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的安邦被收归国有 中国出现统制经济?

北京——周五,中国政府表示已控制安邦保险公司,并指控其前董事长犯有经济罪行。这家陷入困境的中国公司拥有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一些豪华物业。

此举是中国政府迄今为控制一种新型中国公司而展开的最大规模行动。安邦及其他类似的公司在全球各地花费数十亿美元收购酒店及其他广受关注的房地产。这些交易体现出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但也引发人们担心它们不断增长的债务会让这个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长放缓。

这些交易还引发了人们的疑问:谁在控制这些公司,他们是否与中国高层领导人有关系。尤其是安邦,由于它不透明的股权结构以及前董事长吴小晖的政治关系,它在美国等地受到了密切关注。

中国保险监管机构在周五的一份通知中表示,安邦将被中国央行、中国证券和银行以及外汇监管等政府机构监管一年。该通知还声称安邦违反了监管规定,对其支付保险索赔的能力提出了质疑。

中国的保险监管机构表示,“接管管理团队将采取有效措施,保持公司正常运营”,还表示,它会保护消费者以及“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合法权益”。

该监管机构表示,如果该公司未能在一年内完成股权重组、恢复运营,那么接管可能会再延长一年。该监管机构表示,最多将接管两年。

作为本市检控机关的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在周五上午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宣布,以涉嫌集资诈骗、侵占公司资产为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对前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的公诉。

吴小晖曾是中国商界的重要人物。他是邓小平外孙女的丈夫,被广泛认为拥有政治关系。作为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是中国政坛的风云人物。但去年6月,吴小晖遭到拘捕,这表明,他曾经可能拥有的任何政治影响力都消退了。

吴小晖曾试图扩大他在美国的政治关系。2016年11月,他与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会面,试图购买库什纳家族企业部分拥有的一幢曼哈顿办公楼的部分所有权。该交易在媒体报道后最终被放弃。

吴小晖是安邦的创始人和董事长,但他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安邦的公司所有权记录中。实际上它是由一系列空壳公司持有,公司的所有人则是几个鲜为人知的名字。这种所有权安排在中国很常见,富人和政界人士往往以其他人的名义拥有房产。

两年前,《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些所有者中的许多人是吴小晖的家人或熟人,大多来自他的家乡浙江省。安邦曾表示,它的所有者都已根据中国法律进行了适当披露。

接管安邦将使华尔道夫酒店处于中国政府的控制之下。数十年来,该酒店是纽约高雅场所的一个象征。除了接待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和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等名人,多年来,它还是美国总统和其他世界领导人选择的下榻之地。

这种情况在2014年发生了变化,当时安邦表示将斥资近20亿美元收购这家酒店。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出于安全考虑,拒绝在那里下榻。该酒店目前在进行停业装修,以缩小酒店面积,增加公寓数量。

收购华尔道夫酒店开启了中国新一代交易者的崛起。大连万达集团、海航集团和复星国际等公司收购了各种公司,包括酒店、银行和电影制作公司。尽管这些集团都是私有企业,但它们的领导人往往受益于政治关系,而且往往得到了中国国有银行提供的廉价贷款的支持。

这些交易让这些公司成为真正的全球参与者。例如,在去年安邦董事长被警方拘留前不久公布的春季财务披露中,安邦声称,其主要业务人寿保险的近五分之三资产都在海外。

房地产是安邦的一大关注点。2016年,它斥资60多亿美元从私募巨头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收购了美国的多家酒店。这让它获得了多个豪华物业,包括旧金山的威斯汀圣弗朗西斯酒店(Westin St. Francis)、加州的洛伊斯圣莫尼卡酒店(Loews Santa Monica),以及芝加哥费尔蒙酒店(Fairmont Chicago)。

安邦还曾出价130多亿美元收购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Starwood Hotels and Resorts),但于2016年在未做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放弃了交易。到那时,中国的交易者已经开始碰壁。

