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兰多迪斯尼自驾游(10)

随雪暴纵横六州一省北归,最惊艳亚特兰大

本报专栏作者:走走聊聊

在环球影城游玩的第二天所遇到的天气倒转,是因为美东暴风雪。佛罗里达北边相邻的乔治亚州就是受害者。当晚回到客栈后看到媒体报道:“风暴让乔治亚州至马萨诸塞州的美东地区降下大雪,数千人无电可用,造成数百起车祸意外。” 乔治亚州还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气候的恶劣突变,也不免让大家有些忧虑,因为明天就要踏上自驾游的归途,怕影响行程,耽误上班或上课。

元月八日,大家一早就收拾好行装出发。又累又困的孩子们非常配合,知道在车上就是休息。车外依旧很冷,车内却非常暖和。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安详,或许是游程完美结束,或许是已经车驰在回家路上。根据计划,回程不再马不停蹄通宵连续驱车,计划住一宿,一是可以防止因七天连轴长时间游玩产生的疲劳可能会导致的不安全,二是确保大家一回到多伦多后的第二天可以精力充沛地工作学习。

回的路和来的路是不一样的,这次是借道75号高速,因为走走聊聊总是不喜欢走同样的路,看同样的景。不过进入的第一个州依旧是乔治亚,还是少不了在入境处的访客中心稍息。只是稍息而已,因为有计划在首府亚特兰大逗留几小时。非常开心的是,一天前刚经受雪暴的亚历山大已只见残雪,只是气温依然很低。我们停车在因1996年奥运会召开而建的奥林匹克公园。CNN总部,世界议会中心,可口可乐总部和可口可乐世界,人权博物馆,儿童博物馆和美国第一的水族馆等景点都在周边。卡特总统图书馆,《乱世佳人》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的故居,马丁·路德·金的故居和博物馆也均在亚特兰大。据以本文篇幅,亚特兰大之游另行再详聊,这是归程最惊艳的一站。

出乔治亚,便闯入田纳西州。因夜幕悄悄降临而错过访客中心,只能在加油站第一次踏上田纳西的土地。该州有两个值得一游的城市:首府Nashville纳什维尔和著名的Memphis孟菲斯。前者是美国乡村音乐的主要发源地;后者也是蓝调和乡村音乐的中心,更是Elvis Presley猫王的故乡,还有马丁·路德·金在此被暗杀。可惜的是,走走聊聊只能说后会有期。本有计划穿越著名的Great Smoky Mountains 大烟山国家公园进入肯塔基的,最后因天黑,残雪和盘山道等危险因素而放弃。继续沿着75号高速北上。进入肯塔基州后,先在象蒙古包一样的州欢迎中心留影,然后在小镇Williamsburg的客栈投宿,暖暖和和过了一夜。

元月九日,从肯塔基州启程,依旧行驶在北归的路上。肯塔基能吊起人们胃口去看看的景点有林肯出生地和肯塔基炸鸡诞生地,路旁不时有指示牌标注。它位于美国的中心地带,往北穿出便是俄亥俄的辛辛那提。其实,肯塔基也有同名城市,只是规模较小。两者一河之隔,分处两州。从高处开往辛辛那提时,那俯视的景色真美,可惜没有拍下。更可惜的是,在寻找高速旁的游客中心时,不觉已驶出辛辛那提。在Dayton本想去参观美国空军博物馆的,谁知绕来绕去迷了路,最后也放弃。对了,Dayton也是莱特兄弟的故乡。告别俄亥俄前,大家一睹了俄亥俄州第四大城市Toledo托莱多。托莱多位于伊利湖畔,是美国的一个汽车城,著名的吉普车就诞生在此。

托莱多离底特律很近,可以说是底特律的卫星城,其汽车工业也得益于底特律。可惜底特律也是自身难保。自然,驶离托莱多后就进入密歇根州。在访客中心到此一游,并吃了简餐后,便向底特律进发。一路,北国的冬景越加明显。进入底特律后,萧条之景则赤裸裸地全视野展现。我们为避免市中心的车流,选择了城市边缘的道路直抵大使桥,也让大家目睹了无数的鬼屋。这是人们为了生计,不惜弃之而逃所留下的。要知道,从2000年到2010年,人口普查数已急剧跌落24%。

下午四点,终于驶过美加界桥大使桥,跨过底特律河,回到真有点想念的加拿大安大略省。在入关前的大使桥高高引桥上,还从难得的角度俯视了温莎大学校园。孩子们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喜悦。我们也有一种控制不止的开心,原因是预告当天下午会有的南安省暴风雪并没有发生,可以继续顺顺当当地回到多伦多了。也许真有天意,暴风雪推迟了一天。到家脱下外套,时值七点,正好全家围炉晚餐之时。

晚上,欲早早入睡,却无法入眠,十天十夜4879公里的忘返行程历历在目,浮现脑海。回程竟也纵横美国六州加国一省。心想,不可能要变为可能,一切贵在坚持初心,坚决行动。也想到,无论是迪斯尼,还是环球影城,之所以能不停地吸引游客反复前往,这是因为它们以世界著名的顶级当红电影为景点设计的根本,而且总是不停update,持续保有吸引力。其实,人生漫漫长途,update也是激情和动力来源之一。(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