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天空都適宜翱翔(組詩)

作 者:藍 狐

追逐
比視線最先彎曲的是草
深秋時節,大地把百轉的柔腸
反覆晾曬。鴻雁已去,隱含憂傷
我在讀一封多年前的書信時發現
相思竟會比草芒更易枯黃

日影搖曳。被收割的想像靜臥高崗
馬鞭牽著炊煙,跑出疲憊的夕陽
離群的孤雁再唱不出魂牽夢縈的長歌
馬兒流出的淚水令風兒亂了方向
我的手中,
等一個人的酒竟燙了再燙

不是所有的天空都適宜翱翔
草場之外,
總有孤獨的綠色拒絕失望
風愈吹,草愈低,心愈神往
即令飲罷一杯烈酒,
披掛執拗的月光
追逐鄉愁,踏破風霜

大河
父親是一條大河,我是他的支流
他的源頭在八棵樹,卻一路流經了
那麼多鄉野。沙場。暗渠
或以舒緩,以湍急,以不死的
磅礴,跌宕了水滴石穿的風骨
勃發了揮斥方遒的壯闊

鞭痕犁過。彈雨打過。苦水咽過
他流淌的姿勢縱是在行將乾涸時候
依然, 蜿蜒了河畔的風光
輝映了依依不捨的日月

一條拒絕消隱的大河啊
父親的心音,時時在我的心頭
掀起巨浪

葉子
它只有兩件衣裳
換上偏黃的一件
天就開始轉涼

秋天的午後像中藥
到處都飄著母親熟悉的
草木的香

我的嗅覺靈敏
卻不知為何
眼睛總是發燙

我索性只想把窗簾拉上
我不想看到,焦陽下
母親穿著這一生最後一件衣裳
臉色蠟黃

送別
穿過夢境的朝露比晨風微涼
朝露的眸子裡悄然折射
半米暖陽。
一朵花的甦醒和一場夢的
遠去,太像一部影片才剛剛開場

一隻鳥,披掛過濃的晨霧站在水畔
任遠去的人群轉瞬蒼茫
它的召喚早已失卻了宛轉悠揚
送別,在熟悉的故事裡
變得毫無想像

回聲
對著明月,將一杯老酒斟上
再扯下幾根白髮一一點燃
我不想讓對你的愁緒,總是瘋長

回鄉的路,早已經被淚水
漂洗得好亮好亮。
每一次月圓它都會
變成惱人的弦,不住地在唱,唱

心被牽得生疼,感覺到處都是
密閉的窗。我憋悶著大聲地去喊
你的名字,回聲竟只有:娘

漂泊
沒有鄉愁的人只剩下漂泊
即便沒有愛情,仍不能阻止
回歸泥土的落葉

就像根本沒有絕對意義上的野果
每一根向陽的枝頭,都懂得
花開了坐果,瓜熟了蒂落

縱是生長得何其困頓
愈是搖搖欲墜,也便愈發祈盼
再吻一遍老娘土,再飲一杯醉山河

中秋
石頭在山坳打磨舊有時光
月光滿地。沒有人品嚐得起
被醃製的鄉愁,一種鹹澀的香

一座山只有一條路能夠唱出憂傷
風吹得太猛。那個心痛的方向
一年四季花開花謝,熱了又涼

有時候秋天不是真的枯黃
那麼多蔥翠被嚼出酸楚
一個中秋只能用一種孤獨守望

目送
誰能收留,遠征的翅膀留下的涼
麥芒向南。所有的指向
都是相思的穴道,一點一個踉蹌

每一次目送都會引發追憶的汪洋
春來秋去,往來的穹宇原本就是個
彌天的翅膀——誰的翎羽
白過歲月的兩鬢飛霜

縱是所有的遠行都將歸來
遙迢的驛路仍經不住
年輪反覆的捆綁
每一次重逢都會激起新攢的皺紋
拍打,起伏的心房

奪眶
多少秋黃可以收割了你
草根,草芒,草的歎息
風綰起褲管
遮著臉,掠過桑田
水的掙扎,
抵不過漸染漸濃的守望

村莊不忍在你的心頭打轉
老柳樹選擇了蒼涼
你的血地——掩埋了
最後一件胞衣
在夜下,把迷失打扮成
無奈的悲壯

知了在唱。卵產在了河上
流落遠方的孩子
轉過水泥的橋墩
梧桐的葉子閃出霧霾
遁入秋的白,白的霜

回望,穿不透執拗砌厚的牆
心力隨時下沉
淚眼總是憑仰視止息奪眶
——哪怕只有一滴
鄉關,即刻變得蒼茫

劃過
把那些和歲月有關的符號
都撕下來。比如白晝和黑夜
比如白髮與青絲,比如花開和蒂落
比如出生,比如消亡

比如我,站在一條河流之上
總會發現日光被撕得粉碎
魚兒潛進日子的粉沫,以逆流
回溯生長。那些快活,那些癢

野火在燒。在春天的原野
灼痛和亢奮演繹生死的抵抗
草的血。青蔥的灌溉
悖論了生生不息的綱常

誰是誰的先驅。誰是誰的太陽
誰在追憶。誰在守望
誰不住刪改著座標。誰
迷茫了物理的高度,任兩鬢飛霜

坐地日行八萬
晴天遙看洪荒
心頭。一隻鳥兒劃過
翅膀非短即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