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32) 敢愛敢恨展我狂史

龐林專欄

當文人有許多好處,狂狷不羁,有時無品還粗魯無禮貌、無修養,但又卻能以灰頹感傷詞句留下狂言詩詞,而且還能贏得後代盛名。文人沒有拿槍去前線保家衛國責任,只要拿出筆揮動,就能鼓舞士氣,寫出幾篇好文章也可以讓前線軍人士氣飛揚,達到展我狂史境界,幾個字,有時比戰死疆場更容易成就史冊記載。

據說,抗戰時,郁達夫與王映霞的典型醋罈子情史,與21世紀現代年輕人沒什麼不同,佳人變怨偶,總是把責任推給對方,郁達夫也許以為理都在他一方,但遇到走時代尖端的王映霞,棋逢對手,辯論後,變成自揭無品;而當時報社願意高價購買,披露發表後,私人怨氣信文公開後卻能使前線官兵閒暇等命令時閒聊後有振奮效果,是當時煩悶枯燥環境的戰士難得的生活簡單樂趣。

文人私德縱然有缺,願意愛國在中日戰史留名,名氣大的華人,貢獻出生命的詩人只有郁達夫,堪稱文人烈士;他長期在刀口上作翻譯工作,一生都有不同美麗愛人陪伴,彼此綁架,苦不堪言也苦中作樂。他的死亡原因,推敲是翻譯救火使他殉國,他死在敵人投降後的懷怨追殺。歷史直接證據是他寫過數百篇「我們這一代,應該為抗戰而犧牲。」1941年12月13日,郁達夫領銜74人簽名《星華文藝工作者為保衛馬來亞告僑胞書》,號召華僑抵抗日本侵略;在新加坡三年,寫過400多篇抗日救亡雜文。他果然持續實踐,倭奴投降後,以前怨追殺,郁達夫死於愛國情操。

選擇留學學費低廉

郁達夫浙江富陽人,年輕時隨兄曼陀因為學費低,擇日本東京帝大留學,主修經濟學;英、德文都能閱讀,日文書寫流利,最可貴的是中國文學修養–他用詩詞證明國學功夫。他抽菸,肺部不好,肺結核使他不能擔任外交官,只好成為浪漫頹廢派作家,用稿費混日子。

抗戰次年他避難遠離中國,來到新加坡,先在華僑周報、星洲日報以抗日宣傳辦活動,賣文為生計,隨珍珠港事變新加坡淪陷後,逃逸蘇門答臘小鎮於華人部落處教書,日軍侵入後由於他會說日本話,忍不住幫被欺負車夫翻譯;從此被脅迫指定隨時應召翻譯。他熱愛生命,翻譯時為印尼人開脫罪嫌,幫助南洋華僑,日本人找他為被逮捕華人問訊時翻譯,簡直就是找他幫忙脫罪,而幫的忙,就是幫助日本的敵人,為此他付出昂貴生命代價。一生逃難、逃離中國、逃離日本、逃出情感,還是逃不了災禍。他一生真情流露,把一般人認為放蕩的男女逾越當作瀟洒豪放,唐突無禮視為坦率真誠,愛過美人、留下日記、批過時政、寫過好詩,為了救援受難的華人,忘記隱藏會說日語,救到許多華僑,卻救不了自己。

遇難死後次日生女

他知道日本憲兵在問題上的重點,連華僑已承認的犯行都被他探悉,他仍對日本憲兵抓到的「嫌疑犯」翻譯工作做出「救護口譯」,他用翻譯改了別人的罪行,卻使自己陷入絕境,遭到報復;1945年8月14日,日本投降,但尚未繳械的日本憲兵對華人僑社過去抗日記恨,憲兵也將面臨審判,也怕戰時罪行被郁達夫揭發,為了自保,設計約他外出,郁達夫是中日戰爭最後被日寇殺害的華人(1945 08 29),同一時間,反日志士12名一起在蘇門答臘東部丹戎革岱被殺,49歲遇害次日,遺腹女出世,四年後,媽媽改嫁。

