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35) 金髮野獸學習周瑜

龐林專欄

蔣幹偷書是比喻中了別人的反間計,是成語典故,蔣幹事後還以為立了大功;明朝崇禎皇帝也是中了反間計,是太監演笨蛋蔣幹;都是沒通敵,卻有通敵證據。

《三國演義》說法,曹操聽了蔣幹報告,沒有調查,即殺涉嫌通敵者蔡瑁、張允。要誤國家大事,國家團隊只要有一個笨蛋,被耍弄就夠了。蔣幹偷書,誤了曹操統一南方雄心,應該不是真實故事,但有史鑑功能。崇禎沒有史鑑智慧,後來自己上吊殉朝;乾隆帝證實崇禎是中了反間計。想要管理國家大事,多讀一些啟發智慧的史鑑書籍,是必要的。

三國赤壁大戰故事
三國演義寫著,曹操要橫渡長江直下東吳。蔣幹來到曹帥駐紮行營,因自幼和周瑜同窗讀書,面前向曹操自薦,願意過江到東吳去作說客,勸降周瑜離開孫權投奔曹操,免得南北大動干戈。曹操認為試試無妨,吩咐備酒為蔣幹送行。蔣幹才過江,孫權人馬攔問,要去哪?蔣幹即明講,敝人蔣幹與周郎是好友,要拜訪周總司令。周瑜正在為迎戰忙碌著各方部署,聽到信差來報,有客姓蔣,即將拜訪周都督。周瑜知道蔣幹是來勸降,丟下軍務,找幾名副官說明如何、如何,安排,吩咐…。沒多久,行營哨兵來報;周帥有故友蔣幹到訪。周瑜吩咐眾將暫時歇著,即帶著副將往迎賓室接見貴賓。

二人多年未見,客套寒暄,周瑜挽著蔣幹手臂進入戰地議事大帳,拿酒以宴款待老朋友。席上,周瑜解下佩劍交給太史慈,先讓蔣幹卸除壓力,說道:蔣幹和我是同窗契友,雖從江北到此,他不是曹操的說客,諸位不要猜疑。

軍營沒有投宿客棧。周瑜與蔣幹喝得酩酊大醉,反而是客人蔣幹扶著周瑜回營帳,周瑜酒後半昏未醒,說著:很久沒和子翼兄共寢,今夜同榻而眠如何?隨即趴著床就睡著。蔣幹看著周瑜深睡,輕輕腳步走到桌前,拿起文書偷看。忽然看見一封曹操的水軍都督蔡瑁、張允寫給周瑜的書信。蔣幹看後驚歎,這豈不是我方通敵降書?慌慌張張就把信藏在大衣內。

天亮了,衛士入帳輕聲喚醒周都督,還報告:江北有聯絡人來,正在帳外…周瑜手勢比著,噓一輕聲,阻止衛士說下去,然後看一下蔣幹;蔣幹裝熟睡,還真像。周瑜和衛士小心翼翼移步,不趕出聲,走出帳外,來訪北軍軍官帶著令旗,敬禮後,不知帳內有北客,竟大聲報告:「蔡瑁、張允說,現在還不能下手…」聲音隨著周瑜手勢,忽然轉小聲,蔣幹要聽,聽不出後段是說什麼。一會兒,周瑜進來,蔣又躺下睡了。蔣等周瑜睡著,起床就直接走出軍營,哨兵知道是都督賓客,未加盤問。蔣來到江邊,僱到小船,吩咐儘速馳過長江,回營見主子曹操。

曹操何等聰明,竟中了這種小技倆詭計,傳呼後,不問事情來龍去脈,命令押送牢房,隨後跟著劊子手,依令斬了蔡瑁、張允;兩名叛將首級送上呈驗時,操忽然清醒,啊!糟糕,中計了。

這個把戲,皇太極進兵中原,也用過;他讓俘獲的明朝太監關在戰地行館。幾名衛兵三更半夜趁長官寢室睡覺,聚著開始喝酒,還有小菜,吃宵夜喝酒閒談雜事。完全忘記屋內關著明朝囚犯。一名將軍騎著馬過來,對旁邊值班哨兵問:隊長呢?答:剛走進帳內。將軍說:叫他過來,有事要講。之後將軍與隊長兩人談話,說到:「袁崇煥要如何,我們有袁將軍協助,可以連闖三城;袁將軍,以後是我們的統帥,諸位遇到,要多加客氣,禮貌一些云云…。」太監等夜深人靜,將軍、隊長都離去,衛兵也隨之躺下,竟很快就呼嚕做美夢。剛好看到有把砍柴刀在旁,即拿著刮斷縛綁的繩索,走到馬房,牽到馬,卻騎不出去。忽然聽到前面大門口站崗衛兵,走過來對著坐躺的夥伴說:我去茅房,你看著。咿,沒有回聲;管他的,一下子就回來。太監這時候不溜,還等什麼時候?披上旁邊擱掛的敵人戰袍,騎著有官徽的戰馬;黑漆漆深夜,找著河床乾涸床道,顛簸穿越,一奔百里路,來到己方防地,總算遇到熟識官長,休息、囫圇吞吃一些食物,說明利害重點,請求換馬,拿著關卡用通行證,飛奔京都,當面報告皇上。袁崇煥就這麼樣簡單被敵人設計,關起來等待審理、調查、判決。

