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遊魁北克:小香蒲蘭,離塵不離城

本报专栏作者:走走聊聊

有一條美得會讓人中毒且無可救藥的小街,被稱為魁北克的香榭麗舍。韓劇神話“孤獨又燦爛的神:鬼怪”中的鬼怪和女主角恩倬不時穿越而來的也是它。這就是Petit Quartier Champlain小香蒲蘭。

小香蒲蘭是懸崖腳下的狹長地塊,依偎著聖勞倫斯河北岸蜿蜒。獨特的地理佈局,給與了它遺世獨立的空間,賦予了它獨特的氣質,孕育了它無與倫比的景緻,成為魁北克市的一道亮麗風景。尤其是緩緩流淌而過的大河水,注定它溫柔,安詳,恬靜,純淨和愜意。也許正是如此,許多遊客會坐在岸邊,凝視著晚霞抹紅的河水,沉醉在忘我的世界。遠處教堂塔尖傳來的悠長鐘鳴也不會打擾。

最讓人喜歡的是它的法式老建築所凝聚成的格調。沿著它狹窄起伏的石板路慢步,兩旁是精巧的17世紀老屋,古色古香。每個角落有不同的精采,每個拐彎有意外的體驗,加上看不懂的法文所瀰漫著文化的氤氳,讓人感到浪漫溫馨,也會讓人靈魂出竅,似乎穿越來到法國的一個普通小鎮老街。

典雅的石屋,百年未變,還在傾訴舊日故事和情懷,無處不散發它的魅力。窗檯和門框保持著固有的質樸。油漆雖說單色,顯得有些簡單,但並不感到單調,也不失時尚,更覺鮮艷明朗。透過這老式門窗,室內的擺飾和商品在橘色燈光在洋溢著別樣的美麗。可以說每扇門每間窗都別有洞天,百看不厭。再配上精緻,各不相同的藝術化店招,夢幻的色彩和童話味道躍然而出,會突有時光凝滯之感。最喜歡那漂亮小陽台和閣樓天窗,不僅好有韻味,也讓走走聊聊不覺聯想起歐州古典戲劇小說裡的戀愛場面:樓上的姑娘微微一笑,街邊的小夥子傻傻彈唱。

濃郁的法蘭西風情還在滿街的鮮花綠草裡蔓延:門欄邊有,窗檯上有;落座街邊長椅,低頭可見;徜徉人流,抬頭還有懸掛的。這花團錦簇,萬紫千紅,和房屋及人流的色彩混合,還有空中掛著的形形色色俏皮鐵皮人,組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美輪美奐,百般迷幻。當夜幕漸漸降臨,街燈搖曳,又增添了些些溫暖溫馨。斑斕的夜色,尤使其繁華似錦猶如巴黎,也難怪會有北美最歐洲的美譽。恍惚之間,別忘記在小香普蘭街南端的102號停留。它的邊側外牆上有一幅視幻覺風格彩色寫實壁畫,面積達一百平方米,細膩地講述著百多年前的生活,比如火災,滑坡,爆炸等,給人以行走虛實和歷史之間的感覺。

隱藏在小香普蘭中不為人識的脈搏,應該是人來人往煙火氣中的那份內心的自在和寧靜。掛有“北美歷史最悠久的繁華街”牌子的小香普蘭,有點像南京的夫子廟,北京的大柵欄。老房子裡開設著飯館,客棧和店舖,販賣食品,冷飲,糕點,禮品,畫作,珠寶,毛皮,服飾,工藝,楓糖等。自然是遊客摩肩擦踵,川流不息。但沒有失去魁北克藍天白雲的那份乾淨,平靜和詳和。無論是坐在長崎上暫息,還是靠著鋪有彩條桌布的桌子喝杯咖啡或啤酒,靜看人來人往,嘈雜喧鬧全無,只有耳語和流浪藝人的行吟般彈唱,會保有內心所期冀的安靜。在人群中享受寧靜,應該是最美的時光。

小香蒲蘭還有迷宮似的小道,轉角就可以甩掉人群,這時立馬就靜得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頗有戴望舒雨巷的意境。也會心生一念:遇見丁香一樣的姑娘。這時,自己會不由慢步,腳尖指點石板路,指尖撫摸石牆,眼睛投映天空,內心裝著愛人,雙耳則傾聽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最喜歡這種離塵不離城的空間距離。如此安靜地感受自己和存在,不就是旅行的意義?

連接小香蒲蘭和懸崖之上的,有懶人坐的軌道纜車。但務必走一趟著名的Escalier casse-cou斷頭台階。59級石階,不長,也不短,卻是浪漫的一景。無論是站在階下抬頭眺望,還是佇立高處俯視窄窄的小香蒲蘭,立體視覺加上五彩色調,復古又充滿設計感,怎麼看都是一幅明信片。最妙的是台階中還有小館子和露天餐桌。毫無疑問,這裡是遊客搶鏡留影的熱地。不過,也總讓走走聊聊聯想起北京菜市口。

1635年始建時,這是一條連接上下城的捷徑,不過是光溜溜的泥台階,而且異常陡峭。每逢泥濘雨天,冰雪冬天,行人摔倒便成常事。於是會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上下坡的行人注意安全。casse-cou就是法文再三提醒的意思。但是法文俚語又有斷頭之意。巧的是,英國人統治新法蘭西后,又不加以考證就把其斷頭的意思譯為英文Breakneck。於是斷頭台階便名揚四海。因此這裡並沒有那麼血腥詭異。

往北便是Place Royal皇家廣場,可以說是魁北克城的發源地。第一次團游時,下城遊覽的解散和集中地也在此。1608年Champlain沿著聖勞倫斯河上溯到此靠岸,就是在此建立了北美第一個法國人永久社區,吹響新法蘭西殖民的號角。到1660年已成為繁榮的歐式市鎮廣場。周邊依舊保留石砌建築,遊客中心就設在其中。最醒目的當屬1688年建成的Eglise Notre-Dame Victories凱旋聖母教堂,是北美現存最古老的石造教堂(1688)。廣場中央有安置在高高石柱上的路易十四國王的青銅胸像。如果想追憶英法七年戰爭,緊靠著的砲臺公園是憑弔的好去處,不過硝煙已散。

一定不要錯過的是皇家廣場巷口的巨幅壁畫Fresque des Québécois。這也是視幻覺風格,但有五層樓高,420平米,由12位魁北克和法國畫家於1999年共同完成。畫家們緊扣一年四季的主題,以時間為主軸,春夏秋冬由上至下逐漸過渡,從而將魁北克的四季美景巧妙而完美地呈現在同一幅畫中。鑲嵌其間的17個人物也是在魁北克幾百年歷史裡聲名顯赫,比如香蒲蘭,卡地亞,拉瓦爾。三個玩球孩子也是後來的冰球巨星。不過,它過於精巧,過於立體,過於和周邊的環境合二為一,可不要迷失在畫中。可不是,人們總要和虛虛實實的畫中人合影,想把自己也留在畫中。

回想,小香蒲蘭不就是一幅畫嗎?走走聊聊行走其間,總想滯留其景其境,成為畫中人。但最終還得揮手說聲再見。那就把這離塵的畫留在文字裡吧。(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