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修宪点燃文革记忆 中国民众立场出现分裂

中国中部地区的27岁教师刘进(音)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贯能够依靠的那种青年民族主义者。他在网上分享习近平身着作战服的宣传照片,并恭敬地称他“习大大”。

但本周,在听说执政的共产党即将修改中国宪法,让习近平得以无限期掌权时,刘进颇为震惊。

“我不同意,”刘进在微博上写道,并列举了多位权力欲极强的皇帝和独裁者的例子。审查者立即删除了他的帖子。

在当政的五年多时间里,习近平塑造了一个人民公仆的形象:一个稳重而可亲的领导人,既和工薪阶层一起排队买猪肉包子,又能引领这个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实现增长和全球影响力。

但周日公布的取消任期限制的举动,在中国社会重新引发了更深切的担忧。有关对中国开国元勋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以及它引发的亢奋情绪和混乱的记忆,在这里仍是挥之不去的。

共产党的审查机构急于压制批评言论,维持民众支持的表象,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到处寻找其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内容。很多小熊维尼图片——习近平有时候会被比作这只卡通熊——和“吾皇”、“终身”、“不要脸”等检索词都受这场删除行动的牵连。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授梅维恒(Victor Mair)称,有一小段时间就连英文字母“N”也遭到审查。这似乎是为了预防社会科学人士用数学的方式表示异议:N > 2,“N”表示习近平当政的任期。

中国官方媒体在各自的报道中淡化了这一举动,似乎希望大部分中国民众根本不会注意到,或不关心。提到这一变化时,相关新闻报道主张,在中国有志于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并恢复在全球舞台上应有的地位之际,应该取消任期限制,以确保领导的连续性。“中国无法以停下来的方式休整,”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警告说。“它必须只争朝夕。”

尽管审查铺天盖地,很多人害怕公开发表自己的真实意见,但公众对这位强权领导人原本一致的观感,现在出现了分裂。

曾在毛泽东发起的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打击的退休人士警告不要倒退到独裁统治时代。大学生在网上引用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告别演说。企业高管对共产党日渐加强对私营企业的控制感到担忧,正在加快迁往海外的计划。

曾是一名记者的政府批评人士李大同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共产党阻止习近平的计划,否则可能“埋下中国再次陷于动乱的种子,贻害无穷”。他说,习近平对权力的攫取会颠覆一个稳定且可预见的权力和平交接制度,这个制度是在数十年前经历了毛泽东时期的混乱和邓小平时期的继承权斗争后制定的。

“会打破对这个制度的约束,”李大同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将是非常危险的。”

一些人把习近平比作毛泽东,不过还有一些人进一步深入中国历史,把他比作袁世凯。后者是20世纪初的一名军阀,曾短暂恢复中国的君主制,自己当上了皇帝。

尽管存在种种不满,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不满不太可能阻止习近平延长统治时间的企图。

首先,对取消任期限制计划的很多不满仅限于城市精英。在农民和蓝领工人以及新一代民族主义者中,习近平依然极受欢迎。在这些年轻的民族主义者眼里,他的坚毅决心令人钦佩,他们奉他为中国的21世纪崛起的谋划者。

“取消任期限制不是坏事,只要领导人有能力,”西南省份四川19岁的大一新生牟玉秀(音)就是这类支持者之一。“习主席就是这样的人。”

另一方面,习近平已经牢牢控制了中国社会。反腐肃清运动波及数万名官员,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等权力机构也加强了纪律。律师和异见人士在众目睽睽下被公开逮捕,其中有桂民海这样的香港书商,似乎是因为出版了批评习近平和中国的书籍而被羁押超过两年。

虽然取消任期限制的计划或将成为几十年来最重要的政治决定,但许多公民对此没有意识。这项决定被埋藏在报纸的新闻之中,电视新闻节目也一笔带过。

“我没有很注意这个变化,”来自农村、现居北京的工人彭满(音)说。“如果他们是好官就是件好事,不是,那就是坏事。”

但是对另一些人来说,习近平的举动重新点燃了对文革的回忆——那个由毛泽东煽起,导致中国社会断裂、一百多万人死亡的十年动荡时期。

许多人在习近平身上看到了毛泽东痴迷权力的相似之处,他也将对党绝对忠诚的概念放在了日常生活的中心。和毛泽东一样,习近平也用政治口号填充着中国社会,用宣传手段将自己展现为引领中国走向自身命运的那个领导人。

批评人士认为,通过在权力上打下这样的私人烙印,并淘汰以前的集体领导模式,习近平在准备重现毛泽东时代令中国几近崩溃的那种个人崇拜和狂热。

“体制内外有许多人都经历了毛泽东时代,他们的焦虑都加剧了,”身在北京的历史学家章立凡说,他的父亲作为政府官员曾在文革遭到迫害。

也有人怀念文革时期的政治,他们将其视作一个有决断力的、意识形态纯洁的时期。他们不理会对习近平铁腕倾向的批评,并表示中央集权是繁荣稳定的标志。

“习近平可以用他自己的方式探索新型的大民主,不是混乱无序的,不是血腥的,也不是黑暗和负面的,”毛派评论人士张宏良说。“中央集权只是个工具,重要的是谁掌权。”

习近平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有能力消除腐败、减少收入不平等、扩大中国的世界影响力的伟大人物。

“中国人对强硬果敢的稳定性很着迷,而习近平证实了这一点,”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中国学者凯利·布朗(Kerry Brown)说。

虽然要在一个专制国家中衡量舆论是困难的,但调查显示习近平的支持率超过80%。在采访中,许多人对他大加称赞,因为在这个令许多发达国家都陷入困境的时期,习近平能维持经济的稳健增长,并在南海等地区挑战着美国的控制权。

但即使是习近平的崇拜者,也有许多人为他不设任期的举动而震惊。一些人担心,他可能会破坏带来了稳定的权力和平交替机制。

“任期越长,错误越多,”北京一位45岁全职主妇史瑾(音)说道。

还有一些人则考虑离开中国,移民中介正抓紧时机为自己的服务做广告。

平面设计师吴丹(音)表示,自己这周已经四次接到了移民中介打来的电话。她表示,尽管不同意取消任期限制的计划,但她不打算移民了。

“作为一个爱国的年轻人,我希望我们的国家更少人挨饿,我们的政府可以为人民着想,我们的媒体也可以为人民发声,”吴丹说。“我还是希望我们的政府能以史为鉴,作出正确决定。”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