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这次稳了

还有几天,2017年就过去了。

今年最后一部院线大片,等了六年,终于看到它的面貌。

就是今天鱼叔要说的这部——

妖猫传

这部电影的卡司就不用多说了:

黄轩、染谷将太、张雨绮、秦昊、张榕容、刘昊然、欧豪、张鲁一、阿部宽、田雨、刘佩琦、辛柏青、张天爱、李淳、松坂庆子。。。

集合了中日两国的老戏骨、小鲜肉。

甚至还请来了95岁的秦怡老师出演一个角色。

众星璀璨四个字,用在这部电影上一点不过分。

2005年,陈凯歌拍摄了一部奇幻电影《无极》,口碑票房都遭到滑铁卢。

可近几年,也有不少观众渐渐回过头来看,发现欠陈凯歌一个道歉。

因为这么多年了,电影工艺不断发展,可中国的奇幻片至今没有能拍得超越《无极》的。

大概是终于从那次的伤害中缓过来了。

时隔12年,陈凯歌再次拍摄奇幻题材,《妖猫传》

虽然是奇幻题材,是虚的,但本片却处处要落到实处

而且这个落地过程,用了六年时间。

陈凯歌为了再现心中鼎盛的大唐,在湖北襄阳硬是造了一座唐城

从2011年开始,提前在城内种下了两万颗树。

待到唐城建好,树木也长成了。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时光累积的力量。

拍摄横跨三季,大雪、大雨、艳阳。不分昼夜。

陈凯歌的原则是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为此,整个剧组,从服装到道具都被逼成了处女座

碗小了一圈,不行,重新去找碗!

筷子是方头的,不行,我要的是圆头的!

衣服做好了穿在身上,导演恨不得用显微镜看里面的金线,一边看一边吐槽,你这是黄,不是金色。

每个窗户之外的景致,都是经过特别设计的。

在片场日记中经常听到导演说戏,精确到一秒和毫厘。

这么说吧,电影中你的目光所及,每个角落,每一寸光,都是制作组全体人员的心头血。

正是因为这种死磕的精神,所以你才能在片中看到这样的盛唐

唐朝,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有特别意义的。

那是我们历史中的一个鼎盛时期。

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上都处于巅峰,社会风气开放、多元、包容,这些虚无缥缈的形容词,到底要如何展现出来。

这自然就要提到总能给人无尽想象力的唐诗。

大唐是诗人的大唐。要拍大唐,离不开诗人。

诗仙李白,他的诗“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这真是种无边际的与豪迈啊。

黄轩饰演的白居易,就是唐代三大诗人之一。

此时白居易还未成名,只是唐玄宗的起居郎,专门负责记录皇上言行的小官。

他还是个仰慕李白的超级迷弟。

正在创作那首注定名垂千古的大作《长恨歌》。可这都是后话,他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

因为妖猫出没,留下的线索都跟已经去世的杨玉环有关。

这是否暗示当年杨玉环的死另有蹊跷?或者,她也许还活着?

我们知道,《长恨歌》讲的是李隆基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

为了写出传世的《长恨歌》,白居易必须要查出事情真相

否则怎么写,都是错的。他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从日本来大唐求法的高僧空海,也加入到寻求真相的过程。

白居易与空海两个人,一起追随着妖猫留下的线索探案

这部电影是中日合拍,改编自日本梦枕貘的一本小说《沙门空海》

梦枕貘还有一部作品,想必大家都知道,《阴阳师》。

原作《沙门空海》一共有四卷四十章,故事甚多,陈凯歌选了其中与妖猫有关的片段来改编,因此电影名为《妖猫传》。

猫在中国古代是个特别有意思的动物,特别是跟宫廷扯上关系的话,总不是什么好事。

猫成就了不少宫廷奇谈,比如狸猫换太子的故事。

但在《妖猫传》中的妖猫,是一只通体黑色的猫。

他能说人话,通人事。行踪不定。

唐玄宗李隆基时期,妖猫出没,从此长安城里就怪事不断。

通过展示妖猫作祟,展示了各种大唐之形怪

也抛下了诸多疑问,妖猫为什么要作妖?

白居易与空海一边依靠前人留下的文字资料,比如李白的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一边访问见过杨贵妃生前的故人,比如宫女等人。

可以说,两人带着观众,开启了盛唐回忆。

在众人的回忆与想象中,杨贵妃登场

她的生死与大唐的兴衰,被强行绑定在了一起。

大唐盛世,她就是人人都爱的杨贵妃。

大唐陨落,她就是祸国殃民的杨玉环。

白居易说,我是为她不平,大唐陨落不是她的错。所以他要用自己的诗歌让她再生。

随着故事不断展开,最终妖猫的身份也揭晓。

通过整个寻寻觅觅的过程之后,真相大白。

白居易终于作得了他心中的《长恨歌》。空海也寻得了想要取得的密宗真谛。

陈凯歌说,白居易何尝不是这世上最孤单的恋人。

他恋着未曾见过面的杨玉环,单纯地爱着自己笔下的这个女人。

所以,电影中也有不同的几条线索。一条是解开妖猫之谜。妖猫之谜背后是杨玉环死亡之谜。

二来是白居易创作《长恨歌》的求索过程。

陈凯歌的电影中都有一个共同主题,里面总有人都是在不断跟自己的命运做挣扎与斗争。

本片中,显然白居易是一个这样的人物,空海也是这个这样的人。

杨玉环,也是。但她选择了不争。

另一个人物也是如此,虽然是虚构的,但在本片中十分关键。

就是刘昊然饰演的白龙

他与丹龙(欧豪饰)是一对会施法的幻术师,合称白鹤少年

他们也在几十年间,各自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陈凯歌说,在这个电影中,我用情较深。

是啊,涉及盛唐,谁能用情不深。

那种盛极一时的想象,大概活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每句传诵的唐诗都能激荡出当时的雄音。

人人都知道杨玉环,人人都知晓《长恨歌》,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大唐。

陈凯歌认为,最难的地方,就是怎么用视觉方式展现一个其实无形的大唐风貌。

现代人只能靠无尽的想象接近心中的那个大唐。

为了在平面构图中,展现那种极端美丽的景象,片中一个镜头里最多出现了八重光。

八种光效,就连本片的摄影师曹郁,都有点发愁。

也正是因为这样,你我才能看到极度丰富的视觉和光影画面。

究竟陈凯歌能否凭借《妖猫传》,带我们梦回大唐?

还等观众去电影院自行评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