郁達夫兒子天民接受訪談說,母親說法,父親死於科克要塞北方八公里處,1953年8月30日巴東及蘇西文化教育工作團體在離武吉丁宜三公里華僑公墓建立一個長2.4米方形碑紀念郁達夫等反日志士。

王映霞反駁郁達夫

【我還在敬佩著的浪漫文人:想寫這篇文章的動機,不瞞你說,我是起了好久了,記得去年在武漢的時候,也曾和《中央日報》的程滄波氏,及其他的幾個朋友商量過、討論過。有許多喜歡看熱鬧的人,自然盼望我立刻寫成,但有些把人生僅看作了像露珠一樣迅速的朋友,倒也熱心的勸過我,勸我不必再去揭發別人的私德。

但是我的個性是堅強的,卻不像你一樣,在人前無話不說,隨處都要顛倒黑白,誇揚你自己的榮譽。用了你那三寸不爛之舌,到處宣傳說著你是怎樣愛我,你的愛又是怎樣偉大,而我又是怎樣上了別人的當,被人玩弄了。這樣還嫌不足,更憑著你那巧妙的筆尖,選擇了字典中最下流,最卑賤的字句,把它聯成了詩詞,再聯成了千古不朽的洋洋大文,好使得一切的同情與憐憫都傾向於你;懷疑、怨恨、與羞辱的眼光,都射向我身上來。這樣,你的目的達到了,你快活了,你成功了,你似乎已得著了與革命的成功一樣的榮耀,一樣的與世人有益。

我倒並不如此想,沒有你那末的被人愚弄,受人挑唆,一方面已在口頭上、文字上,辱罵與攻擊我;而另一方面又在拼命的宣傳說對我的感情是多麼好!總要說到與你的大文中相符。你的這種手段,這種陰謀與刻薄的手段,世人是永遠都不會明白的,然而事實卻很單純,你不過想把世界上所有的每一篇小說中的壞女人,都來比成了我,而那些又值得同情,值得憐恤的男人,卻都是你自己。這,在武漢時你的千求百順的騙我到湘西,用七、八次急電催我到福州,到福州後的誘我南來,與南來後的你變態,你的更甚的精神上虐待,都在為你證明了你的用心,證明了你的在國內不敢胡言亂道的原因。當然我也曉得你的苦衷,你各處的悔過書寫得太多的苦衷。不過,你這樣刻薄的行為;試問對於你的大名大著,是有了什麼幫助沒有?

我呢,我又為什麼那樣的願意受你欺凌而不自覺?難道真的犯了天大的罪惡了嗎?實實在在,我還是在為著這三個無辜小孩,與想實踐十二年前我答應你結婚時候的決心啊!為著不願把你的聲名狼藉,才勉強再來維持這一個家的殘局,總不惜處處都委屈自己,犧牲自己,克服自己,把你的一切醜行,都湮沒了下去,想使它沉入於遺忘之海底,這些都是我屢次想寫而終於沒有把它寫成的原因。

可是好人難做,而你又是一個欺善怕惡,得寸進尺的人,天下又哪裡會有不散之筵席,不醒的惡夢的呢?到了最後,到了真正忍受不下去的時候,自然我也顧不了許多,要把你的惡德,把你那一顆蒙了人皮的獸心,詳詳細細地,展開在大眾面前了,至於世人的罪我、惜我,我還能夠顧得到麼?你對我寧可盡情痛罵,盡情攻擊,而永遠都不敢說出「分開」兩個字來的原因,我也明白。第一,你是怕世人把你的紙老虎行為戳破而被痛罵,要負始亂終棄的罪名。第二,是為了怕我與你分開後,立刻會得去和那個被你所猜妒而全非事實的人結婚,這未免也是你的過慮了!關於前者,一切自有公論,又何苦要我自動的去告發你重婚遺棄的罪名呢?請你千萬可以放下心來。後者呢,你把女子的結婚,一個有靈魂有思想的女子之結合,看得太容易了。實在說,又有誰逃出了棺材,而即刻爬進另一口棺材裏去的?對於婚姻,對於女子的嫁人,那中間辛酸的滋味,我嘗夠了,我看得比大砲炸彈還來得害怕。我可以用全生命,全人格來擔保,我的一生,是決不致再發生那第二次的痛苦的了。這一點決心,怕一定會強過你,勝於你這個以慾為生命的無聊者。

