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87)

作者: 俞明德

第十三卷   囚犯与爱情

第一章 做生日

一天傍晚,时健秋特地做碗长寿面,到拘留所给二春做生日。

看守人员见是女囚的未婚夫,便开门让他进监。房小院。于是,当他走到右边地段那扇黑漆大门时,却被臭头狗王阿九拦住。“拿我看看,蓝子里装的什么?”臭头狗恶狠狠地说。

时健秋不理睬他,径直往里去。

“你站住,要检查!”

“你检查吧!”时健秋说罢,把蓝子提到臭头狗面前。

臭头狗一看,这是一碗线面,碗面上撒着几小块瘦肉,几丝片扁形炒形炒蛋片和几棵黄花菜、几朵香菇之类,说:“不行,得送回去!”

“今天是二春的生日,干嘛不能送?”

“这里是拘留所,不是她家里!”

这是一种粗暴的声音。站在牢记铁窗内的二春,循声看到,从前是囚徒的人现时是一副冷笑的脸。他今天为什么这样?二春心中自然明白。她可以追溯到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是她向市委揭发了他,今年他对她进行了报复。他今天的口吻和神态,也说明了这一点。

二春气愤地瞪着他。她向未婚夫呼唤。未婚夫不想和这个报复心很强的人辩论。

这时,一声粗大的噪门出现在门口:“什么事,在这里乱吵?”

臭头狗一看是红眼睛林海伍,陪笑着,走过去对他说:“时健秋要给侯二春送面条,说今天是她生日。”

红眼睛看了看侯二春,冷笑两声,走到时健秋跟前说:“还没算你的账,你倒给囚犯做生日来了?”

臭头狗听红眼睛一说,更盛气凌人,一双眼睛紧盯住时健秋的篮子。

时健秋本能地抱住篮子。

“回去想自己的问题吧!”王阿九说着,跑过来拽住时健秋的胳膊。时健秋嚷着“探监时间没到!”用力挣脱他。冷不防一失手,蓝子摔落地上。臭头狗跟红眼睛“嘿嘿”两声,扬长而去。

时健秋不顾一切冲了过来,但没有揪住臭头狗的衣角,被他关了门跑了,气得他胸口疼痛,脑袋发胀,话都说不出来,要不是扶住门框,自己准会摔倒地上。

这一切,侯二春趴在铁窗上看到了,她大声呼喊:“阿秋,阿秋……”

老看守一直呆在旁边,只是没吭声,也许他无动于衷,也许他敢怒而不敢言,他默默走过来,开了虎头大锁,让女囚出来。

时健秋扶住未婚妻,见她脸色比先前更焦黄、苍白时,竟抱住她的头哽咽哭了。

“阿秋,你怎么啦?……二春抬起头,一边说,一边拿自己的袖子揩拭他眼角和脸颊的泪水。见他不哭了,她松开他走过来,把地上的碎碗片捡了,放在蓝子里。拾毕正要站起来,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幸好阿秋上前扶住她,她才没扑倒地上。

阿秋把二春扶回囚室,只有6平方米大,靠墙的一面是一个地铺:草垫做底,上面放一张草席,一个谷壳做枕心的枕头,和一床旧棉被,挂着一顶破了几个洞的蚊帐。靠脚边的是洗脸、倒屎的出口处。床头有张小桌子,堆放着牙杯、杂物之类。再看窗、门,都是铁做的。

时令已是夏天,屋里闷热异常。地上铺着三合土,十分潮湿,都渗出水来。整个房间又暗双霉,充斥臭味。

阿秋看着房屋的一切,心如刀绞。一个姑娘家,怎能受得了!?

二春反安慰他说:“阿秋,别伤心,我住得惯!”

阿秋听了,竟呜咽地哭了。

二春从小桌面上拿起一叠纸,送到阿秋面前,说:“阿秋,你别哭,先看这个。”“这是红眼睛和臭头狗刚才拿来的,他们要我认错。”

“你认了?”

“不,我说我没有错。”二春说,“要不然,这早是黑字的纸。”

阿秋点点头,又问:“你还说什么?”

“我对他们说,谁反对毛主席,反对周总理,就跟谁斗。我没有错,我无罪!”二春说,“他们就说,你在祭文中,‘眼镜蛇’、‘疯狗’、‘昏鸦’指的是谁?我就说,你们说是谁就是谁。他们就说这是反对中央首长,反对‘左派’,我听后大笑,置之不理。”

阿秋钦佩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替她拢紧松开的衣领。

这时,阿秋发现二春床头堆着几本地质书籍,其中有一本正打开着,他拿起一看,是国外水质保护与防止水污染的杂志,1963年出版,被译为中文。

“二春,这是谁送的?”

“大老李。”

“是他?”

“嗯。昨天他来看我,把书带给我读。”

阿秋点点头。趁月光夜色,他又看到桌面上的奇异的情景:铅笔、小刀、图纸、三角尺、绘图墨汁,几乎要把桌面摆满。这哪里是关人的囚室,简直成了办公的小屋!他走过去,一看,桌面有一叠被剖开的厚道林纸,上头的一张写着:银盆市水污染和排污示意图。原来未婚妻正在工作!她身禁樊笼,心仍系在银盆市水质保护链条上!……他显得异常激动。他默默地站着,站了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探监的时间到了,老看守走过来催促,阿秋才恋恋不舍离开未婚妻,他走到囚室门口,提起篮子大声对未婚妻说:“二春!你要保重,每天早上要起来活动。下一次,我再煮一碗线面来,补做你的生日。”说着,他走了。走了几步,他又踅回,对未婚妻说:“二春,书少看点,屋里光线暗,会伤眼睛的。”说着,这才怏怏不快地离开监房。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