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立法反辩论是哪门子的新民主?

作 者:汇 泽

安省大专学院教工的罢工11月19日正式结束,终于可以让学生再次返回校园。罢工共持续了32天,创下了安省的历史记录。然而这要求结束罢工、让学院复课的法案在省议会中却一波三折。在一个社会里边,不同的政党对同样的事情有不同的看法,这很正常,民主就应该容许不同理念的碰撞。然而令人惊异的是,从提出、辩论到通过,每一步都遭到一个政党的否决。反对立法结束罢工立即复课,甚至连辩论这一立法也加以发对。若不是正好有一个周末,学生复课的时间就要拖得更长。这就令人匪夷所思。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几天发生的过程。11月16日,在省府劳工关系委员会的强烈敦促之下,教师工会就已有的草案进行了投票,工会呼吁会员投票拒绝。这一日中午,投票结果公布,也正是拒绝了管理方的提议。工会方面在16日中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将继续罢工。如果再继续拖延下去,学生们可能会失去整个学期。同样在16日中午,在得知工会的表决结果之后,省长韦恩发出了一个简短声明。表示学生夹在此次罢工当中,成为磨心,实在历时太长,对他们十分不公平。省长于当天下午紧急会晤代表管理方的院校雇主议会以及代表教职员工的工会,讨论如何可以“立刻解决”这个纠纷,尽快使学生返回课堂上课。省长其实给劳资双方一个最后的期限,11月16日下午5点,在周一让学生返回课堂。遗憾的是,最后期限过后,双方依然不能达成协议。

11月16日傍晚5点50分后,据安省议会辩论记录记载,执政自由党提出动议,要求获得三党同意,紧急引入新的法案。主持辩论的副议长黄素梅循例向全议会询问是否同意动议,NDP议员即刻表示反对。执政党的代表罗缤妮再次发言,提出为了结束当前在学院中的劳资纠纷,让学生在周一返回课堂,提议省议会当晚连夜开会,辩论复工法案。NDP再次表达反对。现场有多个议员表态支持,表示结束学生的失学状况,是当今最为紧迫的事情,支持连夜在省议会展开辩论。但是议长的话还没有结束,NDP议员依然反对。这是第一天的反对,令复工法案迟滞了一天才能提交议会。自由党政府当晚8点15分公布了复工法案的具体内容,并紧急召回省议员在17日继续开会。到17日下午3点,议会举行特别会议,劳工部长向议会正式提出了复工法案,供议会辩论。NDP此时无法阻止自由党提出法案,但是却可以利用议会规则否决当天进行辩论。议长按照议事规则,征询议员问是否同意这一复工法案?NDP议员大声表示不支持。移民厅长罗缤妮提出当天周五就开始辩论,一直延伸到晚上,NDP议员再次大声表示反对。罗缤妮此次有点难忍怒火,换了一个方式提议:如果周五晚上不能辩论,那么起码应该容许省议会在周末开会,从周六开始辩论吧?NDP此时法理依据反驳,特别议会刚刚开了一个头,就结束了。学生着急也没办法,今天散会,等第二天再开会。

18日,周六下午1点,议会再次举行特别会议。NDP此次无法阻止第一轮辩论,但是却可以阻止第二轮辩论。所以等二读辩论结束之后,议会刚刚开了一个钟头,再次提前休会,等第二天再开。19日,周日下午1点,议会再次复会。NDP已经没有程序上的工具可以利用,议会进行三读辩论和投票,复工法案终于得以通过。接连四天,有关强制复工法案的辩论本来可以晚上加班,一天就可以完成。我可以理解NDP对复工法案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意支持。但是,NDP有什么想法,完全可以在辩论中陈述自己的理念。利用议事规则,连续三天阻挠对这一法案的辩论,这就是不可理喻,也不是民主的做法。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