三年前,由于大量资金外流,再加上对中国经济建立在过量债务基础上的担忧,中国开始感受到震荡。安邦等中国交易者曾大量举债为自己疯狂的收购融资,所以很快引起了官员们的注意。官方媒体称它们为“灰犀牛”——在开始快速爆发前一直被忽视的大问题。

中国的监管机构也开始批评性地看待房地产等领域的巨额收购。大连万达和海航等许多公司开始出售资产,偿还债务。

学者点评:安邦之后 中国或将出现统制经济

在中国,多层拥有侦查权或相当于侦查权的调查权和人身限制权的执法机构的存在,导致一桩涉及高层或者重大利害关系的案件往往历经漫长调查,才得以正式进入起诉阶段。而外界可能因此忽视了这些案件背后的政治信号。今日刚刚公布的安邦集团吴小晖案便是一例。

安邦之后,是否会波及更多寡头经济,继而宣告中国新政治权力统治格局下的“新经济”的到来?

2015年1月底,《南方周末》披露了安邦集团吴小晖的若干内幕,在中国引起很大反响。这不是中国媒体首次解密安邦及吴小晖,在此之前,多家外媒及中国的财新传媒都有过连续的相关报道。有关安邦在海外的激进收购和她与川普家族的关联交易,让安邦以及安邦控制人吴小晖的角色变得扑朔迷离。

不过,在吴小晖从公众视野消失的过去一年里,另一家作风同样激进、布局十分广阔、且实际控制总资产和安邦同在3万亿元人民币之巨以上的投资航母——海航,也遭遇了吴小晖落马前几乎同样的困境。随着“十九大”落幕后的中央一人权力巩固,一波针对安邦、海航等资本怪兽的清理运动正在展开,下一个指向哪家公司?节后的北京饭局笼罩在新的不安气氛下。

安邦与海航都有相似的成长背景,均是胡温时代的产物,也就是一个“弱主共治”条件下中共政治局常委体制所代表的寡头政治和寡头经济,他们分别控制或垄断了能源、电力、交通、媒体和资本领域。

只是,与传统官僚通过对国企的控制而垄断产业不同,在资本市场和新兴市场,新的寡头往往利用权力和资本的关系获得金融杠杆,或者利用市场管制的权力,实施大规模并购而迅速成长。

一些管制官僚往往充当幕后大佬和资本控制人之间的代理人,他们通常在习的反腐运动下首先落马,然后供出这些寡头经济的不堪内幕,例如保监会长刘士余,以及“互联网沙皇”鲁炜。外界注意到鲁炜被调职以后,一些互联网门户巨头便发出了“回到计划经济”、“随时献给党”的声音,背后恐惧和关系之深应该不难想象。

其实,从安邦到海航,甚至追溯更早,譬如从中共高官周永康到令计划的落马,在政治斗争之外,都能看到一个清晰的经济变化:寡头经济被逐个消灭、接管。围绕权力的集中, 先后建立国安委、监察委和二十多个领导小组的“柔性政变”逐渐架空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分工负责的体制,与这些常委寡头相联的寡头经济体也被一个个定点清除。

例如,对周永康和令计划的打击,都发生在国际石油和国内煤炭价格最低的时候, “金山银山不如青山”的新能源经济政策、反雾霾治理和坚持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的承诺相继推出,并有一系列举动围剿周、令所控制的石油、煤炭的利益综合体和政治力量。

负责在山西善后的李小鹏,关闭了大批煤矿、清理了大批与令计划相关的地方干部,并且率先与比亚迪合作在山西大举投资新能源汽车,太原市更是首先将全部出租车汰换为比亚迪电力汽车的城市。李小鹏因此升任交通部长,并得以留任十九大中委。

