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90)

作者: 俞明德

第四章 精神!精神!

侯二春在未婚夫时健秋探监的当天,复食了,是什么力量,促使了她?达到了她的大姐与小妹未能达到的效果?请读者看下面的情节便会知晓。

她复食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设想弄到“文房四宝”。

但纸张呢?钢笔呢?墨水呢?尺子呢?甚至那桌子呢?都无法解决。囚室内空荡荡,除了一个地铺,什么也没有。探监者有两只手,手是拿东西的,可是,从那一天起,已经下令了:送给侯二春的东西一律要检查,从一踏进拘留所门口的时候起。所以,“文房四宝”,一件也进不了囚室。

二春为此整整苦恼了两天两夜。

一天晚上,当亲属探监时间过去后,她想了个主意:向女看守要去!

当她来上锁时,她以恳求的口吻说:“看守员同志,您做做好事吧,您给我拿些纸张,自然还要一支笔,没有钢笔,铅笔也行。”

“你要这些干啥?”女看守一边锁门一边问。

“我要写……”

“写什么?”
“认罪书呗……”

“你真的要写?”女看守冷笑两声。绝食前,好几回,她照王阿九的指令,拿纸张给她,可她一听说是写“悔改书”、“检举材料”,立时纸张被撕、钢笔被扔,可如今……“你呀,醉翁之意不在酒,你骗得了谁,哼!”女看守瞪着她,走了。

二春心里一阵冰冷。她扑倒在地铺上伤心地哭了,她整整哭了一夜。她工工作,可最简单的工作条件都无法具备。

第二天早上,女看守来送饭,出乎意料,居然把几页纸和一支镀金钢笔和半截铅笔拿给她。她写了两张,内容无非是对运动的一些认识,但她不写清明节的事,交了上去,剩下的两张白纸和半截铅笔被留下来,女看守也不追问。她避着女看守,用了一个中午和一下下午的时间,重新开头。就在她颇感安慰的时候,王阿九突然又窜来。他一声不吭,跑进囚室,只一翻,便把藏在地铺破棉被底下的两张写满字的纸抄走;那半截铅笔也在所难免。临走前,王阿九瞪了侯二春一眼,转身向女看守训斥:“我说你呀,别学前任。要是再发现囚室写呀画呀,可就要以失职论处!”

王阿九说着,走了,带着他抢走的东西扬长而去。

女看守站在哪里,不满地看了看王阿九离去的身影,嘴里嘟哝着:“这关我的事?哼,你耍什么威风!”女看守愤愤不平地离开囚房小院。

二春失神地站在门框边。她小小的希望又落空了。这一天晚上她躺在地铺上又辗转难眠。任凭她苦苦思索,终想不出子丑寅卯。

次日放风,当她路过一扇墙角垃圾堆时,突然有一个什么东西跑进她的眼帘,她想四周没人,赶紧走来,一看心头乐了:原来这是一个打掉颈部装黑墨汁的瓶子,水份蒸发了,但瓶底沉淀下来的墨泥却还有薄薄的一层呢!她连忙捡起,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里,把它藏好。接着,她又到小院,放在西边壁角、看守用于扫地的硬扫把取出几根小竹子(竹叶早已掉光),接着,她从垃圾堆里捡来一包水泥袋纸。等她做完了这一切,女看守从那道小门出现,她给囚房上了锁便去了。

这天晚上,二春心里特别高兴;笔,扫把竹尖削制而成:墨破了的瓶底干涸的墨泥渗上水;砚,自然是用破瓶盖;纸,掸去泥灰的水泥袋纸。为了节约纸张,她把水泥袋纸撕成一小片,并且,字写得很小很小;她趴在地铺上,眼睛几乎贴近水泥袋纸,一则煤油灯暗一点(灯油也受限制),只有节省灯油,她才能工作得迟些;二则,她也是挑竹子尖细的写。简言之,不论怎么说,二春晚上心境很好。月光熹明柔和,照进天窗。子夜过了,她乏了,放下竹笔,躺地铺上。

十分顺利和称心。二春工作了两天,竞没有人干扰她。

一天晚上,也是女看守上锁走后,她照例从秘密处拿出笔、墨、纸张,放在地铺上,正这时,兀地听见开锁的声响。她急忙收拾,还没藏好“文房四宝”,一个人开门进来了:她是女看守!

“好呀!你这女犯,今天让我逮住了!哼!”女看守压低噪门嚷道。

二春见无法挽回,只得将东西拿给她。

女看守一会儿瞧瞧竹尖做的笔,一会儿看看破了的墨汁瓶,一会儿望望一叠颇厚的水泥袋纸,一会儿辨认密密麻麻、只有放大镜才能看清的蝇头小字,嘴唇颤抖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位女老公安今天怎么呢?难道她也成了怪人?难道她不是看守吗?要不,她就是失去了自己应尽的“责任”。

女看守眼眶湿润了。她一个劲地摇头。

女看守这时看到窗外一棵白杨树。她记起小时侯读过的《白杨礼赞》;文中几句话已经镌刻在她的脑际;它没有婆婆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也许它并不美丽……但是它却是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是呀,这丫头是女中的一个‘伟丈夫’,她有杨树一般的性格……”女看守嘴里自言自语,把本要“没收”的东西全部还给“囚犯”。

二春睁大一双眼睛。

“拿去吧,姑娘,写吧!画吧!女看守说。

二春把笔、墨、纸接了,眼睛里含着泪珠。

她把它们放在地铺上。她对女看守说:“同志,您请坐,我这是没有办法呀,为了防治咱们银盆市水污染……”

“好啦,你那位阿秋已经告诉我了,街上阿秋写的大字报我也看了……你不用说了。写吧!画!但不要太迟,身体还是要紧……”女看守说。

第二天一大早,她送来一只小木箱和一条小凳子,当然还有纸张,笔墨之类的物品。

二春算是交“华盖运”!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