。是这些人在推动我们本地的经济发展,他们为我们提供食物供给,他们保证我们的身体健康,他们让我们的邻居有工作,他们让这个社会良性运转。在加拿大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这里的东主比雇员压力更大,因为他们要先付工资,然后才能考虑到可能的盈利。现在,小杜鲁多先生却在谴责小业主们没有付出他们应付出的?

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小业主们在默默为加拿大人的生活提供着支撑,发型师在家里设立发廊为邻居们打理头发,街角便利店用超长的营业时间满足我们随时家庭所需,风味餐车风里来雨里去给你的孩子提供他们最喜欢的食物。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们,用尽自己所有在辛苦编织加拿大梦想的同时,也在编织着一个繁荣稳定的社区,这些应当被尊重和赞扬的人,却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小杜鲁多政府的重税袭来。

蔡报国的文章认为,小杜鲁多新税务政策就是在暗示着,多数小生意只不过是富裕的那部分加拿大人用来避税的工具罢了。他说要通过向小生意多征税来帮助“中产阶级”,但他忘记了,正是在这些本地的小生意的帮助下,中产阶级才得以建立和存在——正是这些小生意雇用了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绝大多数的小业主和专业人士正是中产阶级,但他们没有退休金,也没有政府的紧急援助金可以依赖。他们靠自己的辛劳和专业技能积累财富,和那些财富大亨根本不在同一个群体,但按小杜鲁多瞄准所谓“最富有的1%”开火,真正打击到的却是他们。现在小杜鲁多所做的,就是在全国播撒下社会阶层割裂对立的种子,让一部分加拿大人反对另外一部分。并试图在这样的对立中,为自己横征暴敛式收税找寻合法性借口。到目前为止,自由党政府已经调高了个人所得税!取消了小生意的税率减免!要增加CPP供款(哪怕他们自己机构也警告这样会减少1万多个职位)!而箭在弦上的碳税更是要挤压小生意的利润空间!现在又要来实行税改,进一步打击小生意!最糟糕的部分在于,现在根本没有增税的必要。这个自由党所面对的,决不是财务税收的问题,而是滥花费的问题。小杜鲁多从保守党政府手上接过的,是一份平衡的预算和增长中的经济,但他决定要把赤字推高到300亿。现在他要杀鸡取卵式的逼本地企业来为他买单了,但这种没远见的做法,只能导致投资流失,人才外流以及工作职位减少。

蔡报国呼吁,一个政府的职责就应当包括鼓励企业承担风险,创造就业并发展经济,这样才能让所有人受益。而小杜鲁多的自由党这样,一边和富豪们拉着手做朋友,一边说要打击富人逃税、保护中产,但修羊毛的剪子却全部落在真正的中产阶级的身上!他问道:剪出血来,羊就跑了,这个道理很难懂吗?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