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治得了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吗?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以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为由,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大规模关税,知识产权的问题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大规模关税,其理由是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周四,特朗普在签署备忘录之前表示:”目前知识产权被窃取的现象非常严重。”

在领悟其中的要害前,我们需要先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知识产权。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定义,”知识产权是指智力创造成果:发明、文学和艺术作品以及商业中所用的标志、名称和图像。”该组织是一个为推广保护世界范围内知识产权而成立的政府间组织。

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人或公司推出新的点子或产品,那么他们则对此享有一段时间的专有使用权。知识产权一般通过申请专利、商标和版权而受到保护。

山寨经济?

近几年来,欧美公司对中国山寨文化和监管缺失的抱怨声渐起。他们指责中国剽窃商伪造他们的产品,并忽悠消费者称其购买的是合法产品。伪造者盗用商标和山寨产品,但是他们会稍微改一下名称,以示区别。

举一个和苹果智能手机 iPhone相关的中国山寨例子:美国有iPhone,中国有HiPhone–一种廉价的仿制品。

中国商家也经常被指责公然盗版当红电影、音乐和其它艺术作品。大型中国企业如小米、微博和优酷也被分别视作美国企业苹果、推特和YouTube的模仿者。

如果涉及食物或药品,假货甚至攸关人命。美国企业认为中国知识产权侵权泛滥,不堪其扰,它们努力游说才使得这种现象受到华盛顿高层的关注。

美国官方估计,违反知识产权的行为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6000亿美元的损失,而中国是这些问题的主要元凶,美国没收的假冒商品有87%来自中国。因此,美国政府反复敦促中国就此采取措施。但是观察人士发现,北京的反应一直都半心半意,令华盛顿失望不已。

问题严重

“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严重,而且长时间以来没有改善,”美国律师、中国问题专家丽贝卡·廖(Rebecca Liao)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如是表示。她补充说,尽管中国在不断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制度,”中国政府却越来越大力地鼓励国内企业吸收国外企业技术” ,”今后,欧美企业不得不对中国的进入战略愈加小心”。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中国经济问题专家阿加莎•克拉茨(Agatha Kratz)也认为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依旧”非常严重”。她向德国之声介绍:”但是,我认为这(知识产权侵权问题)不是关键问题:这里的关键是中国政府要求在华外国企业要么向政府及监管机构(处于国家安全考虑)分享其技术,要么在特定领域和中国当地企业合作、转让技术。””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知识产权侵权,而是一种威胁外企分享和公开其技术的方式。”

克拉茨接着分析:”此外再加上中国不可否认的侵犯知识产权问题,这对于那些依靠技术水平保持竞争优势的外国企业而言是不堪重负的。”

支持者vs 反对者

一场更广泛的有关知识产权的争论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持续了几十年之久。在国际经济政策的制定中,知识产权是最有争议的话题之一,涉及多方利益。

支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人士认为,创新者由此获得经济奖励,这是促进创新和创造的必要措施。他们强调,缺乏这样的保护将会使假冒和伪劣品威胁甚至超过原创产品。如此一来,企业和个人创新的意愿就会被削弱,从而影响创新和经济的发展。

但是,批评人士认为,过度的大范围知识产权保护可能会影响创新和限制竞争。如果企业试图毫无理由地延长专利保护、或者为了预防竞争而通过钻法律漏洞而强势扩张其专利范围,这些都是问题。

另外,反对者还强调,知识产权其实是在保护世界上那些主意不断、享有专利的富有国家防范贫穷的国家。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对德国之声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现象”,”保护知识产权有助于促进创业精神,但是需要反垄断政策加以平衡。”

在知识产权问题,美国不仅和中国有争议,和其它发展中国家如印度也有分歧。例如,多届美国政府都表示强烈反对印度的仿制药问题,批评该国保护专利不力。

历史角度

如今美国指责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回顾历史却不难发现,美国也曾一度被普遍视作剽窃大国。从18  到19世纪,美国不断窃取英国的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

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都无法对外国创意作品提供版权保护。英国着名作家狄更斯就曾对此公开抱怨过。

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作为寻求版权保护的条件,美国要求外国作家在美国出版印刷他们的书籍。中国问题专家丽贝卡·廖指出:”确实,现在被国际组织禁止的很多贸易行为,例如高额关税、倾销、盗窃知识产权以及其它反竞争手段,就是如今的发达国家曾于18到19世纪用来保护本国经济的措施。”

她强调:”但是,我认为,如今以这一理由允许实施类似的措施是不公平的。我们在二战后建立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是以合作和配合为基础,应该通过更加互惠互利的方式谋求发展。”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迪强调了美国历史上和中国现今做法的不同。他说:”中国是禁止窃取知识产权的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而18世纪晚期、19世纪初期的美国当时并没有加入任何一个类似组织。”

中国面临同样问题

近几年来,中国加强了保护专利、商标和版权的立法。大部分中国公司也增强了遵守国外版权规则的意识。尽管如此,要达到欧美的类似水平,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律师丽贝卡·廖指出:”中国政府深知外国企业对其知识产权遭到窃取和侵犯非常不满,他们也知道中国企业之间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为了谋求一个全面且有效的解决办法,特朗普政府应该与国际组织合作,借鉴一些中国政府目前正在谋求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

在外国企业被要求公开工业技术的问题上,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克拉茨建议,西方政府应该更加直接和主动,或许应该要求中国提供更多互惠互利的条件。”他们可以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在做了)中国向外国企业进一步开放市场,因为我们的市场已经非常开放了。”

“因为中国市场缺乏开放性,该国企业也在面临愈加严格的欧美市场的审查–这其实是目前的发展趋势,布鲁塞尔和华盛顿越来越担心中资对其市场的投资。”当被问及美中知识产权问题是否可能在今后五年内得到解决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迪说:”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也关系到中国本身的利益,所以我预计这些问题将有所缓解。”

新闻来源:德国之声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