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兒雜咀(組詩)

作者:藍狐

除夕夜

好像就是一回首間

身影就被拉長了

高傲的紅燈籠讓高樓

顯得越來越遠

我站在空空蕩蕩的街頭

和除夕夜一樣

變得好不茫然

歡躍的爆竹響成

啄米的拍節

煙火和一場遲來的霧霾

意象相連

一個孩子群發了拜年的祝語

轉而鑽入一輛跑車

飛逝得像紅色的引線

雪,早已無言

跌跌撞撞的飄落在笑聲的身後

像是終將消逝的年味兒

在無人喝彩的夜下獨守孤寒

年夜飯

酒已燙了三遍。菜已不耐煩

味蕾依舊無動於衷

甚至都不及去擼街口的烤串

舌尖的衝動

早已在一日三餐中磨去了靈感

竟至再沒有什麼令它

想要一解嘴饞

所有的熟悉都會變成寡淡

縱是擺滿了親情的年夜飯

仍會被冷落成人云亦云的儀式

生冷了原本傳承久遠的團圓

拜大年

每到年關

熱絡的只有,微信的問暖噓寒

拇指和食指輕快地翻轉

被複製了千遍萬遍的吉祥和祝福

便會給強行塞進另一對指間

有時狗尾被惶然地續上了貂絨

蔥頭隨手被改作了大蒜

陌生被擁躉成情比海深的恩公

長尊被錯當作兩小無猜的玩伴

甚至紅包也可以淩波暗度

以魚雷的詭秘射向目標的船

如今的年獸其實更喜歡偷食

祖上的家傳,將拱手和跪拜啃噬得

東鱗西爪,七零八散

紙錢

許多年前,父親帶我

去給爺爺奶奶燒紙

在除夕,萬家團圓的時候

父親說,別忘了祖上

許多年後,我

去給父親母親燒紙

在除夕夜,禮花滿天的時候

我心想,祖上在我的心頭

再過許多許多年

我的孩子會不會給我燒紙

在除夕,舉杯歡慶的時候

她可知我,仍掛念著

人間的幸福冷暖

鞭炮

我把煙頭湊近大地紅的藥撚

只一眨眼間,大地之上就已經是

落紅一片

我把煙頭湊近滿天星的藥撚

只一眨眼間,半空之上就已經是

星光璀璨

好聽,好看

只是都太短暫

不像我小的時候

用三百六十五天積攢的硬幣換來的

鞭炮,點燃的一聲驚喜

足以讓我回味

整整一個春天

燈籠

過年了,戶戶點燈

紅彤彤的好心情

反而被關在窗戶裡

羞澀了歲月賦予的生動

蠟燭都留在廟裡了

在不同的時空裡

虔誠總是被裝幀成

截然不同的憧憬

只是我還是喜歡燭影搖曳

紗燈篩下的撫慰,常常會託付了

心照不宣的美夢

春聯

墨已幹。狼毫已無心舒展

醞釀已久的祝語

反復拿捏的平仄

只是隨口說出,再無意

高掛在門楣兩邊

燙金和塑型早已流行

吉祥和祝福已開始批量生產

街頭,被一萬次零售的對仗

轉而成為千家萬戶

不斷重複的祈願

只是我仍想手書一副

迎春接福祈望祥瑞的春聯

不為獨樹一幟,一枝獨秀

只為以墨香把個勝春好生薰染

本命年

趕在年前,把蓄了幾十年的長髮

剪了。我這只不再年輕的旺犬

沒了獵獵鬃毛

只剩下一張愣怔的臉

紅襪子紅短褲紅絲巾

披掛起這些本命年的口彩

據說是為了辟邪

還有更多属狗的人们也都被披掛起來

像是要聚斂了天底下所有的紅妝

驅逐掉所有邪惡的糾纏

我只是不知

那些真正的狗兒

該用什麼祈求幸福平安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