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演同戲(38) 克拉蘇騎兵來甘肅

龐林專欄

克拉蘇是聲名遠播的殘酷將領,對打敗仗後及捉回的逃兵及奴隸實施「什一抽殺律令」整飾軍紀;逃亡者每十名一組,每組依數,用點名處死一名。公元前55年克拉蘇人在敘利亞總督任所,兵力六萬遠征伊朗,前53年卡雷戰役戰鬥連續數日,作戰失利後有部份突圍,但隨之瓦解,只有第一軍團由普布里烏斯帶著六千人往東方奔逃,最後消失在亞美尼亞草原。20世紀有媒體依史料判斷說有七名羅馬士兵,騎馬來到甘肅永昌縣來寨。

羅馬軍隊找絲綢路

  羅馬軍人對東方好奇,歷史上有一說是凱撒大帝在一場皇家宴會中,身上穿著的華麗絲綢長袍,質地輕柔鮮豔光澤令在場賓客議論紛紛,原來是戰利品,凱撒也不知產地來源。

   凱撒的政治對手克拉蘇,率領羅馬軍團征服波斯時,追擊潰不成軍的波斯軍隊,忽然間太陽光照射下來,羅馬軍人看到逃難殿後之波斯軍隊所帶光彩眩目之軍旗,竟由烈日照耀下反射出萬丈光芒,羅馬軍隊以為是上天下凡,捉到俘虜審問才知,絲綢來自東方中國。幾年後,凱撒大帝絲綢長袍和軍旗所用的布料,都是中國所製絲綢。絲綢可細緻做成紫紗禪衣,可當女人內衣穿著。湖南長沙西漢時官夫人古墓陪葬品曾挖掘出土衣物,衣長128公分,袖長190公分,僅重49克,還有彈性,全衣無破損之處,放在墳墓兩千多年;如果不犯忌,現在還可穿。羅馬軍人讚譽東方竟有這般絲綢織品之餘,派出商人到遙遠的絲國看看擴大貿易之可能性。他們透過中東阿拉伯商人騎著駱駝,從此走出一條綿延數千公里的〝絲綢之路〞。

悲壯來華絲路史詩

   歷史有一種寫法是克拉蘇公元前54年,他集結兵力六萬大軍(不同版本軍隊數字不同.問題應該同中國史冊.概呈報朝廷有時要報外籍軍團、後勤兵伕,有時未計)向安息伊朗遠征進攻,前53年卡雷戰役作戰失利,羅馬軍團死了兩萬餘人,被俘為奴一萬多人,部份克拉蘇的軍隊血戰數日後,其中第一軍團由普布里烏斯帶著六千人突出重圍往東方奔逃,但隨之瓦解無蹤。由後來的其他歷史湊拼,是流亡到西域哈薩克境內,投靠被西漢王朝驅離,當下在此稱王統治的北匈奴郅支單于;17年後才與西域副都護山東袞州人陳湯之15國聯軍四萬人遇上而戰鬥。《漢書》陳湯傳記載,公元前36年,漢朝戍邊的官兵曾遭遇過一支可能是使用古羅馬戰術的奇特部隊。這支部隊戰鬥後被陳湯降伏,隨即安排這些羅馬殘軍在永昌者來寨落戶定居。公元前20年西漢的版圖上,標有這個新設立的名叫〝驪干〞(名字有數種說法,一是驪靬城)的行政區的具體位置。有歷史學家墓穴找到一張公元前九年繪制的布絹地圖,他們可以在破舊的地圖上清晰地辨認出那個城鎮的名字,它的方位大致相當於現在永昌縣的者來寨村……。

   匈奴人最初在蒙古活動是遊牧民族,中國古代殷商時期稱匈奴為鬼方、犬戎。春秋初期匈奴就曾南下劫糧擄掠。漢武帝對匈奴做了致命打擊使其元氣大傷也造成其民族分裂,呼韓邪單于子嗣在之後率部投誠漢朝,呼韓邪單于早年曾於公元前33年娶得漢宮女郎王昭君。昭君先後與呼韓邪單于父子都生過孩子(父逝子娶)。北匈奴分裂,其中一派由郅支單于率領流竄到中亞,雖然如此,漢元帝時大將軍陳湯仍然認為侵略者後患無窮,終會反攻必須征討消滅。陳湯曾留下一句氣壯山河,發兵辯解理由:『敢侵犯中國者,逃得再遠,也要誅殺!』(原文: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歷史學家研究也有認為,普布利烏斯率領的古羅馬第一軍團六千人,最後流亡到西域康居國今哈薩克斯坦境內,為在此稱雄的北匈奴郅支單于所收容。

