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33) 畢業生也有中國版

龐林專欄

《沉淪》小說寫著。有一天禮拜六晚上,旅館裡學生,都去行樂。他沒有餘款可開銷,吃了晚飯,走了一回就回旅舍;空曠的二層樓上,只有他一個人在家;靜悄悄的坐了半晌,不耐煩起來,他又走到外面。他經過主人和他女兒的房門口;他記得剛才進來時,他們正在吃飯。他拿出一本小說來讀,靜寂空氣,忽然傳來沙沙潑水聲;他靜靜兒聽了一聽,呼吸急了起來,面色漲紅。他輕輕的開了房門,拖鞋也不拖,幽腳幽手的走下扶梯去;輕輕的開了便所的門,他盡兀自的站在便所的玻璃窗口偷看;原來旅館裡的浴室,就在便所間隔壁,從便所玻琉窗看去,浴室裡的動靜了了可看。他起初以為看一看就可以走的,然而到了一看之後,他竟如同被釘子釘住一樣,不能動了。那一雙雪樣的乳峰!那一雙肥白的大腿!這全身的曲線!呼氣也不呼,仔仔細細的看了一會,面上的筋肉都發起痙攣來了。愈看愈顫得厲害,他那發顫的前額部竟同玻琉窗沖擊了一下。被蒸氣包住的那赤裸裸的愛娃嬌聲問說:是誰呀?他跳出便所,跑上樓上。回到房裡,面上同火燒一樣,口也乾渴了。他打自家的嘴巴,把他被窩拿出來睡。他在被窩裡翻來覆去,便立起了兩耳,聽起樓下的動靜來。潑水的聲音也息了,浴室的門開了之後,他聽見她的腳步聲好像是走上樓來的樣子。用被包著了頭,他心裡的耳朵告訴他說:她已經立在門外了。他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奔注的樣子。心裡怕得非常,羞得非常,也喜歡得非常。然而若有人問他,他無論如何,總不肯承認說,這時候他是喜歡的。他屏住氣息,正在疑惑時,聽見她的聲音,在樓下同她的父親在那裡說話。她的父親高聲笑了起來,他把被蒙頭的一罩,咬緊了牙齒說:她告訴了他了!她告訴了他了!這一天晚上他不曾睡著。

郁達夫寫的小說《沉淪》,小說保守的創新語法寫出新舊時代的兩性千篇一律魅力,裸體的引誘,性慾的吸引,還有葦草旁男女偷情,可以看到當時精神生活非常缺乏,感情陷於一種尋幽探勝荒唐心靈桎梏。他在異國他鄉內心飽受性的苦悶與外族歧視,他渴望愛情,但難實現,他走上自瀆,窺視浴女,到妓院尋歡,都是當時的社會形態。他有追求肉慾的衝動,用文字顯現自我思想及壓抑行動矛盾,他也要守住道德,陷在平價慾念的俗人習慣不能自拔。我們回頭看看郁達夫自己想向世間表達自己到底是什麼?郁達夫的詩詞筆鋒,他寫出自己感情奔放的對聯,是典型自剖好詞句:

郁達夫的釣台題壁

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
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
劫數東南天作孽,雞鳴風雨海揚塵,
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泰。

他生於中國最衰弱的年代,列強由英國領著資本主義與蘇聯共產競技鬥爭交鋒,苦難中國席捲人間各式各樣悲憤災難,悟力交會懵懂,牛鬼蛇神進入龍爭虎鬥,新轉舊去,悲慘進入假希望,命運交給真侵略,愚蠢蛻變接上光輝幻想的時代,由革命及反革命編寫詭譎的新樂章。

郁達夫在北京大學、武昌大學、中山大學任教時已揚名全國文藝學術界,但國民黨勦共使他徬徨隱退,思想產生矛盾問號,精神隨之保守消沉,當時沒有誰能看到文人如何報國的方向,大家能抓緊眼前的景物,甚至說望著樹上未結成的小果實,看著它,一離開,明天是什麼?還會長成嗎?誰又能估算到?