史達林在二戰前,大清洗殺了數以萬計他認為該殺的托派、反革命者、計劃奪權者,只計算1937–1938槍殺的政治犯,俄1992年第2期《國家檔案》公佈資料殺68.1692萬人;其中含中了[蔣幹偷書]模式反間計;史達林曾冤殺數名元帥及將軍。顯然史達林對於中國曹魏三國演義不算熟悉。如果史達林熟諳《三國演義》史鑑,至少不會誤殺圖哈切夫斯基元帥。

述文是依《三國演義》結合史料整理改寫。本來《三國演義》就缺乏正史之可信度,讀者或許可以相信《三國志》所載故事,但讀《三國演義》要抱著懷疑態度。下面寫的史達林中反間計,是否真的歷史是如此?筆者無官方資料佐證,以為只能說,大約如此,期間另有[中了日本美人計]、[貪汙]、[涉嫌叛國];處死的將領、元帥,數萬個案,性質不同,篇文無法全數探討,請讀者自己判斷。

蔣幹盜書坑死元帥
《三國演義》的故事與較正史的《三國志》有許多不相同;《三國演義》是杜撰瞎編,但很有趣,不要太認真想要揭穿它。我們談談可能是20世紀版,蔣幹偷書的希特勒詭計版。納粹這邊,希特勒心中盤算蘇聯最厲害礙眼的對手是圖哈切夫斯基元帥,主要是圖在1936年寫了《德國目前的軍事計畫》,列舉德國武裝實力、進行現代戰爭的總結。圖找到德國內部資料,詳述著希特勒的反蘇計畫和復仇計畫;著作指出:德軍已經完成對於地面、空中、海上全面戰爭的準備。圖帥說明,我們必須嚴肅地發展我們蘇聯西部邊界的防衛,趕緊建立防禦工程。

圖帥的見解使自己成為希特勒的眼中釘,尤其是圖的法語流利,野史說圖在一戰曾俘虜戴高樂,還協助釋放他。希特勒甚至可以考慮不打英國,但一戰恥辱,絕對是要打敗法國。希特勒對於圖帥,決意除之而後快,但找不到辦法。1936年,蓋世太保領導人海德里希獲得一名蘇聯高級軍官意圖推翻史達林之情報,隨即報告希姆萊,接著這個情報陳報給元首希特勒。

這種情報,通常靠臥底花錢活動取得,有時是自己人檢舉或陷害。依據維基百科,這次是史達林為了大清洗製造的假情報,維基原文是:【這一「情報」事實上來自史達林本人–史達林意圖藉此推動對蘇聯紅軍的內部清算,由此下令其內務人民委員部間諜斯科布林將這一資訊傳給希姆萊,稱圖哈切夫斯基和其他蘇聯將領試圖發動政變。】

野史有數種不同說法,以史達林之之智慧,他做壞事,不會被抓到把柄。所謂[人民委員部間諜斯科布林]極可能是另外有主人嗾使,但蘇聯時代真假難分的情報資料充斥;證據十足的,有時簡單推論就能論定是編造的,例如史達林兒子關押在納粹豪森集中營,死的時間是1943年4月15日晚上11時。這個集中營命案,因為身份特殊,衛兵肯定不敢槍殺,何況說法是死在鐵絲網內部。判斷應該是希特勒命令殺的;編了一大套,只是集中營主管怕將來蘇軍解放,有責任,編排成逃亡模式,被衛兵槍殺;夾些假情節,用以推卸責任。

史達林的特工會在國外搜集情報,而特工常為了多領些獎金,陳報工作績效;有時連敵人做的,都攔過來是自己做的。例如張作霖皇姑屯遇炸(1928 07 04)。關東軍早已公開承認犯案。在東京審判,日方主事者連如何付費物色替死鬼,怎麼樣安排炸藥、地點都有人承認了;但蘇聯特工也插上一腳,說是他們幹的(註一);目的當然是要多申報些款項。我們把圖帥冤死,簡單分析過程,當然肯定含以訛傳訛情節,事實上野史常含真相,與史載歷史都真真假假,必須自己過濾。

(註一):1990年代,俄國歷史學家沃爾科戈諾夫在調查托洛茨基死因時,無意中發現張作霖被蘇軍情報局暗殺的檔案史料,使歷史鐵案在70年後有新的說法,判斷是薩爾嫩領導的東北三省特工報業績,誆公費。

