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愴列車(26)辱蔣不符公平正義

龐林

多數人看歷史,只注意到整理後的結果,實際上過程常見不同顏色試裝及實驗過程,錯誤或努力過程後來都很自然無聲無影。許多奮鬥過程,隨著人物蒙主寵召,一切實務經驗付諸東流,留下片羽痕跡,逐漸飄逝;中德邦交,從晚清以來都是如此。

1930年,長沙曾經成立中華蘇維埃政府(蘇區)屬於第三國際支部,這是分裂中國,當時第三國際密援馮玉祥,馮盟汪、閻、李打蔣軍。蔣黨的南京國府在中原戰爭結束,即開始五次圍剿蘇區,日本趁機發動九一八,毛則趁國難,共產世界革命江西蘇區建國。依張國燾著作《我的回憶》,1930中原戰爭,中共蘇維埃區政權擴展至19個,工農紅軍有13個軍6.2萬人(張戎著作是6.27萬人,分散在8省,朱毛軍占近1.5萬人。見MAO 76p)。

日本繼續侵略上海一二八戰事、侵略熱河,當時南京戰術顧問是德國職業軍人。在日軍以傭軍方式收買蒙匪攻入綏遠、東蒙,逼近蘇境,史達林很緊張;朱毛撤出瑞金,曾計劃往新疆,後來被蔣逼著只能往延安,國府此刻曾要求東蒙隔鄰的蘇聯援華抗日。二戰初期,中國有戰鬥機是貸款以物換物來自蘇聯。在1934及35年當時蔣並未把毛澤東當主要敵人看待,蔣目標是由德顧問團協助指導建軍計劃及完成裁軍;去蕪存菁,建立質勝於量之戰鬥部隊。

蔣的大方向通盤戰略,很少犯錯,是[偉大軍事家],這是連周恩來都肯定的,只是遇到對手太刁鑽,懂得靈活運用基層鄙陋農民的貪婪。蔣也懂得這種毛式權術(此處專指農協鬥爭分地拉攏),但蔣會考慮歷史的記載,毛則流氓個性不理會,奪權不擇手段。

建議島民同情蔣公

在那個各懷鬼胎中原逐鹿,烏煙瘴氣各方落後時代,能夠堅持儒家思想,正氣治國,建立符合西方潮流民主的雛型政體,那段奮鬥是很閃亮的史頁。尤其還有內部奪權派、北洋反撲團隊散佈各地,還要周旋第三國際、毛共叛亂及日本侵略,任何人若要代替蔣介石,不可能比蔣黨建立的規模做得更好,舉凡軍中制度、政體架構、外交努力,那麼困難環境下,國家那麼窮,很難有更好組織規模,不會有更大成就。事實上,連北京政府現在的政體基礎、人事制度、政府運作流程,甚至國務院、人大、政協、黨組織,都是師襲南京的運作模式,稍事改良。我們要緬懷創業維艱披荊斬棘的偉人貢獻。

大致上,習大大要當皇帝有其整頓海外失控資金使命感,面對群狼如虎,資本隱形派舊黨餘蔭反撲及整肅奪權派陰謀,建議台灣對於這次稱帝,觀察即可,估計習總會用周薄王徐令郭模式溫和手段處理;河清海晏後當會有實質改革,會進入實質自由民主。

泛藍要有信心,新人類第三共和在寫傳國史冊,1927年之後蔣的施政政策、軍事戰略,後世記載都將會有肯定文敘。蔣黨與孫黨歷史價值不同,蔣黨一生平亂,有偉大貢獻,尤其平定軍閥、領導抗戰、取回台灣及東北、共和制憲、和平土地改革。最重要的是,蔣在人心黑暗混濁時代,勵志披荊斬棘,是屬於巨人扭轉乾坤的奮戰不懈。1927年開始救贖,目標挽回1923年孫越宣言的錯誤(蔣訪蘇後有顛覆念頭,有文字證據),之後企圖建立的秩序,都是正面的;其亂世治國,殺人是有些理由不夠,但多數不離譜,具備正當性(千年演同戲19.有舉例)。

民視引述資料不對

台灣民視開講主持人彭p,2018年三月初連續公開引述外國書籍錯誤資料說,蔣是世界殺人魔王第四名,彭p認知盲點是剿蘇區之正當性。在台灣,老蔣在白色恐怖殺的人,可信的數字是三千餘,殺的多數是共諜或同路人,外省籍占絕大數;其中有部份家屬在馬英九時代申請冤屈賠償時,連民進黨籍審核委員都認為申請的條件不夠,因為反共時代,受難者若有涉共諜事實是不能申請補償的。