最合你的理想,而又是最使你便宜的,莫如在你辱罵及攻擊之後,希望我自動的與你分開,這才適合你那句「時時求去」的苛毒謠言。可是,這,怕又會成了你的空想,使你失望了!我在8年前(一)、6年前(二),那樣的艱難困苦的遭遇中,尚且忍著痛苦奮鬥過來了,又何至於會得在世故人情深悉了的現在,再來離開我的孩子?你的用意,我都明白,你不過想以同樣的方法,設下陷阱,在要我來踏你的舊女人的覆轍,你的兇惡的手段只能欺瞞世人,而永遠都不能欺騙我!(三)

我的靈魂,我的心腸,我的熱情,12年來漸漸地已被你磨折得乾乾淨淨,如今所餘留著的,也只有這一個不久即將消滅的肉身。但我對於你,依然是不念舊惡,不計長短。對家庭,對孩子們的一點責任心,始終還是有的,而同時也盼望你讀了我這封長信後,明白你自己一切的錯誤,痛改前非,重新來做一個好人,切不可再以日本式的壓迫來壓迫我,成功一個陰險刻薄的無賴文人!

這樣平心靜氣的勸導你,我想總要比請律師、上法庭有意義有效力的多多。在敵寇侵略中國的怒潮之中,又何苦拿了槍桿向自己放!我們應該看得遠、看得大,把私人間的仇恨,全丟棄在抗敵的緊張情緒之後,萬不可變成只重空談,而不講實際的一個人。永遠都不肯吃虧的映霞 民國28年3月】

醋酸私事賣文換錢

一封長信的開始,當時兩位曾經愛得死去活來的事,除了披露報紙刊登換稿費,兩人根本不管委員長、福建省長陳儀公務繁忙,中日戰爭情況下,醋酸私事竟然寫信互相告狀。

(一):8年前,我懷著第三個孩子,九個月身孕時,他竟竊取我銀行500元存款,逃到那原籍與那已離居3年的他的女人同居。10日後錢用完了,始又回到上海,當時我與他同在苦度著生活的家庭中。《釣台的春晝》,就在他快樂,我痛苦的時間中寫成的。

(二):一二八戰事停後,我因未得他的同意去會見了我三年不見的女友–A女士。他一氣之下,在外面逛玩了半個月還不算,還得大寫文章痛駡我與A女士,這風潮也就哄動了當時的上海新聞界。記得王獨清還曾為這事件打過抱不平,寫成了一篇文章在大晚報上刊載過。

(三):他斷絕他舊女人的唯一的方法,也是罵她某日與某人在何處開旅館。鄉下人火氣大,這樣一來,竟成功了不離而自離。他今又想以同樣的含血噴人的方法來對付我,我終不致上了他的圈套。活一日就應該拼一日命。

(附記):被騙到了星洲以後,我時常在刊物上看見許多冷嘲熱罵的大文,想到那恨如切骨的時候,原想把我12年來,身受的一切甜苦滋味,統統告訴給大家知道,好使天下人明白,在這婦女解放的高潮中,也居然還有這樣的一個魔鬼–壓迫女子的這樣一個魔鬼存在著。但是剛寫成了一半,卻接到老朋友A女士來信,自成都寄來3封航快,勸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事件態度,且存著寧人負我,毋我負人觀念來處置。我只能答應她,僅把全文的首段抄了下來,其餘的,也只能在等時機了。人心易變,機會也自然是有的。(下篇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