海德里希演出周瑜
史達林在1937年6月,殺圖哈切夫斯基元帥和7名著名將領;納粹蓋世太保首長金髮野獸海德里希演[蔣幹偷書]劇本之周瑜,完美完成希特勒交代之任務。整個過程與三國時代曹操殺水軍都督蔡瑁、張允,相關寫給周瑜的降書,異曲同工。在德蘇戰爭前,清洗過程誤殺的,後來全部在史達林去世後獲得平反。

捷克斯洛伐克駐柏林大使馬斯特內給他的總統貝奈斯拍一份密碼電報,說明自己以前認識的德國外交官在和他談話時說出這樣機密:「德有特務正在跟蘇一個反史達林團隊保持密切聯絡。」之後源頭是蓋世太保間諜盧戈森不明不白由紅朝驅逐的官員,前沙皇將軍斯科布林取得情報,主要內容是,在蘇軍正醞釀一場大陰謀。

盧戈森如獲至寶,都未經查證,立即親自飛德送交情報。在柏林,盧戈森詳細地向納粹管情報希姆萊和海德里希匯報。海德里希認為倘若斯科布林的情報沒問題,蘇聯會成為一個軍人專政的國家,而圖將是新領導。這個案子癥結未打開的疑點是,到底資料是不是史達林給的,依維基說法,是史達林給的,但另有說法,是海德里希編造的。若依5月26日,圖認罪的資料,他在聲明中說:[我承認存在反蘇陰謀活動,也承認我是它的領導。我願意主動向偵查人員交待有關陰謀活動的過程,不隱瞞任何一個參與者,也不隱瞞任何事實。…]27日,圖寫給專案偵查員烏沙科夫認罪書:[我的罪孽太深重,而且無恥,我個人和領導的組織所幹的事危害國家極大,是間諜行為,背叛祖國,我請求給我機會向速記員口述,我保證不隱瞞任何事實。…]當時圖還不知道事態嚴重,有可能為了免死刑,只是想把這場鬧劇結束,無關緊要的罪行,全部承認;對於重大罪行,則全部否認。而白紙黑字,在蘇聯有用刑取供辦法,並且判決後,沒讓見家人,就槍決,恐怕有掩滅死者用過刑求傷痕證據之考量。

早先,海德里希盤算,就算是史達林給的,整死圖,在蘇聯也不會有後遺症,因為符合史達林的計劃–要大清洗;直覺這份情報可以擴大,改編劇本做些文章用在反間計,必須加強叛國證據才會判死刑,即呈報元首。希特勒決定進行摘除這個眼中釘,如果能設計到史達林有足夠證據,除掉圖,會激化紅軍將領效忠中心分裂,效果上會削弱紅軍戰鬥力。海德里希的借刀殺人辦法,是希特勒批准後才進行。海德里希先搜集過去圖帥與德國將領、官員,曾經有過的書信往來;過程取到較價值的是在1923至33年,有德企業家曾接觸蘇聯官方,參與一些武器和軍用品研製;全部過程,都在這檔案,裡面有1925–1928年,圖曾擔任過紅軍參謀長,圖的談話及開會記錄。德國情報局的檔案室,也有相關圖帥的各式各樣文書、習慣、愛好、消遣、朋友資料,尤其曾經出國之日期、地點最重要。只要與圖有沾到邊的資料,都拿出來討論研究。海德里希與特工、偽造筆跡專家以圖之書信開始精心編出偽造幾可亂真之圖元帥筆跡,真真假假的書信,筆跡、語氣,連簽名都達到真跡程度。有數封信,分別與蘇軍高級幕僚搭上要謀反的約定計劃,故意寫得很曖昧,例如信尾加上[在xx哪裡見面談]。還仿造元帥簽名,而兩者確實這時間曾經在信文寫的地點見過面,但根本不是談謀反的事。除此之外,還偽造納粹某些直屬民間機構開出的大額款項收據之對方收執條,並附上寫著謝謝提供紅軍的機密情報資料。

總參謀長圖哈切夫斯基正在策劃倒史達林的軍事行動,原只有傳聞,但無證據;繪聲繪影製造書信後,竟然變成好像真的在籌劃,原封資料未經查核調查,即呈報,之後符合納粹戰略須要,海德里希運作後,重新設計內容,用偽造手段改變成有憑有據的檔案,其中一部份情報資料,利用設計的火災,由不知情的第三者,適巧進火場搶救,資料剛好被燒燬大部份,重要的謀反連絡事項,時間卻都留存;例如哪個日期,這個時間,圖確實有出國,曾與德方誰談過話,而且很自然幾乎是灰燼的證據,還拿到巨額賞金,就轉入史達林之手。燃燒不完全的灰燼,變成揭露圖等罪名鐵證之一部份。這是希特勒完美的借刀殺人,變成蘇聯內部真的有造反舉動;當然可能原來就有造反陰謀,但畢竟沒有實際造反行動,而海德里希主導製造的證據,增加到犯罪事實有菱有角、有聲有色。依海德里希說法,他忙了幾個月,製造出許多查證信函所示時間、地點也找不到破綻的信。成功的使史達林處決和罷免其軍官3.5萬人。(下篇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