而所謂1930年之後剿蘇區?實際是作戰;要知道剿掛蘇維埃旗的蘇區是剿叛離中國,附和蘇聯的共產第三國際,其國父是列寧,國歌是國際歌,換現在的習大大不但剿,而且肯定殺無赦。剿蘇區在政治及法律是屬不同國的戰爭,雙方都有戰事傷亡,此部份有正當性;老蔣是執行統治者肅亂責任,稱不上是殺人魔王;這部份加上含個人寫[建議島民同情蔣公],【龐林臉書】2017年11、12月發表過十數篇文章,還說明請文化部長鄭麗君參考,但12月22日遭關戶,比彭p說的,潑漆案文章被下架還慘。個人以為,臉書內部及個人帳戶都可能已有歸納算形同第五縱隊潛入,我的臉書遇到的找麻煩者,自稱姓蔣,毫無道德觀念,公開說贊成毛共鬥爭殺富農,否定張國燾著作。不過臉書已經是帝國主義既得利益者,除非自己整頓,局外人沒有機會要求改善,膚淺是臉書特色,除非是加強推廣,用願意付費改變臉書經營方式,建議彭p不必浪費精力及時間在有營運壓力的臉書。

蔣以為中國當階段只能一黨專制,這部分由人民政府施政比對,蔣算是先知;比較遺憾的是,肅清政敵確實有些做得超越須要,曾經冤殺異黨愛國份子。而習大大爬高往威權主義,台灣卻民主到要清算當年應該存在的威權黨國體制,是非辨識島民沒有平衡?當年為何要存在?有其足夠理由。

回歸話題,如果反共是對的,建議給一生反共48年(1927-1975)的老蔣一個公平的地位;其維護傳國儒家思想,肅清鬥爭主義之奮鬥貢獻,五千年無人出其右。

我們先假設獨派將來不會成功,則何必批評侮辱為反共實施戒嚴保台的威權政府?那麼如果台獨可以成功,那更不應該辱蔣,因為蔣公是唯一夠資格的台灣共和國國父;須知,二戰結束,盟軍太平洋總司令麥克阿瑟元帥向台灣總督府發佈的第一號命令,是命令日軍向蔣介石投降,只有老蔣夠格當國父,因此不可辱蔣。

蔣來台後,在台灣,白色恐怖較可信的含冤殺數字是三千餘人,多數冤魂是涉共諜或包庇,多為外省籍;此部份算白色恐怖範圍,由於資料不夠,要國家財力支持的學者及政府授權交涉取得辦案過程多方證據,才能下定語。

孫立人冤案已揭曉

這裡舉一個典型冤案:【1955年孫立人部屬郭廷亮兵變案】。孫立人因為部屬郭廷亮被控告涉嫌兵變牽連,被長期軟禁在家中。經過62年,國防部軍備局提訴收回已故中校劉永德住所(轉配偶妻女持有),軍方主張其土地為國家所有,但劉家後代聲稱其土地為自行購入,雙方各說各話走上新北地院進行訴訟,因此意外讓1955年檢舉人身分意外曝光;兵變檢舉者就是劉永德。此案經法院查證後,判定軍方敗訴。

軍方原認房屋當年是給劉永德所住,劉已離世,其家屬應該把土地歸還國家。劉永德子女拿出當年父親逝後留下手稿,手稿有蔣經國當年留下「便簽」;指當年劉永德檢舉有功,故蔣經國准撥獎勵款項8萬元,加上時劉永德妻子向親友借貸2萬元,湊合10萬元後購入此住宅,因此主張其土地是劉家所有。《自由時報》曾報導,法官調查指出,軍方聲稱土地為自行購入,但證據不足夠說明此專款的真實性。之後法院調閱1970年間總政戰部、軍備局等單位便簽、函件確認,總政戰部確曾發出8萬元,加上劉妻的2萬餘元自備款,購入土地;因此可佐證劉家人說法,劉家有正當所有權,判定軍備局敗訴。這個誣陷案,老蔣有什麼責任?

張七郎案扯不上蔣

另外再舉一例,二二八事件冤死的花蓮國大代表張七郎與長子宗仁(滿州醫學院教授)、三子果仁(滿州國海城仁壽醫院醫師)共三位醫師被廿一師獨立團第五連長董志成、指導員盧先林清鄉依匿報栽贓,槍決於花蓮鳳林郊區番社公墓(1947 04 04);此案在2009年解密資料查出,是戰後被派任花蓮縣長的張文成,怕七郎會是民選縣長可怕對手,涉嫌黑函誣陷,高等法院檢察處罪名是:背叛黨國、組織暗殺團,拒捕。政治恩怨由保密局站長林頂立交連長董志成執行。張文成旋返大陸畏罪消失(參考政大陳翠蓮教授說法)。以這兩個典型冤案來講,是貪婪鄙陋的人性造成,有許多案例都不應該扯上老蔣。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