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调查曝光海航集团崛起的幕后人士

当一位前微软高管决定出售他在华盛顿州的八处高尔夫球场时,一家中国小公司悄然与他开始了谈判。

这家名叫西海岸高尔夫(West Coast Golf)的公司表示,它代表一些富有的中国投资者进行运作,其中包括一家香港公司。后来谈判停滞了。

一年后,中国大型集团公司海航集团突然冒了出来,同意支付1.37亿美元(约合8.7亿人民币,从这位前科技高管的公司奥基高尔夫(Oki Golf)手中购买这些物业。

这两家中国公司有着重要的联系:西海岸高尔夫公司的负责人王伟是任海航联合董事长多年的王健的弟弟。

海航从一家小型地区航空公司转型为庞大的全球性企业集团,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和瑞士国际空港(Swissport)拥有近1000亿美元的收入和股份,这个过程一直以王伟的活动为中心。

根据《纽约时报》查看的年报、法庭文件和公司文件,近25年来,王伟一直是海航内部一股鲜为人知的势力,负责在幕后策划投资、建立供应链和转移资产。王伟建立了一个平台,帮助公司内部人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将海航收购下来,把国有企业的控制权转移到私人手中,这是他最重要的举措之一。

近年来,海航仿佛横空出世,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活跃的交易商之一,它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房地产、金融和物流公司。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投资者与监管机构一直在试图了解这家全球巨头的目标、运营方式和财务状况,以及王伟等参与塑造该公司的操盘手们。

随着中国当局迫使该国最积极的收购者们削减债务,这些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中国政府上个月采取了重大举措,控制了安邦保险集团,该集团拥有纽约市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在全球其他地方亦拥有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物业。

在当前的环境下,已累计了约900亿美元债务的海航正在调转方向并出售资产。该公司的其他未决交易仍处于停滞状态。

要了解海航是很困难的。这家企业集团控制着遍布全球的庞大网络,由众多公有和私营公司、子公司和附属公司构成。其中很多都与该公司高管的朋友和家人有业务联系。

时报的调查发现,这些私人关系极少甚至可能根本不会披露给公司附属机构的股票投资者和债券投资者。通常情况下,投资者希望了解这类可能制造利益冲突的交易。

王伟是否曾被海航或其前身海南航空正式聘用过,目前还不清楚。回顾1990年代中期的数百份公司备案文件,只有少数几份提及他的名字,并没有表明他是某位海航最高管理者的弟弟。在某些情况下,交易是由王伟的私人投资公司或其他亲属的投资公司在幕后操作,比如同奥基高尔夫那笔生意的早期谈判。

“这些交易经过仔细审查,确保它们在各方面都对海航有益,”海航律师托马斯·A·克莱尔(Thomas A. Clare)在电子邮件中说。“与公司熟悉的业务合作伙伴及其领导层合作,使得各方能够在信任合作的立场上进行协作,并在此过程中取得更大的成果。”

打到王伟家中和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

多年来,王伟在中国基本上不为人知。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很少发布自己的照片。即使在他工作了十几年的海南,他的名声主要是因为他有一家公司在尝试生产古巴风格的雪茄。

大约十年前,王伟成了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大连万达的主要投资者之一。记录显示,2007年7月,他买下了这个万达董事长家族控股公司的大笔股份,同一天,另一家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子控制的公司获取了万达一家子公司的股份(中央政治局是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机构)。另外一家王伟的投资公司于2008年前后在重庆市购买了三峡银行的一大笔股权。

尽管如此,王伟的财富主要来自海航集团和海南航空。

1990年代初,哥哥王健参与创建了国家支持的海南航空公司后,王伟成了该公司频繁的业务合作伙伴之一。他创立了数家合资企业和其他企业,为海南航空公司提供广告和租赁等服务,还帮助海南航空进入高尔夫、度假村和房地产开发领域。

公司备案文件显示,在1994至2010年期间,王伟创办了30多家与海航及其子公司做生意的公司。其中一家名为易建的软件服务公司被海航收购。后来,海航以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部分股份卖给了私人投资者。

在一些交易中,王伟一开始代表海航管理项目,然后悄悄通过另一个实体获得所有权。

西海岸高尔夫球会就是这样。

1996年10月,海南航空邀请一些世界顶尖的高尔夫球场设计师,包括一个为高尔夫传奇人物杰克·尼克劳斯(Jack Nicklaus)工作的团队,在海南省会海口一个占地350英亩(约合2100亩)的滨海地块上修建一座18洞高尔夫球场。开始施工时,获胜的设计团队被介绍给了王伟。

