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85)

第四章 订婚时刻

好不容易到了五月一日,二春和阿秋才匆匆忙忙去照相馆拍了订婚照。但由于形势急转直下,二春养父秦鹰经省委批准,被正式“带职检查”,这件喜事被罩上一层阴影。大春忍住眼泪强装笑脸,竟提议,今晚像过年一样,来个“围炉”,大伙围坐一起,吃上几样好菜,替二春和阿秋高兴!

照当地风俗,订婚酒热闹劲并不亚于结婚酒。侯大春作为女主人和“主厨”,更忙碌了。

别看这位大姐性格善良、懦弱,但她是烹调能手,煮的,焖的,炒的,炖的,做菜果断,晕食素食,样样能干。两个妹妹由大姐忙去,各自呆着,等候自己的未婚夫,或想着自己的心事。季常和他的小冬冬是第一批来的。房东大妈在厅堂里收拾一阵,也帮大春烧火去了。于是季常哄着小冬冬,让他跟大妈去灶间,挽起袖子,把自己带来的几条黄橙橙的大黄瓜鱼,提到井边动刀去鳞剖肚去了。

二春在屋里一直不见未婚夫的影子。她未免心里焦急,从屋里走出来。当她要到厨房看大姐酒菜准备如何时,猛然瞥见一个男青年从边门溜进来;他,身材修长,面目清秀,穿着清楚,十分英俊。读者一看便知,此人就是蔡阿土,前些日子小春刚结交的男朋友。这是一位“不速之客”,大春和二春不同意小春向这样的人发请柬!可是,现在……

二春皱起眉头,走过来,冷冷地说:“阿土,你来干嘛?”

“我?”这位比龚涛小两岁的年轻人支吾说:“是小春叫我来的……”又陪笑着,把手里提着塑料网袋举了举,说:“这是些螃蟹,请二姐您收下吧!”螃蟹可是酒桌的上等佳肴,但二春不稀罕,依然生硬地说:“谁要你来?哼!……你回去吧!……”

“这……”年轻人眨巴眼睛,吃惊地,“二姐,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自己明白!反正我们家不喜欢你,你往后别到我家,也不许你找我妹妹玩……你走吧!”

“二姐,我……”年轻人十分尴尬。

就在这时,从楼上扔来一阵尖厉声响:“阿土 ,你上来,快上来!:”

年轻人一看是自己女友连忙答道:“哎,小春……”正要迈腿,却被二春拦住:“别上!你给我走!”

年轻人只得收住腿,一双眼睛一会儿看二春,一会儿望小春。

小春从楼上跑下来,冲着二姐大声嚷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他来,他干嘛不能来?……阿土,你来,快跟我来!”说着,拽着男朋友衣裾,往楼上拉。

二春在前头拦住妹妹:“妹妹,你忘了大姐前天和你说的?”

“我的事不要你们管!”小春瞪了二姐一眼,气得胸脯一起一伏。

“我们偏要管!……”二春说。“我就是不要你管!”两人吵得更大声了。

大春闻讯从厨房跑出来,一见是阿土,心里明白几分。说心里话,她是不赞同小妹跟这种人呆在一起的,小妹已经吃过亏了。可是,现在,人来了,又听出是小妹请的,二妹下“逐客令”似乎也不近人情。想到些,她只得出来做“和事佬”,把二春和小妹先劝开。

当阿土看见二春和小春各自噘着嘴离开时,他稍稍喘口气,把这袋螃蟹递给大春,颇热情地说:“大姐,这次我回家,我妈特地要我带来送给你们吃。也是我对二姐和阿秋的一份心意,礼轻意重,礼轻意重……”说着,他松开结子,把十几只活螃蟹倒在一个木桶里。

大春见人家一片心意,说道:“好啦,你早上别走,也喝点酒吧!……你到厅里先坐会儿。”说着,她把木桶提着进厨房。小春回到楼上一间邻居大妈腾出的屋里。蔡阿土坐在厅里朝楼上望了几次,终于看到小春出现在栏杆边。“阿土,你上来!”小春喊道。他喜出望外,“蹬蹬”地上楼。接着,他俩双双入房内。过了片刻,下面大厅便听到小春在唱一首流行歌曲,阿土为她和着拍子……

二春此时在楼下老房里正和阿秋交换着新孔设计的意见。被楼上一吵,心早被搅得不安宁。她知道自己妹妹已经钟情了,无可奈何地苦笑。她拿眼睛瞧瞧自己的未婚夫,意思是请他替她家出个好主意。

阿秋摊了摊手,也是苦笑。

这时,钻探队、子弟小学等单位的客人们陆续赶到。“今天毕竟是个好日子,不愉快的事情还是让它过去吧!”大春对被她召集的两个人——二春和阿秋作番吩咐,随之让二春上街去“反击办”,再次要求养父也能来。

半小时后,当大春还在厨房忙做最后一盆热菜时,突然,小院的大门被人用力踢开,进来几个市人保组的人,他们出示拘留证,不由分说,当场抓走一个人。

当有人跑进厨房,告诉侯大春时,侯大春大吃一惊,脑袋“嗡”地一声,手上端的瓷菜盘“咣啷”一响,掉在地上粉碎了……

他们抓走的不是时健秋,而是刚回来、余怒未消的侯二春!罪名是:清明节水文钻探队“反革命事件”的头面人物!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