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86)

第五章 谜底被揭开

人保组拘留侯二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头面人物”不是在机场上拘留未遂的时健秋,反变为二春了?这里是个谜,出乎人们的意料,不但个个惊诧未定,就是时健秋本人也目瞪口呆。这是一桩离奇的事件:可在林海伍这一帮人说来,不啻一件杰作!

请读者看下面这段追述,便知道这一帮人的用意与居心。

先从林阿兴今天上午再度光临银盆市说起。

他是前几天乘飞机从北京赶到省城的,在省城与程常委等出谋划策一阵后,于今天一大早坐一辆北京牌越野小车赶来银盆市。

临行前,他已经从省委程常委那里知道林海伍已经回老家半个月,说是他妻子快分娩,要他回家照料:“在这运动的节骨眼上,他竟能离开自己的战斗岗位?这不是把政治当作儿戏吗?!”林阿兴想着,又气又急,马上从省城直接发电报到蔡阿花家里,指令他今天立即动身回市里。

林海伍接了电报,不敢怠慢,拦了一部货车,直奔银盆市招待所。

一下车,他顾不上吃晚饭——招待所一个炊事员,早给他端来一碗肉丝精粉面条——匆匆地往四楼高干房跑。

林阿兴早在门口等候他。

林海伍客人满脸怒气,陪笑道:“哦,老兄,让您久等了。”

客人鼻子哼了一声,转身进屋。

林海伍跟着进去。

客人扬扬手,示意林海伍在对面沙发下坐下,然后自己坐在靠背藤椅上,递给对方一支“三五牌”香烟,未点打火机,林海伍已把炎柴擦着帮他点烟了。

林海伍自个儿点着抽着,向前俯下身子,小声说道:“我给程常委打电话的前一天,听说您……”

“是呀,我已经坐飞机回到北京了,首长叫我赶回去。我速去速回,可不,今天又来到这里!”

林海伍一听,心里暗暗吃惊。这位远方客人行动如此神速,踪影这般诡秘,准是首长有什么重要指示要转达于他。

他一问,果然不出所料,客人告诉他一条乍听起来十分平淡但细细分析却是鼓舞人心的消息:清明节天安门事件,中央已定为现行反革命事件,报上已经公布;首长指示他们派往各省、市的工作人员,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现行反革命事件,这一小撮现行反革命分子破坏运动罪证确凿的要就地拘捕;这类事件的背后躲藏着走资派,打击反革命分子就是打击走资派。

“全国各地?那我们省城……”

“自然也包括。”林阿兴说,“你知道不,有个大学讲师居然在大街口贴出一首反动诗词,借悼念周恩来为名,为邓小平右倾翻案风鼓噪,张目!过后,这些反动标语、大字报应运而生,甚嚣尘上。”

“这……”林海伍支吾着,自我解嘲地说,“嗨,这半个月呆在家里,消息闭塞,跟不上形势发展呀……”

“所以,老林,你怎么能在这时候离开银盆市?”

“嗨,老兄,我是没有办法,”林海伍说,“她难产,后母又是个瞎子,没人照顾。”

“老林,不是我说你怎样,而是中央首长很关心你们银盆市的运动。”

“中央首长?”

“是呀,你不是向他写了信吗?”林阿兴说,“见了首长,我又把你们市里情况作了详细汇报,首长指示,一定要……”说着,他扒在林海伍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可是,那段时间他不在市里。”

“我知道,”林阿兴说,“我们可以想办法,把他挂上嘛!”

“这……”

“喏,你看这个……”林阿兴说着,从随身带来的一个黑色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材料,递给林海伍,说,“这是程常委派专人整理的本省运动动态,上面有你们银盆市的情况。”

林海伍看了林阿兴一眼,接过手,翻阅着。这份材料不但记载省城清明节活动的几条消息,还摘录本市钻探队那天举行的悼念活动,并且用红笔给圈起来。

“这是程常委圈的。”林阿兴说。

“哦?”林海伍看了这红笔画的圈圈。

“程常委说,要从这件事情上做秦鹰的文章。”林阿兴说着,见林海伍抽完一支烟,便又递给他一支,然后说:“听说头面人物是秦鹰的什么人?”

“他二养女侯二春的未婚夫时健秋。”林海伍答道,“那篇祭文是他写的。”

林阿兴听着,抽着烟,沉思着。

“那天,我们派人去钻机机场拘留他,想不到,姓秦的赶回来,不让抓。”

“……”林阿兴依旧不吭声。

林海伍诧异地望了望这位“不速之客”。

忽然,客人低声骂起来:“蠢事!蠢事!……我说老兄,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你们抓他有什么用?……”林阿兴站起来,在房里走动,“不错,你们银盆市可以把他抓起来,可对秦鹰呢?只是掉几根毫毛!”

“那要是改为抓她……”林海伍忽然说道。

“她?”

“侯二春,秦鹰的二养女。”林海伍小声答道。

“有证据吗?”

“有。”林海伍说,“一份是钻探队地质员上官振金的检举材料,他自始至终参加那次清明节活动。一份是询问侯二春的录音,她一口咬定那篇祭文是她念的,也是她写的、发起组织的,跟时健秋无关。”

“材料呢?”

“在我办公室保险柜锁着。”

“好!”林阿兴颇得意地,在房里踱几步,于林海伍跟前站住,小声而诡秘地对他说:“不是有人说了吗,银盆市的关键是水,这个妞一抓,我看秦鹰你还逞什么能!去喝西北风去吧!”

“找不到地下河,他姓秦的就要失信于民……民心可畏呀,他不倒也得倒!”

“这回算你聪明。”林阿兴笑着说。

林海伍也高兴了;他用自己的笑声,与客人附和与捧场。

“不过,老兄,抓人之前,要造造舆论,懂吗?”

林海伍点点头。

“还有,我看时机一成熟,你们便可以动手。不过,还不能丢掉何本霖,要他出面行事才好!”

“嗯。”林海伍说,“听何本霖透露,晚上侯二春跟时健秋订婚,是的,是……”

“抓吧!”

林海伍迟疑片刻,终于点头了。

林阿兴赞赏地瞧着这位远房亲戚,说:“老兄,你还没吃晚饭吧?你去吃吧!咱们就谈到这儿吧!”

紧接着召开的市委常委会,在林海伍把持下,以九票对3票(其中秦鹰、薛梦各投一张反对票)的绝对多数,通过了拘留侯二春的决定。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