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究竟有多苦

作 者:崔 向 珍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有多少人以為,風霜雨雪輪番上陣的人生路苦到難以訴說。每日裡面對別人的一臉陽光一路歌聲長吁短嘆,經常是蔫頭耷腦的提不起精神而無心做事。

前幾天在朋友圈裡看到一張照片,一個瘦弱的女孩躺在床上,嚴重到極點的類風濕已經讓她起不了床。她的床頭邊放著電腦鍵盤,她用變形腫脹的手指艱難地敲擊黑色的鍵盤,把心裡的點撇橫捺變成方方正正的漢字。她的文筆非常好,經常有文章發表。她的床頭堆著一摞厚厚的書籍,這些溫暖睿智的文字驅趕著她的疼痛,喂飽了她的靈魂。她是個愛笑的女孩子,一身粉色系的衣服如同她明亮的眼神一樣光彩照人。面對這樣的陽光女孩,我的心底漫上來難以言說的疼痛和深深的敬佩,面對這樣的陽光女孩,我沒有理由不讓自己加速奔跑在積極向上的人生跑道之上。

自己是個感性的人,喜歡勵志的人和事。但面對選秀節目裡氾濫成災的一些勵志故事,我不會有廉價的眼淚。我覺得只要是一個耳聰目明身體健康的人,任何苦難都不能算是苦難。有些選手哭著說因為家貧不能上學,早早輟學打工而沒有文化,工作很累苦不堪言。但是我認為不能上學還可以讀書充實自己,一個還能夠正常工作生活的人根本沒有資格言說苦難。莫言小學五年級輟學,推十圈磨換來讀一頁書的權利。高爾基給富人家做工,用一頓皮開肉綻的毒打換來了讀書的權利。他們沒有覺得苦,因為還有好書可以讀。有人說只有名人才有資格說苦難,才可以成為勵志人物,這一點我不認同。在我看來,勵志的人可以是一個大人物,也可以是一個走街串巷收廢品的老大爺……

我們村子裡有一個男孩子,父親遠去南方打工養家,母親癱瘓在床。他讀高中時,每天下課後回家給母親做飯,經常是急匆匆做出來簡單的飯菜端到母親的床頭,他拿著饅頭頂風冒雨騎著自行車邊走邊吃。品學兼優的他大學畢業後留校任教,有人問他這些年過得苦不苦,他輕鬆一笑說有母親可以侍奉,有老師同學可以陪伴,一點都沒覺得苦。生下來就沒有四肢的青年演說家力克胡哲說過:“當你抱怨沒有鞋子的時候,別人還沒有腳;人生最可悲的並非失去四肢,而是沒有生存希望及目標!人們經常埋怨什麼也做不來,但如果我們只記掛著想擁有或欠缺的東西,而不去珍惜所擁有的,那根本改變不了問題!真正改變命運的,並不是我們的機遇,而是我們的態度。”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的作者凱倫海勒說過:假如真的給她三天光明,她將用第一天來看人,首先要長久地凝視親愛的莎莉文老師的溫暖面龐。然後去看那些所有幫助過她的善良的人們;第二天,她要早早起身,去看黑夜變為白晝的動人奇蹟。她要去紐約自然史博物館,與時間搶奪光明的期限。看看過去和現在的世界,看看人類進步的奇觀,看看變化無窮的萬古千年;第三天,海倫要去看她的家,看看普通人的生活,看看鮮花綠樹與河流,看看紐約的帝國大廈和第五大街的繁華……

與海倫凱勒與力克胡哲相比,與那些殘障的普通人相比,我們擁有健康的身體根本就沒有權利苦難!有一雙明亮的眼睛,能看清楚自己前面的路;有一雙聰慧的耳朵,能聽見最動聽的聲音;有一雙靈活的手,可以隨時擁抱自己愛著的人;有一雙強壯的腿,能帶你去往最美麗的地方。都擁有這麼奢侈的生活了,很多人卻一聲接一聲地長嘆,沒有腳踏實地的希望與目標,總是抱怨命運的不公平,總是覺得沒有誰比自己活得更苦更難。我覺得一個不努力進取的人生才是真正苦難的,永遠帶著苦難的枷鎖,永遠走不出苦難的人生路。一個被苦難枷鎖緊緊鎖住的人生究竟有多苦,都得自己去承受。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