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美好时光

作者:崔向珍

“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乡村的屋檐朴实厚重,浸透了柴米油盐的滋味,承接着风霜雨雪的侵袭。棱角分明的瓦片挤挤挨挨地排列延伸,曲曲弯弯的从屋顶探出的窄窄的屋檐下,曾经蕴藏了太多太多美好的旧日时光,一些姹紫嫣红,一些鸟鸣欢唱,一些温馨的故事,一些生活的重量。

我喜欢站在老屋的屋檐下,雨不浸衣,雪不粘身,夏天透过细密的雨帘痴望着苍翠的大树和茂盛的庄稼,想象着金色的秋天那些沉甸甸的收获。冬天面对着银装素裹的雪白世界,惊叹着这幅大手笔画卷的素雅纯洁和美丽大方。

春天的屋檐下,总会有一对南归的燕子来寻找旧巢,它们在屋檐下欢快地鸣叫着,迅速地飞去潺潺流动的溪水边衔来一粒粒滚圆的泥珠,把自己的小家修补得结结实实。屋檐下伸出的木椽子边,藏着一些深深浅浅的巢穴,也许是因为这些巢穴里有烟火熏染的气息吧,总有一些麻雀喜欢住在里面。我家的屋檐下种了两棵地瓜牡丹花,牡丹花靠着木格窗的地方,攀爬着一些牵牛花的藤蔓。一场场春雨落下来,那些花儿就争先恐后地盛开了。牡丹花开得高过了木格窗的窗台,大而艳丽的花朵映衬着朴素的木格窗,紫色和粉色的牵牛花也悄悄地缠上了窗棂,这份香而不俗的绝佳意境,在我的记忆里,是很有一些“墙外见花寻路转”的江南诗意的。

两棵牡丹花有屋檐上断续滴落的雨露滋润,从春到夏都开得红红火火。而缤纷的牵牛花也始终开得热闹,它们一直攀爬到屋檐的上面,然后顺势自西向东曲曲弯弯地扯出一道靓丽染心的缤纷花帘,垂垂挂挂地吊到屋檐下的腌菜缸边。秋天的时候,牡丹花和牵牛花就自然而然的萎去了,屋檐下便排满了一棵棵鲜嫩翠绿的大白菜。母亲把晾好了的白菜帮小心地剥下来一些,洗净晾干,和那些瘦小的萝卜一起放进腌菜缸里,放上粗粒的大盐密封起来。这时候的母亲不用去田里劳作了,她经常坐在屋檐下的阳光里缝缝补补。节假日的时候,我往往捧了自己喜欢的书本,紧紧地依偎着母亲享受暖暖的阳光。一双双千层底的布鞋,一件件针脚细密的单衣棉衣,母亲日复一日地坐在屋檐下穿针引线,耐心地缝补着挚爱满满的幸福和温暖。

一场凛冽的北风吹过,满天洁白的雪花洋洋洒洒,屋檐下就会慢慢悬起一溜儿长短不一的冰挂,在阳光下耀人眼目的晶莹璀璨着。这个时候,腌菜缸里的白菜萝卜已经被腌渍出了咸香的味道。母亲做饭的时候,把腌好的白菜萝卜洗净后切成细丝,或蒸或炒,让人馋诞欲滴的鲜香滋味飘溢满屋,是冬天里下饭的主菜。住校读书的日子里,和宿舍的穷孩子们一起吃饭时,母亲特意掺了少许鸡蛋的炒咸菜总是让我们胃口大开。一罐罐油香淡淡的炒咸菜,总让我一次次想起屋檐下阳光的馨香,想起屋檐下辛勤劳作的母亲。

如今,站在挤满了高楼大厦的城市屋檐下,我还常常想起我的绿树红瓦的小村庄,想起屋檐下那些无法忘怀也不能忘怀的美好时光。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