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的权力游戏让党和人民的契约面临考验

德国媒体报道,上周删除宪法中国家主席任期上限、为习近平”终身制”铺路的决定,引发了广泛不安,让原本在其成长过程中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一代人感到震惊。

这也揭示了中共与社会达成契约的一个必然结果。分析人士称,很多中国人原本以为,政府会逐渐变得更加自由、开放,而不是倒退回专制或者强人政治。

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五年任期里,他通过有震慑力的反腐斗争在国内巩固了权力,同时打造了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争取利益的有自信的领导人形象。

然而即便是在习近平的众多支持者中,很多也认为修宪这一步走得太远了。一些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质疑,生活在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是否舒服。

尽管中国官媒仍在大肆鼓吹修宪几乎全票通过,称这体现了”人民群众的普遍诉求”,然而网络上和城市中的愤怒以及绝望的暗流,反映了更广泛公众的态度–真正的喝彩声并不普遍。

当人大周日通过修宪、为习氏无限期清理路障的时候,中国的社交媒体用户专注于人民大会堂蓝色大屏幕上的近3000张投票。很多人只是简单地转发了截图而没有置评,一些人开玩笑表示,为少数敢于投反对票的代表感到担心。

在微信上,一篇解释取消主席任期理由的文章疯传,但疯传原因并非文章内容。文章下方的评论部分充斥着一行行的笑脸表情符号,来进行一种无声的抗议。这篇报道后来被删除了。

大二学生Wendy Zang对路透社说,”我原本相信,我们的国家会变得越来越开放。我认为,如果这个宪法修订只是取消了主席任期限制而没有采取任何举措约束权力,这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权威与默许

在中国,人们对于专制主义有着相当的默许与容忍,这既是出于实用主义,也是出于对这样一个看法的支持–管理中国这样规模的国家,需要一个铁腕政府。

在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将主席任期限制写入宪法,以防止一人领导制再次出现。如今把这个三十多年来宪法的制度性约束一笔勾销,让很多中国人担心,这个国家开始开倒车。

一名上海的退休人员对路透社表示,自己对修宪这么快地闭门完成很不满,”他(习近平)想当中国的毛泽东,现在就差把头像印在人民币上了”。

北京的政治评论员吴强说,习近平推翻了邓小平的政治遗产,这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无异于动摇这个社会的政治基础,而中共和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正是基于这个政治基础。

吴强说,在取消任期限制后,除了”广泛不满”外,剩下的就只有过去三十年经济增长所带来的虚假安全感和”不知道如何反抗”的无力感。他在电话采访中说,”对政治冷漠的中国中产阶级从没有组织起来过,他们没有学过政治表达、如何抗议,他们已经失去了表达的能力和勇气”。

一名上海的大学生说,他为中国的未来感到担忧,正在考虑出国。他同时表示,在和他人谈到任期问题时很小心,也从未在网上谈及政治。 “我尽量不留下对话的数字记录”,他说。

大部分接受路透社采访的人都拒绝公开其姓名,哪怕他们对于中国领导层的看法是比较积极的。他们担心会因为发声而受影响。

“如果共产党告诉我们天是黑的,那天就黑的”,一名北京天坛附近的退休人员这样说。

去年,退休教授子肃曾因建议中共实行党内民主、要求习近平辞职而被逮捕。子肃表示,习近平恢复毛时代的意识形态、背离邓小平的改革是一个严重错误。子肃的支持者担心,他如今可能会面对更严厉的处罚,以防止更多人公开发出异议声音。

子肃之前曾在云南党校任教。他的姐姐子平对路透社说,”如今修改了宪法,他们说他(子肃)试图颠覆国家政权罪,他面临更严厉处罚的可能性更大了”。

另一名57岁的退休人员吴北成(音)说,他父母都在文革期间被迫害,他出生时正值大跃进营养不良。他表示,担心习近平”背叛”改变这些年的继位规范,在最终出现权力转移时出现动荡。

“作为一个开明的领导者,他应该逐渐领导中国社会向开放和民主的体制转变”,吴北成说。”这需要时间,但因为花时间就不去做是错误的。”

支持与审查

尽管如此,习近平在中国还是很受欢迎的。

一个网店卖家对路透社表示,如果这意味着习近平领导的继续,就对删除任期限制表示欢迎。

上海的大四学生Daniel Cao说,他最初对这么容易就可以修宪感到惊讶,同时也和很多网民一样担心中国可能重返个人崇拜和一人领导制的时代。”然而,如果你换个角度思考,当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建议、引入市场经济时,很多人也同样提出质疑。只要习近平可以带着中国走向富强,无论他使用什么手段,我都接受。 一句话,看结果,而不是看过程。”

“中国媒体项目”和柏林罗伯特·博世基金会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很难量化群众间消极情绪的程度,但网络审查的力度反映了异议声音的水平。

中国网络审查员已经在马不停蹄地为针对取消任期限制的讨论消声。在微博上,带有”终身”、”移民”、”登基” 以及紧抱蜜罐的小熊维尼(被认为形象与习近平相似)的帖子都被封锁、删除。

即便是字母”N”也因为可以代表”许多”和”无限”,也在一段时间里遭到微博的封锁。

班志远说,”这所表现出的荒谬与偏执似乎在告诉人们,中国领导层自己也明白这些批评声音的存在,而且声音强烈到足以构成威胁。”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