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美元何去何从?  

2018年,美联储将继续实施相对缓慢的加息路径(加息三次),资产负债表正常化将延续;欧洲央行将维持利率不变,1月至9月单月购债规模降至300亿欧元;日本央行将继续实施QQE政策,市场开始对上述预期之外的影响因素开始定价之时,对于该货币将带来提振作用,因此预计美元在2018年将呈现先扬后抑走势。

随着美国财政刺激政策在2017年年底落地,市场将继续定价美国经济的过热预期。纽约联储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美国经济的产出缺口已经封闭,实际产出开始超出潜在产出,在目前美国就业市场实现充分就业的紧缺状态下,势必进一步抬升美国通胀回升的预期。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当下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处在历史新高,而月度的消费增长环比也开始加速,结合前期美国企业在盈利改善之下的投资增长行为,美国经济景气甚至过热的预期将再次升温。随着市场的再通胀定价,2018年年初市场预期将向美联储预期进一步靠拢,短端利率的再提升将增加美元资产的“吸引力”。

另外,随着英国退欧谈判进入第二阶段以及德法政治局势不稳定性加大,虽然欧洲经济依然表现强势,但预计市场将弱化这一阶段的欧洲定价,在前期欧元兑美元强势的基础上,增加阶段性调整的压力。

美国在2017年完成了“加息+缩表+减税”的政策组合,对2018年而言,加息将压缩银行部门的超额准备金,缩表将置换经济部门的资产结构——长债回流市场,而减税将刺激企业的投资、家庭的消费和国别间的竞争。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美联储对长短端利率增加的上行空间、美国财政部抬升的赤字预期,将进一步提高利率反弹的预期。

当2016年特朗普胜选之后,市场热衷于“再通胀”交易,令当年四季度的通胀预期过度放大。而我们最终看到的是,通胀真正超预期的地区是前期“弱欧元”带动下,随着财政纾困降低以及私人部门杠杆活动开始增加的欧洲。

从货币同比波动的角度来看,因欧元走强而对通胀带来的负面影响将在2018年上半年得到更充分的显现,但是不确定性依然在油价。若排除其他因素的干扰,按照季节性规律,在春节过后的原油补库存阶段对应着油价的相对弱势,而叠加前期强欧元的影响,对于欧洲的通胀预期降低形成反馈。另一方面,在国际定价货币的影响下,美元同比效应对于美国进口价格的传递效应虽然相对偏弱,但依然存在正向传导。基于上述假设,我们认为一季度至上半年通胀的关注点大概率在美国。后期随着油价的传递方向可能转变,对于美国和非美地区的通胀影响发生进一步的转变,预计非美货币将逐渐转强,从而部分抑制通胀从生产国向消费国转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