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要義(22)

作者:达义法师

須菩提是拘撒羅國舍衛城人,出生婆羅門教家庭,是古印度拘薩羅國舍衛城長者鳩留之子,釋迦牟尼十大弟子之一,以「恆樂安定、善解空義、志在空寂」著稱,號稱「解空第一」。所以,《金剛經》開頭由須菩提提出問題不是偶然的。須菩提說:我非常高興,我愿意來聽釋迦牟尼佛,你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是怎麼樣的。釋迦牟尼開始用文字般若來表達實相般若是什麽。

你們如果有讀過禪宗的歷史淵源就知道,釋迦牟尼佛有一天在靈山會上拈花,大迦葉微笑,這個心法就傳給他了。釋迦牟尼怕人家不懂,不知道什麼意思,他講:我有一個涅盤妙心要傳給其他人,他才有說教,才有說這個道理出來。那麽稱這個般若實相,是不可以用語言、文字、思維所能夠表達的菩提心,這個才是真正的菩提心,如果落入語言、文字、思維、概念的話,這就是一種權巧方便,是一種文字的般若。

長老須菩提出來,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我們看看釋迦牟尼怎麼樣回答這個問題。釋迦牟尼説:「善哉,善哉!須须菩提!如汝所說,如来善護念諸菩薩,善咐嘱諸菩薩。汝今諦聽!当爲汝説:『 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釋迦牟尼第一句回答就是:「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就不講了,為什麼呢?

須菩提請教釋迦牟尼佛,他說很愿意來聽釋迦牟尼佛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釋迦牟尼佛才講了好多的語言文字讓我們明白。後面這些都是屬於文字般若,或者叫觀照般若,經過文字來表達,然後讓我們去思維,讓我們用智慧去觀察,去了解這個實相般若是什麼。這就是《金剛經》的妙處,《金剛經》裡面最高的境界,就是不可以用語言文字來講的。釋迦牟尼在表達的同時,他都在破這個「相」,在表達義理這個菩提心的時候,當下就破我們的相,不要去執着。我們看《金剛經》的時候要抓住它的要點,要知道《金剛經》的特色是什麼?《金剛經》就是在破相,破了我們這個「我相」,破了我們這個「法相」。所以釋迦牟尼佛如是回答,這就是禪宗以心應心的法門,你看這個禪宗,「禪者無言」,禪宗是不能用語言來表達,如果你用語言表達,就落入教相,屬於言教了,並不是最高的境界,所以上面所講:「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這是禪宗以心應心的法門,不落語言文字,就像釋迦牟尼佛把這個法傳給大迦葉也是一樣。

這個「降伏其心」,在《金剛經》裡面也是非常出名的一句話,這個「心」是什麼心?虛妄心。我們爲什麼要降伏其心呢?釋迦牟尼講,我們在座位各位所思維的、所用的心,就是一個虛妄心、分別心。你每天從早到晚,起來以後就是一個分別心,分別這個,分別那個,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毛病,都具足我相、人相、眾生相、夀者相,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會執著這四相,正因為你有執着這個四相,所以有分別;有了分別,那麼就有比較;有比較就有煩惱。我們的煩惱就是不明白我們的真如佛性,不明白這個菩提心,因此釋迦牟尼叫我們降伏其心,這個心就是凡夫心、虛妄心。佛教里面講「心猿意馬」,這個心常常在妄動,心沒辦法安定下來,爲什麼呢?因為妄念太多了。為什麼有妄念?就是因為你沒有這個般若觀照,所以有妄念,因此我們要降伏其心。我後面注解叫自度度他,你如果要找到般若智慧的話,你首先要去除你這個虛妄心,當你有一天把這個虛妄心去除以後,你本有佛性顯現出來,那你有大智慧,有了大智慧,大悲心起,自然而然你就想去度眾生,這是很自然,並沒有人去告訴菩薩説,「菩薩你去度眾生」,而是菩薩修行修到一定的定力,有了很高深的禪定以後,就產生了一種無上的智慧,有了這個無上的般若智慧以後,就大悲心起,自然而然他把所有的眾生當成一體,同體大悲,眾生的煩惱,眾生的快樂跟佛菩薩息息相關,所以我這里講降伏其心就是自度度他,降伏其心並不是說自己淨化自己心靈,而是同時在淨化他人。菩薩自利利他,自覺覺他就是這個道理,所以釋迦牟尼講,應該要這樣地降伏其心。
(未完待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