“他会参加所有会议,”赢得那次设计大赛的丹佛Dye Design Group总裁奥布赖恩·麦加里(O’Brien McGarey)说。“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他的角色是什么,但我知道他是王健的弟弟。而付钱给我的是海南航空。”

后来,记录显示,王伟旗下投资公司收购了西海岸高尔夫球会的多数股份。西海岸高尔夫球会从单一的高尔夫球场,发展成了拥有豪华别墅的大型房地产开发项目。

当海航想在海南岛上开发一个更高端的项目,一座别墅环绕的五星级酒店和度假区时,情况如出一辙。

聘请建筑设计团队的是海南航空。但王伟参与了规划。公司备案文件显示,王伟最终通过自己的“太阳湾开发公司”获得了该项目的控制权。

如今,该开发地块上坐落着海南岛最昂贵的旅游景点之一——三亚太阳湾柏悦酒店,以及一批单位售价逾700万美元的豪华别墅。华田旅业(HTW Tourism Group)首席执行官王小端说,2005年他的公司从王伟手中买下了地块的多数股份。

“他仍然是一个小股东,”王小端说。“我只见过他一次。他来这里参加柏悦的开业典礼。”

王伟和海航的一个大股东也有关系。

大约从2000年开始,王伟管理的一家公司和包括他哥哥在内的另一些海航内部人士入股了一家名叫“海南琪兴”的公司。该公司是海航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公开备案文件似乎没有披露海航内部人士参股该公司。中国和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经常要求披露涉及高管或其家族成员的所谓关联方交易。

通过琪兴,王伟和海航内部人士将这家国有航空公司改组成了一家名为海航集团的私营母公司。查阅中国和香港的企业备案文件发现,海航的大量股份随后被转移至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泛美航空”(Pan American Aviation)名下。

在美国的一起诉讼中提交的法庭文件显示,最近几个月,正在对海航的收购进行审查的美国监管机构敦促该集团公司解释其公司所有权结构。

在海航发展成为全球巨头时,王伟也走向了全球。

海航在扩张过程中需要从外国公司采购飞机燃料、飞机和零部件,包括波音(Boeing)、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和日本三菱(Mitsubishi)。海航在中国境内外成立了一系列公司,帮助获取这些商品,将它们运往中国,从中收取一笔费用。

据公司记录显示,与海南航空合作的一家公司是海南海航进出口公司,该公司部分由王伟、其兄王健以及他们的长期业务伙伴控制。换句话说,王氏兄弟能在这家进口公司购买海外商品的过程中获益,让他们在明显未向海南航空投资者公布的公司中持有股份。海南航空是一家上市公司。

王伟与海航以及它的高管们的关系很深。2007年,他在西雅图附近购买了一座现价值500万美元的住宅,房子的原持有人是海航联合董事长陈峰控股的一家公司。随后,王伟的女儿在西雅图注册了两家有限责任公司。

其中一家公司帮助西海岸高尔夫球会发起了收购奥基高尔夫球场的谈判。

据丹佛高尔夫球场设计师麦加里称,2014年夏天,王伟的一位同事要求他帮助在美国寻找高尔夫设施。麦加里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与王伟合作。

麦加里表示,他帮助谈成了一项协议,其中包括“促成费”,然后与王伟的西海岸高尔夫球会签订了合同。他表示,这份文件是海航律师代表西海岸高尔夫球会审查的。不久之后,他与王伟在西雅图的女婿迈克·吉(Mike Ji)取得了联系。他们开始在华盛顿州考察高尔夫球场。

在他们选定奥基高尔夫之后,麦加里请了两名顾问——丹·康韦(Dan Conway)和唐·刘易森(Don Lewison)——帮助评估奥基的球场。

他们一起找到了奥基高尔夫的所有者、前微软高管斯科特·奥基(Scott Oki)。

“我找到了斯科特·奥基。他住在我家对面,”西雅图房地产经纪人刘易森回忆道。“我们在我家见面,喝咖啡,吃甜甜圈。我对他说,我们有个朋友有一些中国客户,他说他可能愿意卖给他们。”

谈判迅速展开,但那两位美国顾问表示,到了2015年年底,谈判似乎毫无进展。

2016年10月,奥基高尔夫宣布,它已同意以1.37亿美元现金将一系列球场卖给海航集团。奥基先生和海航拒绝就这笔交易置评。

麦加里表示,他和那两名顾问被排除在交易之外,没有得到与西海岸高尔夫球会签订的合同中所承诺的促成费。

“他的女婿迈克·吉在交易宣布后打电话对我说,‘买家是海航,与王伟没有关系,’”麦加里回忆道,“我特别愤怒。这笔交易绝对可以追溯到王伟那里。”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