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稅法案通過與美元走勢

本报专栏作者:杨韬

美國共和黨總統特朗普的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優先、企業都回美國建廠等等,一上台就急急忙忙要把奧巴馬時代的醫改法案廢除,然後各種“禁穆令”。直到現在稅改法案的通過,和奧巴馬時期的醫改聯繫在一起就是,減稅+減福利,這和奧巴馬時期的對富人增稅+增加福利剛好走兩條完全不同的路線。但是前提和結果或許都將一樣,經濟增長緩慢是前提,結果都將是造成美國政府財政赤字進一步惡化。現在的減稅意圖是,吸引製造業企業回歸,創造就業,刺激經濟增長,隨著經濟增長會創造財政盈餘。不得不說這顯然是個偽命題,在這過程中同時社會福利也將相應減少,還可能引發社會矛盾。其實里根時期也走過這條路子,但僅僅過了一年,美國政府的稅收就下降了6%,經濟衰退,福利就更艱難了。
一旦現在的減稅法案開始實施,首先必然會出現的就是政府稅收減少,財政赤字增加,那麼缺錢的情形下,只有兩條路子,一是印錢放水,通貨膨脹。雖然新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國會聽證會上強調說要保持美聯儲的獨立性,但是本身共和黨人也在小布希時期擔任過財政部高官的他,誰都願意相信現在美聯儲已經基本被共和黨掌控了。二是借債,推高利率,也就是走現在漸進加息路線,吸引資本流入美國,但是美元升值後,又會反作用於出口,不利貿易,製造業企業回歸後是這種可期結果的話,怎麼可能會吸引製造業企業回歸,這裡面還不考慮美國極其高昂的人工成本和福利壓力。這兩條路徑最終最可能是減稅實施後美元短期迴流,美元升值吸引熱錢流入,熱錢流入不是投資製造業,基礎設施,而是金融投機,然後股市泡沫繼續增大,當這種弊端明顯顯現時,共和黨或將在2018年選舉中失去國會多數席位,那麼法律就可能重新修改。緊接著就是可期的發行長期國債走弱勢美元週期,即進入通貨膨脹週期。
這好比如說,一個人透支用信用卡,而收入還無法償還信用卡信息的情況下,通過提高信用卡臨時額度來勉強維持生存,這顯然也不是長久之計,況且這是惡性循環,唯一的後果就是明斯基時刻的到來。
減稅法案在全球範圍內都是個標誌性事件。上面說減稅實施後短中期會刺激大筆熱錢去買美元,美聯儲繼續漸進加息路線,提高利率,美元指數週期性震盪走強,對黃金市場而言, 目前依然是國際價格近期有望測試1250美元,或1220美元區域後開始走強,然後開始逐步衝向1350美元上方,而後高位強震伴隨美元進入週期強勢逐步回落,或維持弱勢運行,美元強勢週期結束後黃金長線大底方可能確立,這個大底就可能是歷時數年的大底。這是年底至2018年對黃金市場的一個大概判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