   匈奴郅支單于,在天山北路一帶號召聯盟,凡是中國派出的使臣,遇見即殺,西域秩序及治安大亂。公元前36年,西漢王朝西域都護甘延壽帶副校尉陳湯,用專使帶外交公文聯絡盟邦組四萬人兵團,執行西域保護國政策,以騎兵戰鬥陣勢前進,拓荒西域,逐國宣威。陳湯跟隨甘延壽征服匈奴郅支單于屬地,擒獲後把郅支斬首。

   西征匈奴郅支單于至郅支城,曾生虜了敵軍145名,共俘虜敵方人員一千多人。陳湯在戰爭中看到這支奇特的軍隊,以步兵數百人組成夾門魚鱗陣、盾牌方陣,土城外設有重木城。這一戰法前所未見,也許是羅馬軍隊戰鬥隊形。史學家認為,這支軍隊當屬卡雷戰役中潰退失蹤十七年的羅馬殘軍無疑。陳湯將其俘獲,帶至甘肅永昌縣境內,漢政府在祁連山麓始置驪胱縣,安置戰俘。現在查證,幾乎是在羅馬帝國向安息(Arsakes族建)要求遣返戰俘時之時間稍後,西漢的版圖上此後才出現了一個定名為「驪胱」的縣名。西域副都護陳湯是古代偉大將領,歷史上為了追勦犯境匈奴,只帶含屯墾兵團四萬將士,隨甘延壽兵分兩路向匈奴郅支單于夾攻,征過大宛王國及烏孫王國(哈薩克),攻下郅支城,在康居斬下郅支單于頭部送回首都長安報戰果,呼韓邪單于隨後向中國奏文,請准離開河套回舊地原來蒙古故籍。

   北匈奴大致基業亡於此時。陳湯因戰功被封關內侯,之後被檢舉貪污,私扣戰利品未呈報,遭流放邊陲,老年獲准返回家鄉。

絲綢路上散兵傳奇

   從《漢書》到《隋書》都有各種可能相關的記載,為破解古羅馬軍團失蹤之謎大家在找答案。目前驪胱城用石柱鐵鏈隔離保護,古城牆中央豎有一石碑,上刻「驪胱遺址」四個大字,背面刻有碑記敘述了建縣歷史。者來寨大路右方高台上建一羅馬風格的方亭,上刻「驪胱亭」大石碑,鐫刻〝羅馬東征軍歸宿碑記〞。永昌縣政府於1994年12月,在縣城南街頭三一二國道旁特意建造了一座紀念性雕像,二男一女,中間的老者高鼻梁,卷曲髮,長袍古裝﹔左右的一女一男身材壯實,眼窩深凹,頭髮淺捲,男抱稻麥女牽綿羊眺望著遠方。「驪胱懷古」四個大字花崗石背後台基上,碑文詳細記載了古羅馬軍團在雷戰役中潰敗,曾為漢政府軍隊降服,東遷永昌後與當地各民族和睦共處的歷史。

   瓦解之騎兵披著羅馬戰袍各自逃亡,部份騎馬推判是循著伊朗古城巴姆(巴姆在伊朗之東南,是絲路必經古城,在2003年12月26日大地震,2.5萬人死亡)至中國絲綢之路來到中國甘肅永昌縣驪軒後只剩七名,地方官依騎兵所穿戰袍盔甲武器特徵呈報朝廷,時為武帝劉徹孫西漢第八任宣帝中宗劉詢時代。驪軒是〝Legio〞,英文也有可能是〝Legion〞古羅馬軍團之意,有些報導是寫「驪干」,也有「驪胱」、「者來寨」。古代語言種類複雜也不清楚,根本沒有翻譯技術,現在考証是什麼意思?只能判斷。

   兩千年後,共產黨政權在二十世紀九零年代,企圖在煙塵封沒的浩瀚歷史找蛛絲馬跡,還派官員去甘肅永昌縣來寨調查這件事相關古代時地方庫存檔史;當然是無結果。但這由時間點判斷七人騎兵是克拉蘇戰敗後解散的軍人,由服飾判斷是羅馬軍隊,能夠騎馬到中國,想必歷盡千辛萬苦,可能多數病死餓死,這支殘部後來竟有幾個人能進入了中國,還在大西北的黃土高坡上安家落戶,繁衍子孫。