他與才女美人映霞結婚是逃避空虛,離婚是結束煩瑣。郁達夫在蘇門答臘時已經逃開與美人映霞之婚姻,也想逃離自己詩人之身份,改行賣酒,但日軍懷疑他單身之身份問題,他又結婚;能說日語,坦率又有眩耀才華及隱私暴露狂的郁詩人次日遇到朋友來道賀,毫無保留對著朋友說:『新娘是處女』。

郁達夫主演畢業生

好萊塢電影《畢業生》年輕的男主角狂奔到教堂,把即將結婚的女孩在即將完成結婚儀式套上戒指之前刻,搶走新娘,非常浪漫,近乎鬧劇,但多數年輕人喜歡。這個電影《畢業生》也有中國版,是由郁達夫演男主角。

郁達夫1927年1月14日在上海法租界見到王映霞後為美人傾心,整個心被王映霞擄走,他在日記寫下:『我的心又被她搞亂了。』『每天都要見到她,要是有一天沒見到,就寢食難安,六神無主,實在沒辦法就是到她樓下轉一轉,看到她的窗戶,也會得到心理上的安慰。到了這樣的年紀,還會和初戀期的一樣心神恍惚。』這一年郁達夫已有三個孩子,他把已和別人訂婚的王映霞當作自己的真愛對象,興奮得到的香吻全記於日記;烏雲轉涼風,懷抱霞女看夜景,坦率漂逸毫無遮掩,在日記寫:

『…晚上又接到映霞的來信,她竟明白表示拒絕了。也罷,把閒情付與東流江水,想儂身後,總有人憐。今晚上打算再出去大醉一場,就從此斷絕了煙,斷絕了酒,如蛇如蠍的婦人們。半夜裏醉了酒回來,終於情難自禁,又寫了一封信給映霞。我不知道這一回究竟犯了什麼毛病,對於她會這樣的依依難捨,我真下淚了,哭了,哭了一個痛快。我希望她明天再有信來,後天再有信來。我還是在夢想我和她兩人戀愛的成功。(1927 02 11日記)』『啊!映霞!你真是我的Beatrice(碧翠絲,詩人但丁神曲美麗女孩),我的醜惡耽溺的心思,完全被妳淨化了。(1927 02 28日記)』『又約她一道出來,上世界旅館去住了半天,窗外雨很大,窗內興很濃,我和她抱著談心,親了許多的嘴,今天是應允我Kiss是第一日…她激勵我,要我做一番事業,她勸我把逃往外國的心思丟了,她更勸我去革命…和她親了幾個很長很長的嘴。今天的一天,總算把我們兩人的靈魂溶化在一處了。(1927 03 07)』他為了愛情的表白,寫下直搗伊人心坎的大膽情詩「寄給映霞」,詞句內五湖舟是指同往歐洲留學,把映霞當王羲之後人,還開出承諾要為美人寫傳記:

朝來風色暗高樓,偕隱名山誓白頭,

好事祇愁天妒我,為君先買五湖舟。

籠鵝家世舊門庭,鴉鳳追隨自慚形,

欲撰西冷才女傳,苦無椽筆寫蘭亭。

王映霞是民國才女

那個時代,女孩子認識幾個字就讓人無盡恭維,王映霞竟是書法家水準,寫的字就是完全名家,映霞有「荸薺白」的雅號,是形容她的美麗。她父親金冰遜,早逝,隨母親住到外祖父家研習詩文,打下扎實的國學根基,她被公認具有時代女性需要的特質美學;雍容華貴、美麗大方、口齒迷人、親和有禮,只要是女人好的封號,她都夠得上;也是天生具外交才華之才女。易君左形容映霞曾用「頎長的身材,豐滿結實,風韻很好,雙眼尤其是水汪汪的。」記述映霞之美麗。左舜生在「郁達夫與徐志摩」文有「其時正是王映霞的盛時,皓齒明眸,愈樸素而愈顯其美。」

王映霞與郁達夫在日本橫濱結婚時廿歲,達夫比她大了十二歲。郁達夫是仰慕追求神不守舍,但文人只得用「以退為進」文攻佳人心窩,他「攔轎搶婚」寫了一封告白「異類情書」:我不願打散這件喜事,可是王女士,人生只有一次的婚姻,結婚與愛情,有微妙的關係,但妳必須想想,當妳結婚年餘之後,就不得不日日做家庭之主婦,或拖了小孩,袒胸哺乳等情形,妳情願做一個家庭奴隸嗎?妳還是情願做一個自由的女王?妳的生活盡可以獨立,妳的自由,絕不該就這樣地輕輕拋棄。