如此一来,从安邦到海航,至少可见两个清晰的政治信号: 那些为寡头经济提供庇护的“太子党”和党内元老们,正被要求放弃插手经济、割断寻租联系。他们在海外的疯狂并购和关联交易可能已经威胁到最高当局“一路一带”相关的资金优先配置,同时给外交添乱。2018年,这些太子党和党内元老们被要求的,或许是无条件拥戴最高领袖,否则,以他们涉入寡头经济之深恐难以身免。

其次,或许也是对未来更有长期效应的,是一个“新经济”正呼之欲出。这一新经济政策,综合此前的“供给侧改革”、强调环保的“青山”政策和互联网行业的大数据发展,在逐一清除寡头经济、破解(政治局常委)寡头政治的基础上,最大的可能是朝向一个面向总体的统制经济(controlled economy)。

作为“去杠杆化”的第一波牺牲品,安邦被接管和重组后,很可能会诞生一个类似淡马锡(新加坡财政部100%控股的投资公司,被视为新加坡最神秘的企业之一)的中国主权基金。这些新主权基金将取代国资委之类的官僚控制,在“混合经济”政策下控制传统国企,并且以多种资本、政治方式控制民企,以便更好地为“一带一路”战略服务。这也符合所谓“做大、做强、做好国企”的最高指示,以经济统制模式适应即将到来的政治集权结构。

只是,这种统制经济并非1930年代盛行的意大利、德国、苏联和美国实行各异的统制经济的简单翻版,这一普遍模式曾经被当时发生的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大辩论所遮蔽,也非邓小平时代经济大佬陈云所谓“鸟笼经济”,而极可能是依赖数字列宁主义的新统制经济。

互联网行业特别是大型电商、社交门户网站和大数据的发展,只可能被要求为之服务,且可能创造一个新的统制经济模式,继续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为一个权力高度集中、高度融入全球化的政治体服务。

安邦之后,或许还会有雷声滚滚,波及类似的寡头经济,无论是资本怪兽还是互联网巨头。那将宣告中国“新时代”的“新经济”的到来,而吴小晖和安邦,或许只是新经济到来的第一波牺牲品。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宣布对安邦保险公司实行接管。法新社评论中国官方以罕见彻底做法,将中国第三大保险公司纳入监控,以保证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资金境外违规流失被杜绝。安邦曾以大手笔购买外国饭店酒店和保险公司而名起。目前官方媒体谨慎避免吴小晖前邓小平孙女婿的尴尬身份。

据日本经济新闻今天报道,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2月23日宣布暂时对大型保险公司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安邦集团创始人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于23日被提起公诉,保监会还发现安邦的经营也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由于担心上述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安邦的保险偿付能力,因而决定由政府接管经营。

接管期限自2018年2月23日起至2019年2月22日止,为期1年。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其他银行和证券监管当局的高层将成立工作组,接管安邦保险的经营管理。保监会从2017年6月开始进入安邦集团开展现场检查。

此外,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于同一天对安邦集团创始人吴小晖提起公诉。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职务侵占。

安邦集团2004年成立,创立10多年时间里成长为总资产达2万亿元的金融集团。吴小晖于2017年6月被当局扣留,安邦集团一直处于经营首脑缺席的状态。

安邦收购了美国著名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近年来对海外企业实施了多起大型收购。

目前官方没有透露吴小晖遭指控细节。

据报道说,吴小晖是成功的温州商人,曾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孙女婿。有消息指邓小平家庭方面曾低调透露已经与吴小晖离婚切割。

据中国时报今天报道,吴小晖身份与感情生活与家庭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吴小晖第二任妻子是前杭州市市长卢文舸之女,不久后宣告离婚;真正让外界好奇的,是2003年因同事关系而结縭的妻子邓卓芮,是已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孙女,让吴小晖成为前中国科协常务副主席邓楠的女婿。两人育有一子,虽现已离婚,但这个身份仍持续让他的一举一动,都倍受关注。

根据路透社说,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稍早在官网宣布,近日依法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BBC/日本经济新闻

2018-02-23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