   早在1992年,他們後裔所在的甘肅永昌引起了中外歷史學者的注意。永昌縣位於河西走廊東段,祁連山北麓,是古絲路重鎮。萬劫餘生到中國,只活存七人,他們是東西方漢朝和羅馬交流第一次上場主角,可惜當時語言不通,聯合報系歷史月刊最先登載這件歷史「小事」,故事歷史應為漢宣帝劉病巳(劉洵)時期(漢宣帝在位公元前74至前49年)。

   中國考古學家在甘肅,發現了近百名形貌酷似歐洲人的當地農民,據有關專家考證,他們應該是兩千年前古羅馬遠征軍殘部留下的後裔。

   者來寨這個村不到百戶約270人多數有洋人外貌;紅褐色頭髮及眉毛,眼珠藍色,鼻樑挺高,膚色微紅。判斷者來寨有可能就是兩千年前神秘失蹤的那支古羅馬軍隊的後代。永昌縣現在已新建了一座〝驪干〞賓館、一家〝羅馬商場〞以及一個描述該縣兩千年歷史的巨型石雕,奇特的古羅馬風俗和神秘的歷史,吸引了許多中外學者來此研究。

荷馬史詩木馬屠城

   古代歷史文獻,人類有各式各樣的理由發動戰爭,若是為女人;在西方習慣將之美化,稱這是為了「愛情」,在中國則稱這是為「美色」;東西方皆曾稱美色能傾國傾城。漢武帝時,宮廷音樂師李延年就曾推荐其妹妹入宮,謂:「北方有佳人 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 再顧傾人國 即令她傾了城與傾了國 我還是愛她 只因佳人難再得」。好在當時北方匈奴沒有來顧李夫人,否則漢室打個十年戰爭,大漢江山恐怕不保矣!文學或史詩如果不淺涉美女,容易成為蕭索無趣的境界。歷史上能傾人城,傾人國之女人屢見不鮮,以用詞文字及動人故事,最美麗的是劫到特洛伊城的斯巴達王后美女海倫。

   讀史詩會令人有想像空間,當你翻閱沉入其中,自然會感到如臨現場,自己也是巨人,你好像聽到號角聲咽,四周烽火,硝煙沖天,馬蹄箭射揚於周圍。荷馬兩大史詩《伊力亞特》(Iliad) 和《奧德賽》(Odyssey),以時間歸納,是西方文學的起源基礎,很多後來偉大著作都有兩大史詩之影子。《伊力亞特》中的阿奇利斯(Achilles)和《奧德賽》中的尤里西斯(Eurypylus),都是典型的史詩英雄。《伊力亞特》所述,挑起特洛伊十年戰爭的絕色美女海倫(Helen),嫁給國王是希臘斯巴達的王后,在特洛伊的王子巴里斯(Paris) 前來作客時,引誘海倫私奔,算是劫走,過程並沒有和巴里斯有刻骨銘心或亮麗過程傲人戀愛,她只是喜歡年輕男人,忘記已婚,一見鍾情,拋夫出走;希臘城邦為了尊嚴因此聯盟,派出武將阿奇利斯率兵出征討伐特洛伊城,兩方為了女人與尊嚴展開大戰,數萬人捲入戰局,雙方備戰,刀劍弓弩相對長達十年,一個文明特洛伊城,竟因一名女人邁向毀滅命運。

   在中國,隋亡後突厥曾擄煬帝蕭后,蕭后後來嫁給政變殺夫君之右屯衛將軍宇文化吉,宇文後建國自稱許帝,年號天壽,宇死後跟滅許帝之農民出身的山東竇建德,竇後建夏國,自稱長樂王,年號丁丑;蕭后一生飄浮事過六夫,三度嫁人都稱后,很不簡單;她憑藉的一定是美色,男人不會相信她有謀略或襄助政權之能力。我們可以估計得出,在中國,一女不事二夫,貞操觀念是華人先有,演進的結果;在西方,愛情只看眼前,不必始一而終,膚淺的愛,也能記載於史詩,美麗原來並沒有一個絕對的衡量標準,以美化使花容月貌絕倫美豔千年歌頌,可見開先鋒之文史詩篇「荷馬史詩」確實是天才。

    (增註):1.來寨村的血緣,調查後,認為不是來自古羅馬。問題是古代常是部落集體驅逐舊戶,取代然後被取代,因此調查目前住戶血統,不一定正確。2.文內時間及地點,有部份媒體報導時隔很久已模糊,容有出入,但結構部份,筆者曾核對部份其他資料。另外曾看到網路資料甘肅永昌縣來寨村至今仍保留有羅馬軍人後裔村之名號,可能值得探討。文章只擇部份有趣粗略敘述,作者所寫與主題資料以印象及既有資料述說,未作匯同整理,故本章容有地名前後未吻合之部份。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