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78)

作者:俞明德

“哎,秦書記,天氣熱呀!”這個女人說。

他聽到了她的聲音,看到她手裡搖著一把干芭蕉葉做成的大扇。他淡淡地答道;“嗯。”又只顧看桌前的別的報告。

門沒有關,明妹自個推門進來。她走到桌前,問:“哦,秦書記,你看文件?”
“不,是報告。”
“嗯。”女勤務員說,“你要開水嗎?”

秦鷹抬頭瞥了她一眼,指了指桌面,說:“不是有了嗎?”
明妹討個沒趣,出門了,才走了幾步,說:忽然聽她說道:“秦書記,我還以為你在寫檢查呢,原來不是!”

顯然,這是故意提問。秦鷹明白她的用意。他聽了笑笑:“你放心,我會有時間寫的!你可以拿這話告訴他們。”

“嗨,我這也是快嘴李翠蓮。其實,管我什麼事?我只是聽說,你的檢查是省裡催著要,我才隨便問的。”明妹說著,搖著扇,繼續走,到門口,她又站住了,迴轉頭來,說了一句:“秦書記,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都一天了,你的檢查還沒動筆呢!”

“我知道!你給我走!”秦鷹說,語氣頗憤慨。
明妹又氣又惱地溜了。
秦鷹不能繼續看文件。他的心被這個討厭的女人攪亂了。他漫無目的、失神地望著窗口。
正這時,他聽到從樓下傳來一陣嘈雜聲,接著,是人們的爭吵聲,又彷彿聽出其中有市革鐵礦子弟小學許校長的嗓門。
秦鷹詫異之際,又從樓下傳來一聲喊叫:“這麼多教員中毒,你們為什麼不讓見秦書記?”
當秦鷹走到樓梯口時,一群人已經湧上來,走在前面的正是許校長。
“許校長,發生什麼事?”秦鷹問。
“秦書記,我們學樣十幾個教員中毒,都躺到市人民醫院裡,你女兒大春病情最嚴重。”許校長說。

秦鷹一聽大吃一驚,忙把許校長他們請到他的辦公室。

因為來的幾乎全是中毒的教員的親屬,心裡都很焦急,期冀市委立即組織搶救,所以人們紛紛往秦鷹的辦公室擠來。秦鷹只得站在門檻上,踮起腳跟,大聲對大夥說:“請同志們先在門外,讓許校長進來一下,我們馬上要去醫院。”

屋裡,許校長——審位五十多歲的老教師,她一坐下,便向市委書記彙報:“情況是這樣的:今天上午,和往常一樣,第一節上課鈴聲響了,你女兒大春就是侯老師要到辦公樓取教本,教案和學生作業本,準備到一班上算術課。在樓梯口,我遇她,發現她臉色突然變得灰白,只聽她說:‘許校長,我……哎呀……我怎麼渾身沒力氣……噁心……’她的話沒說完,‘哇啦一聲’吐了黃水,我剛走過去要扶她,她‘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我,還有幾位聞訊起來的女教師,慌忙把她扶上樓,安放在床上。我們又是灌開水,又是呼喚,她還是神志迷糊。我們趕緊把她抬進車子,開往市人民醫院。一位值班醫生診斷後馬上進行搶救。”

“誰料到,前腳送走侯老師,後腳又有幾個教員昏倒。就這樣,不到一個鐘頭,我們學校一半教員住進了醫院……”

“什麼原因?是中毒嗎?”秦鷹急促地問。
許校長搖搖頭。
秦鷹陷入沉思。他腦海裡掠過前年市革命鐵礦鍍鋅板車間女工阿珍因氫化物中毒不幸身亡的情景。阿珍是季常的妻子;妻子病重時刻,丈夫又不在身邊……

秦鷹每每想到這件事,想到阿珍之死,他的心裡便會罩上一層陰影。他默默地站起來,走向窗口朝走廊盡頭喊道:“小陳,陳秘書!……”

秘書聞聲起來。

“小陳,你喊在家的市委領導馬上去市人民醫院。”秦鷹吩咐道。
陳秘書說聲:“是”,去了。
秦鷹走到門口,對大夥說:“同志們!我們馬上去醫院。請大夥放寬心,不要過分憂慮。許校長,我們走吧!”

秦鷹快走出辦公樓大門口時,迎面遇見剛從省城回來、風塵僕僕的薛夢。

薛夢是去省城參加一個會議的。他見到秦鷹正低聲說一句“老秦,我找到鐘書記,他……”便被秦鷹的話打斷:“老薛!鐵礦子弟小學十幾個教員突然病了住院,我現在去醫院看看,你……你先回家洗洗吧!”
薛夢聽了一楞,半晌才說:“我……我一起去!”
於是,秦鷹和薛夢,許校長等人一起坐進停在市委大院榕樹邊的一輛吉普車。

•污染

秦鷹他們趕到市人民醫院傳染病區,十幾位小學教員此時分別住在二樓四個病房。
秦鷹走進靠樓梯口的第一病房,薛夢到隔壁第二病房探望。

第二病房裡住著侯大春和另外兩位小學女教員。三個病人都掛著瓶。

經搶救,重病號侯大春脫離危險,便人仍處於半昏迷狀態。當薛夢來時,侯大春正好甦醒過來。當她睜開眼睛辨認出坐在自己病床邊是領導薛夢時,翕動著嘴,微弱地說:“薛伯伯……”

薛夢忙俯下身,安慰她:“你爸也來了,他在隔壁,待會兒就來看你。你覺得好嗎?”
大春點了點頭。

這時,待侯姐姐的二春倒尿盂回來。她見薛夢和市委一些領導都來了,把情況向薛夢作了簡介。
“什麼原因引起的,你知道嗎?”問薛夢。
二春搖搖頭,然後說:“醫生初步診斷是氫化物中毒”。

“什麼,氫化物中毒?那來的氫化物?”
“薛伯伯,醫生也說不知道。”
薛夢不再問她。他看看屋裡照料病號的親屬進進出出,忽然脫口問道:“怎麼,你妹妹小春……”
二春眨巴著眼睛,頗氣惱地說:“鬼曉得她去哪兒?說不定,她跟阿土去什麼地方了?”

市委司機蔡阿土說是家裡“母病重”,前幾天已請假回半橢灣地區自己家裡。這是薛夢知道的。但他並不知道小春的情況,更不知道她是否又跟他走了。

薛夢沒有正面回答二春的話,他也沒有時間回答。他在這一病房呆了一會兒,就去別的病房。秦鷹從第一病房出來,換間換室地慰問,探視。在第二病房,他在大養女病床邊稍坐片刻,就出來了。此時此刻,他急得要找醫院領導、醫生、護士們研究治療方案和尋找病因。

值班醫生歐陽德強主治醫生。談到病因時歐陽醫師發表自己的看法:“這十幾位教員普遍出現下列現象:先是頭昏心慌,後是噁心嘔吐,嚴重的是發生陣發性驚厥。像侯老師病情最重,症狀是最典型。依我分析,這是由氫化物中毒而引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