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屋子热盘子

作者:崔向珍

父母刚从老家搬到城里居住的时候,住的是平房。正房和厨房是分开的,冬天寒风呼啸的时候,正房里的暖气暖烘烘的,而院子里的小厨房里却是冷如冰窖,只有做饭的时候,缭绕的烟火气才能熏出来些热乎的感觉。

远离了熟悉的故乡小院,远离了朝夕相处的左邻右舍,父亲和母亲很是有些落寞。好在我们住的都挺近,有孩子们嬉闹着,他们很快也适应了城市的生活。那年刚进了腊月,我发现母亲就开始大包小包的采购年货了。母亲的年货不仅是预备的早,而且分量也翻了番。我疑惑地问她的时候,她笑着说现在不比往年了,在外面过年老家会来很多亲戚朋友的,必须多预备些才是。

没过几天,家里的亲戚就冒着寒风进了我家的平房,母亲紧紧地攥着他们冰凉的双手,一叠声地吩咐父亲泡热茶,吩咐我去洗水果,端花生瓜子和糖块。亲热地寒暄过一阵子后,母亲就和我去厨房做饭了。娘俩摘洗切预备就绪,母亲要亲自上阵操勺炒菜,用她的话说就是:“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远道而来的那份感情!”看看争不过母亲,我就老老实实地端盘子洗碗打下手了。一阵热火翻炒后的清香扑鼻而来,第一道菜快要出锅的时候,我赶紧拿了一个盘子放到台子边,母亲伸手摸了一下,倏地抽回了手:“把盘子都放盆里,倒上开水盖上锅盖捂着,冷屋子冷盘子的,不得冻死谁啊!”

被母亲这么一阵子絮叨,有些茫然的我赶紧把所有的盘子都放进了干净的菜盆里,倒上一大暖壶开水,把锅盖严实合缝地盖好。随着一个个喷香诱人的菜品出锅,我捂好的所有热盘子也用完了。吃饭的时候,蒸煮炖炒十几个菜都是热气蒸腾,色香味俱全。大家都说这顿热乎乎的饭菜把一路上的寒气都赶走了,绿油油的虾仁油菜和蒜蓉菠菜太好吃了,满满的都是家里的味道。

送走了亲戚,收拾好杂乱的客厅厨房,我憋不住地问母亲:“娘,以前在老家炒菜的时候,你咋从没让我用热盘子盛过菜呢?”母亲笑着说:“傻闺女,以前在老家,灶台就在屋里,热柴火呼呼地烧,人暖心暖菜也不会凉。现在咱家厨房这么冷,炒的菜又多,热菜贴上冷盘子,一下子就凉了。家里人远道而来,大腊月天的,一路上虽然都冻透了,但他们的心是滚烫的,就像刚出锅的一盘子一碗的热菜,要是我们对人家冷冰冰的,你说,那心还不一下子冷到底了,谁还往咱们跟前凑,谁还能拿真心对咱。傻闺女,记住了,这不单单是一个热盘子的问题,这是做人处世最基本的原则。人活一辈子,多几个真心相待的亲戚朋友,遇到什么坎儿都能迈的过去。冷天冷道冷屋子都不可怕,怕的是凉了人的心。”

母亲的一番话,我翻来覆去咀嚼了好多天。等到第二拨亲戚到来的时候,心疼母亲的我没再让她掌勺,我把盘子仔仔细细地烫透后,做了一桌子香味扑鼻热气腾腾的佳肴出来。吃着自己亲手做的热饭热菜,和所有的亲人无拘无束地畅谈着,也就是从那一顿饭开始,我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冷屋子热盘子里藏着的道理,我把母亲的教诲深深地记在了心里,从此不避人生路上遇到的富贵和贫寒,在春夏秋冬的轮回里收获了数不清的真诚和温暖。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