映霞不以貌取人,愛人以才得歡心;同意結婚後,郁達夫向映霞寫信說:『一切照你吩咐去做,此心耿耿,天日可表;對你只有感謝和愉悅,若有變更,人神共擊。』婚後映霞很柔情,除了生活上精神全心全意於相愛的窩巢之外,並有計畫的每天準備了營養品,想盡辦法要把愛人的肺癆病體加以調養。達夫則以「日記九種」的表白把他對映霞的愛心行為語言登在報刊上,告訴天下人,他有一位賢淑良妻。他們的第一個兒子很快出生了,夫妻更加恩愛過了五年的甜蜜恩愛生活。當時茶餘飯後,報紙連載「日記九種」是多數文人談話之題材。

1933年,舉家由上海遷到美女故鄉–杭州,住的房舍取名「風雨茅廬」。杭州是映霞故里,映霞開始注重打扮,也有交際應酬,風風雨雨過了幾年,緋聞傳開,等到映霞已有新歡,達夫才催促映霞搬到工作地福州與他同住,映霞是去了,但愛戀卻留在杭州。郁達夫是福建省主席陳儀之幕僚,1936年12月曾接受日本外務省邀請,赴日訪問後返程途中,應日新報之邀請,在台灣參觀訪問八天。次年日本全面侵華開始。

郭沫若在1927年上海四一二清共時期曾發表「討蔣檄文」。蔣介石發佈通緝郭沫若,使郭長期流亡日本。七七蘆溝橋事變後,蔣介石基於國共合作抗日之原則,同意郭沫若回國共赴國難參加抗日,要陳布雷寫信邀請。在福建省政府的郁達夫替陳布雷寫信給郭沫若說:『今晨接南京來電,囑我致書,謂委員長有所借重,盼兄速歸。』

1937年8月13日上海戰事開始,杭州即將捲入砲火,映霞攜小孩避難到麗水,這裡有情人好照應。後來達夫逝後,映霞有新的仰慕者,與郁所生小孩曾由陳儀日籍妻子照顧至陳儀奉派赴台就任省主席。

郁達夫無意間截獲了不應看的情書,也用卡片印成一套,送朋友紀念,告訴這件事情使自己成受害者。王映霞無所謂,來個不辭而別。達夫悔恨交加,為什麼要宣傳破壞映霞形象。映霞洗滌後晾曬的紗衫還掛在那兒,達夫很生氣像個小孩子,拿大筆浸上濃墨後在紗衫上寫下:「下堂妾王氏改嫁前之遺留品」!並成詩一首:

鳳去台空夜漸長,挑燈時展嫁衣裳;

愁教曉日穿金縷,故繡重幃護玉堂。

碧落有星爛昂宿,殘宵無夢到橫塘;

武昌舊是傷心地,望阻侯門更斷腸。

達夫盛怒仍未消退,在報上登出「尋找逃妻」啟事:『王映霞女士鑒:亂世男女離合,本屬尋常。汝與某君之關係,及擄去之細軟衣飾現款契據等,都不成問題,惟汝母及小孩等想念甚殷,乞告以住址。郁達夫謹啟』此啟事轟動全國,使得王映霞顏面盡失,感情之牽扯已肝腸寸斷。

但沒幾天,達夫很後悔改在報上登出「道歉啟事」啟事:『達夫因神經失常,語言不合,致逼走妻子王映霞女士,且曾登尋找啟事,誣指與某君關係,及攜帶細軟等等。事後尋思,復經朋友解說,始知全為誤會。茲特登報聲明,並深致歉意。郁達夫啟』;王映霞寫了一封現代式「悔過信」,雙方於是言歸於好。

砲火連天,半個中國在燃燒,達夫與細膩婉約的王映霞在玩「七年之癢」遊戲,郁達夫在《毀家詩記》說,應福建省主席陳儀之邀隻身赴閩計劃漫遊武夷太姥,飽覽南天景色是藉擔任福建省府參議兼公報室主任職位,抗戰前應邀訪問日本、台灣,準備做些記遊述誌長文,但實為毀家之開始,當時達夫會家醜外揚,另有報社慫恿成份,達夫開銷大,要用稿酬補貼。醜劇鬧得全國皆知;兩夫妻筆戰勢均力敵,但映霞小楷寫得極為秀逸,答辯更是有力,用女性弱者由被轟悔過調整為自尊心之覺醒,完成兩性平等反駁,長期登載於《大風旬刊雜誌》用《一封長信的開始》長期發表兩男女自家醜事。(搜集資料改寫)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